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五十)

不知不觉都五十章了我去,当时还信誓旦旦一定不会超过15万字,现在回头一看,呵呵哒19万字……

幸好离大结局不远了……等我们干掉巫师,就回家做花环去!

 


“陛下,很荣幸再一次见到你。”他微微垂首,姿态优雅从容,仿佛事先经过排练一般,带着莫名舒适的节奏感。他抬起眼眸,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随即被笑容冲淡,神态沉寂,像午夜的青山,安静,无害。
莱戈拉斯皱起眉。如若说眼前的人不是杜林伦,可他嘴角嫣红的血痣,说话的神态举止,甚至手腕上缠绕的银币都分毫不差。
若说他真的就是杜林伦,这黑发黑眸从何而来?这眼底聚集的妖邪气质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杜林伦。”莱戈拉斯低头去看自己的手,那双手手指修长,骨节精巧,握成拳时散发着张力,比暗夜中的捕猎动物更迅猛。他在寻找时机,一个一发致命,不容错失的时机。
“犬子承蒙照顾……”他笑起来,露出整齐的牙齿,眼中闪过凛凛寒光,黑如万丈深潭,往莱戈拉斯面庞上微微一扫,“刚刚回家不久。这孩子顽劣不服管束,就不让他出来见礼了。”
莱戈拉斯闻言不禁后退一步,一时间惊讶不已,背上一颗颗汗珠渗出来,一颗心怦怦狂跳:“你是杜林伦的……”
“有一点,陛下说的很对。”加德里斯慢条斯理地转过身,伸手拾起落在地上的一根魔杖。这魔杖看起来毫不起眼,仿佛随手从山中掰折下的一截新鲜竹子,通体碧绿,韧性十足。加德里斯随手将它立在身侧,慢慢地把话说下去,“我不过是个人类,纵然有通天的本事,也敌不过生老病死的法圌轮。没有肉体,做什么事都显得力不从心。萨图诺固然是得力助手,可是有什么能比得上亲力亲为呢……”
“传说中,你娶了六位精灵做妻子……”瑟兰迪尔的唇色渐渐苍白,“是为了诞出可以转移灵魂的合适身躯……”
“没用的东西……”加德里斯的嗓音柔和轻圌盈,那么邪恶的话语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也如吟唱一般悦耳,“精灵较之人类更难受圌孕,也不易掌控……尤其生下来的孩子多少都有残缺……或者看不见,或者不能说话……我花了那么的时间精力供养这一群精灵,到头来落得什么好处?不过一锅肉汤而已。”
莱戈拉斯身上一阵恶寒:“你把他们……”
“味道不错。”加德里斯舔圌了舔嘴角,似乎在回味那一场盛宴的甘美,“不光是孩子,还有那些生不出孩子的精灵……她们都没有必要留在这个世界上,您说对吗?”
“如果留在这个世界上必须与你为伍,不如离去。”瑟兰迪尔垂着眼眸,嗓音里裹着金属的铿锵,“我原本只当你是痴妄,如今看来是我错了,你这样的渣滓,数万年难出一个,真当猥琐的独树一帜。”
“陛下还是一样的能言善辩。”加德里斯勾着下巴,姿态诡异地回头:“我听说,陛下也有梵雅血统?”
莱戈拉斯的身躯立刻遮挡过来,将瑟兰迪尔遮蔽在身后:“陛下的身份,轮得到你胡言乱语?”
加德里斯感慨一般扬起脸:“说来也是巧合,杜林伦这孩子母族也有梵雅血统,或许,我要感谢他强大的血统,能健康地活到现在,活到与我相遇。”
他像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脸似笑非笑地望着莱戈拉斯:“我那孩子似乎很中意殿下,即使回到家里,也是心心念念要寻找殿下,险些闯出祸事来。”
莱戈拉斯怒视着他:“杜林伦在哪里?”
加德里斯轻轻笑起来:“不论如何,殿下惦记犬子,也算是他的痴心没有全然错付。”
他止住笑声,妖异的双眼静静地看着莱戈拉斯,不知端详什么,良久才摊了摊手:“自然是吃的干干净净……”
莱戈拉斯眼底肌肉微微抽圌搐,箭矢一般弹射而出,身体柔韧地自半空舒展,眨眼间双刀在手,直直朝着加德里斯扑去。
加德里斯抬起头,深如秋水的眼睛静静望向他,低声道:“殿下,好好说话。”
一道烟雾从他指尖升起,迅速飘至半空,迎面蒙住莱戈拉斯的面孔。
就是那一瞬间起,莱戈拉斯陷入一种如梦如幻的游离感击中,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口耳鼻舌,都被人穿了一根线而后握在手里一般,让他哭就要痛哭,让他笑便会大笑,杀人放火,涂炭生灵,无所不为。
他落下来,目光呆滞地走到加德里斯身后,默然站立。
瑟兰迪尔听得声音不对,试探着呼喊:“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恍若未闻。
加德里斯再一次笑出声:“陛下,您说我凭什么站在中土最强大的两个战士面前闲话家常?”
“你擅长蛊惑。”瑟兰迪尔握紧手中的长刀,有担忧,蔓延,膨圌胀,渗透到他的每一个毛孔中去。他轻轻吸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样废话连篇,并不是因为你有多笃定能战胜我们……而是你的影响力只有这石台的方寸之间。你拿言语挑衅,不过是希望我们踏过界限,到达你影响的范围之内。”
加德里斯露出一抹惊讶,微微叹了口气:“不愧是陛下,见多识广,什么都瞒不过您。”
“您当然可以不越雷池半步。”他转身,修长的手指慢慢地落在莱戈拉斯的面颊上,情人般温柔地向下,“只是陛下似乎忘记了一点,您的殿下,在我手里。”
瑟兰迪尔站在那里,内心的愤怒沸腾如熔岩冲破地表,呼号不止,表情却如平常一般不动如山:“你想要什么?”
加德里斯悠悠然地松开手,表情冷漠地凝视着瑟兰迪尔,嗓音森然:“我要你的幽暗密林,要你的精灵军队。”
“不可能。”瑟兰迪尔断然拒绝。
“那可真遗憾……”加德里斯叹口气,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来的都是客,买卖不成仁义还是在的,那就请陛下,欣赏一出好戏吧……”
加德里斯笑意盎然地站在石台上,魔杖落地,一道墨绿色的光芒直射瑟兰迪尔的面颊。
刹那间飞沙走石,整个岩洞似乎都被撼动,岩石摩擦,发出隆隆之声。瑟兰迪尔下意识闭上眼,再一次睁开,视野豁然开朗。
是山洞,穹顶高深,有蓝色光带在半空中悬浮,更有死灵呼啸着一闪而逝。六根立柱坍塌融化,在岩石地表上留下一滩坚硬肮脏之物,中间便是石台,加德里斯和莱戈拉斯并肩而战,冷冷地凝视着瑟兰迪尔。
“陛下眼睛不便,怕是不能尽兴欣赏,无妨,我可以暂借您一用。”加德里斯手指轻抬,莱戈拉斯托住他的手指轻吻,神情姿态皆虔诚,“犬子爱慕殿下良久,今天得见,应是心生宽慰。”
“莱戈拉斯!”话一出口,瑟兰迪尔便后悔。莱戈拉斯被蛊惑心智,无论呼喊或者泪水都不能让他清醒,唯独杀死巫师,才能将他从蒙昧之中解救出来。
别无他法。
“我一直很好奇。”加德里斯姿态傲慢地收回手,“陛下和殿下皆是中土最伟大的战士,你们二人究竟谁更强大?”
他转过脸,幽灵般漆黑的眼仁扫过莱戈拉斯,语气极温柔:“去,让我看看。”
莱戈拉斯微微颤动,那双蔚蓝色的眼眸锁定瑟兰迪尔,凝视良久之后,缓缓眨了一下,瞳孔蓦然睁大,闪烁出秃鹫见到腐肉时的渴望神色。像是突然被激活了,沉寂多时的身躯笔直朝着石台下的瑟兰迪尔一步一步地逼近。

瑟兰迪尔的面庞上露出难以言说的心痛。
莱戈拉斯却连哀伤的时间都不愿给予。他跳下石台,助跑,起跳,身姿舒展,顷刻之间双刀在手,夹杂着凛冽的寒光朝着瑟兰迪尔扑袭而来。
长刀横举,在半空中遇见莱戈拉斯的双刀,金铁交鸣似巨兽嘶嚎,在岩洞中回荡不已。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扬刀,将双刀格挡开来。
莱戈拉斯微微后退一步,随即探身向前,身躯极柔软地弯折,双刀飞舞,朝着瑟兰迪尔的下盘攻去。速度奇快,只能勉强看清银色刀身掀起的残影,下一轮攻势已然在残影未落之时蓄势待发。
毫无保留并处在战斗力巅峰状态的莱戈拉斯像是战神附体一般迅捷勇猛,出刀的力度和角度都刁钻。
瑟兰迪尔屏住呼吸,竭力想趁间隙唤圌醒莱戈拉斯。可是后者沉浸在战斗之中,湛蓝色的眸子冷漠地闪耀寒光,牢牢锁定瑟兰迪尔周圌身几处要害。
刀刀致命。
银色刀刃直圌插心口,被瑟兰迪尔微微摇晃身形,从腋下穿过,瑟兰迪尔的胳膊立刻追上去,将莱戈拉斯的手腕夹住,另一只手反推关节,固定住他半边身体。
莱戈拉斯柔韧地顺着瑟兰迪尔的力道反绕,反而将他搂在怀中,一柄短刀立刻环上他的颈项。
长刀自身前竖起,堪堪挡住莱戈拉斯的短刀。瑟兰迪尔手腕一转,刀刃如蛇一般绕短刀一周,朝着手腕切去。
莱戈拉斯被迫丢下短刀,避开瑟兰迪尔的刀锋。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一面夹住莱戈拉斯的手腕,一面抵住他的肘击,“醒一醒!是我!是瑟兰迪尔!”
莱戈拉斯的眸子转过来,漠无表情地望着他,眼神生硬如石。
他的灵魂离家远走,身躯却要以死相搏。
莱戈拉斯很快挣开瑟兰迪尔的钳制,就地一个翻滚,拾起短刀,冷冷地望向瑟兰迪尔。
沉下腰,踮脚,起跃,跃至瑟兰迪尔的头顶,轻圌盈地踏着岩壁向上,飞身至数米高度方才回转身形,双脚踏在岩壁上借力反弹回来,快到连残影都几近不可见。
瑟兰迪尔太熟悉莱戈拉斯的招式,速度快,目标明确,一旦借力起跃,仅凭肉圌眼几乎无法捕捉具体动作。但是想要应对也不是绝无回寰,只是这回寰……
瑟兰迪尔苍蓝色的眸子微微一瞬,仿佛看见自己的长刀一分为二,横刀挑起架住莱戈拉斯的攻势,另一把刀斜挑,在千分之一秒内切断莱戈拉斯的咽喉……
怎么可能?
连臆想都被他暴怒地喊停。有没有办法不伤害他,只是单纯地制止?
这个想法过于优柔寡断,直接影响到他的判断。
他只是横持长刀,估算着莱戈拉斯的进攻点,在短刀落下的一瞬间挡搁。
预料中的金铁交鸣之声并未响起,短刀擦过瑟兰迪尔的手腕,以迅雷之势刺破铠甲,扎进他的肩头。
先是极冷,雪山之上千年不化的坚冰那么冷,慢慢浸透骨髓,到达大脑,还来不及反应,又变得滚烫,是熔岩喷涌的炙热,滚滚而来。
长刀落地。
瑟兰迪尔微微弯起嘴角,眼眸里的忧郁如焚如涂:“你长大了……”
莱戈拉斯不动神色地用力,直到瑟兰迪尔抵住岩壁,退无可退。短刀没入他的肩膀两寸,鲜血汩圌汩而出。
似乎有哭嚎,在他耳边凄厉。
莱戈拉斯的眼眸一瞬,忽然之间就有热泪,顺着面颊奔涌。
瑟兰迪尔单手握住刀刃,微微吸气。咔嚓一声脆响,短刀断裂成两截,一截停留在他的肩头,一截留在莱戈拉斯的掌心。
“Everything hath an end……”瑟兰迪尔堪堪站稳,轻咳一声,“已经很好了……”
莱戈拉斯的短刀稳稳地架在瑟兰迪尔的咽喉之上,热泪在他坚定如石的面庞上纵横交错,却无法阻止他的手腕向前用力。

 

评论 ( 34 )
热度 ( 78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