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四十五)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场战争是可以这样写的,魔法与巫术交织,弓箭穿透邪灵,鲜血洗染大地。直到大地开裂,异兽涌出,带来无穷伤害与死亡阴霾。
写到这里我不禁问自己:能赢吗?
损失三分之二兵力的精灵。
失去视觉的瑟兰迪尔。
身受重伤的埃尔隆德。
不知何时会被巫术反噬的莱戈拉斯。
这一仗要怎么打?
要怎么赢?
加德里斯尚未现身,战争已然进入白热化。
我是怎么一步一步,把凄美的爱情故事写成了恢弘的战争篇章?
还回得去吗?
还绕得圆吗?
读者大大还爱我么?【捂脸】

 

 


两股力量相互试探、推挤、碰撞,发出比闪电更激烈的火光,照亮天穹。
黑烟退后,黑压压的大军自烟雾中缓慢现出身形。 
这支队伍绝对安静,成员异常奇特,兽人,精灵,他们挨挨挤挤地站在一起,手中各色武器闪着寒光,彼此从未交流,却保持着整齐的步伐,目光空洞地朝着精灵大军进发。
先驱密林弓箭手饱涨的弓弦迟疑地静止在一个将放未放的瞬间,彼此面面相觑。
敌军中混杂着同伴,或许前一晚还携手共饮,说尽了心事,今天便要痛下杀手,在情感上实在难以做到。
于是大军凝滞,每一位战士的眼中都凝结着浓厚的令人无法呼吸的苍凉感,对自己的,对同伴的,对生命和死亡本身的。
甘道夫在这一片凝滞中上前,口中高呼着咒文,每一个字都有生命,它们掀起浓稠白雾,紧随着瑟兰迪尔刀刃扬起的刺目光芒飞速向前,和黑烟撞击在一起,黑白两色交汇,融合,彼此吞吐,每一处纹路的波动都清晰可见,是试探,是确认。
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爆炸。
脚下的土地剧烈震动,哪怕训练有素的士兵也不由得倾斜身体,喝醉酒一般摇晃。
天幕一瞬间暗下来,爆炸过后的烟尘逐渐散尽,露出荒原此时此刻的面目。
高低起伏的巨大褐色岩石坚硬粗粝,岩石缝隙中布满嶙峋碎石,之间蒸腾着浓黑雾气,不断变幻出形形色圌色的恶灵面目。雾气聚拢,升腾,消散,之后再度蒸腾,无规律可言。有为数不多的树,顽强地在这片邪恶的土地上生长,枝条是纯黑色的,弯曲纠结,角度尖锐而形状诡异,彼此交错纠缠,如一出无穷无尽的噩梦。
望过这片荒原,再往前,是异军军队。
他们安静地立在那里,姿态和表情都沉凝,手中的兵器依旧寒光闪耀,似乎处于爆炸中心的他们并未受到影响,随时随地便可掀起新的一轮冲锋,将鲜活的生命斩与刀剑之下。
甘道夫的咒语依旧不停,嗡嗡地在焦枯的土地上穿梭,掀起浓白雾气,丝丝缕缕渗透到黑烟中去。朝着异军靠近,包裹,融合。
最前一排的兽人遭遇白雾,如巧克力遭遇热牛奶,丝丝缕缕溶解,瘫软,变成焦黑土地的一部分。
精灵则被冻结,保持着一个冲锋的姿态,肌肉线条饱满,衣物褶皱自然,却坚硬如石,像雕塑大师的作品。
随着白雾顽强地向前,越来越多的精灵被冰封。更多的兽人大军补充上来,缓慢而坚定地朝前推移,如山洪暴发一般势不可挡。
精灵大军却在密布的敌人面前微微舒一口气,对战兽人大军不需要任何心理负担,只消提剑,下劈,将它们肮脏的灵魂赶回炼狱即可。
“列!”瑟兰迪尔的长剑划出一道银光,在空中擦出凛冽呼啸,直指兽人大军的中心。
精灵军队向前,没有一丝迟疑,弓圌弩手挽起长弓,盾牌铸成城墙,第一轮飞射整装待发。
“放!”瑟兰迪尔气吞山河的咆哮应和着无数羽箭飞升如天穹,如野蜂出巢,发出致命的嗡然劈头盖脸朝着异军扑去。

 

羽箭如蝗,瞬间夺人性命。中箭的兽人立刻化为黑水,炸裂开来。远远望去,兽人大军如同一锅滚沸的炖菜,大量汁圌液沸腾,满溢,溅起高高的水花。偶尔有箭矢落在冻结的精灵身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跌落在地,并不能损伤他们分毫。
这一轮羽箭尚未全部落地,另一轮早已蓄势待发,等一轮轮蓬勃的羽箭扫荡过后,兽人大军的前锋损失过半。
萨拉图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阵前。
蓝灰色的身躯包裹在兽皮之中,无数黑焰自他穿孔的面庞上蒸腾,整个面目模糊不清,唯独那一双眼眸沉沉,发出异样的红光。
他冷冷地注视着精灵大军,好似在看一盘烤好的火鸡突然要做抵抗,扭转自己成为盘中餐的命运。
于是他冷笑。
那笑声在黑烟中游荡,清晰地落在每一位精灵耳中。
大地忽然开裂,比黑烟和白雾遭遇时的震荡还要剧烈。一道鸿沟如同伤口一般出现在精灵大军和兽人大军之间,此时此刻探头望下去,能看见熔岩之浪在下方汹涌。
这并不足以让战士们动容。
他们紧紧凝视着的是自裂缝里缓缓爬出的巨兽。
一只生有四对肉翼的庞然大物渐渐从裂缝中露出真容。
多头,多足,极缓慢地昂首,立于异军前锋的位置对着精灵大军森然凝望。
“维拉在上……”埃尔隆德低喃一声,“这是什么怪物?”
既然连中土第一智者都没有见过,其他人更不得而知。
每一位战士都绷紧神经,紧张地看着这庞然巨兽悠闲地甩着布满尖锐利刺的巨尾,一下一下锤落在地。
每一下都引得大地颤抖,不断有石,自它背后的迷雾山脉滚落,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干掉它!”瑟兰迪尔扬起长刀,凝肃的面庞上不见一丝畏惧。
莱戈拉斯猛然自他身后跃出,青灰色的身影迅捷如闪电的残影,迎着巨兽而上。
巨兽警觉地昂起七枚头颅,每一只头颅上半部不住开阖着密密麻麻的目,下半部则是利齿,内外两排,眼与牙挨挨挤挤,齐齐朝着莱戈拉斯凝望。
巨怪背部高高隆圌起,一片一片鳞片整齐排列,发出金属般冷硬的光泽,只消一眼便得知,其硬度丝毫不输真正的金属。
莱戈拉斯跃过沟壑,足尖点地,又飞快地跃起,双刀在手,翻腾出一朵绚丽的刀花,直取巨怪相对脆弱的颈项。
纤细的颈项,极长,彼此挨挨挤挤,托起七枚头颅,和庞大的身躯不成比例。如若说这怪兽有什么弱点,恐怕也就是这些相对细弱的颈项。
双刀闪着锐利的锋芒,即将落在脖颈之上,一枚头颅反转过来,利齿层层叠叠绽开,闪出森白的光芒,直奔莱戈拉斯的腰圌际。
他并不慌张,双刀接触利齿,发出铿锵之声,借力在半空中旋转身形,一脚踏在巨兽的脊背,紧接着伏低身躯,躲避一轮接一轮的利齿。
兽人大军立刻做出反应,呼啸着朝巨兽涌来,立志在怪兽之前杀死眼前的精灵。
“放箭!掩护王子殿下!”埃尔隆德的咆哮适时响起。
一轮羽箭破空而至,恰到好处地隔开兽人军队与巨兽。
“列!”埃尔隆德挥舞长剑,率领骑兵团自盾牌之后跃出。
战马矫健地腾空而起,金色铠甲划开厚重雾霭,闪耀一片金光。
手中兵刃时刻待发,只等敌军送上人头。
一批批战马越过沟壑,犹如肋下生翅,轻圌盈如飞。
几乎踏着羽箭的落势直奔兽人大军。

步兵立刻跟上,无数长梯架在沟壑之上,供大军通过。
金属长靴踏在长梯上,铿锵作响。
直到沟壑之中探出如蛇长练,卷走长梯上的战士。
细而长柔韧的质地,前端有吸盘,一旦握住猎物便收紧,迅速下落,像是某种怪物的舌。
起先是一根,紧接着爆出数十根,朝着长梯上人群密集之处席卷。数十名战士被卷住,迅速消失在沟壑中。独留下呼号之声在沟壑中扩大,触壁反弹,一轮一轮扩散,惊悚凄厉。
瑟兰迪尔立刻命人撤去长梯。
奔跑至大半的战士加快速度,尚未来得及跑过半的战士急剧后退。
沟壑沉默片刻,爆出无数长练,在空中烈烈,择人而食的欲圌望散发在雾霭中,清晰可辨。
一缕缕细微的风吹拂过瑟兰迪尔的面颊,手腕,整个战场如同一幅立体图画,在他的脑海中铺陈开来。
和巨兽恶斗的莱戈拉斯,阻拦兽人进攻的埃尔隆德。
无数前赴后继的战士。
天色愈发暗沉。风声异常凄厉,几乎要在他莹白的面庞上留下血痕。
“甘道夫!”他回头猛喝,“想办法关掉这该死的沟壑!”
言罢,他催促角鹿奋力向前冲去。
长练自沟壑探出,一条一条,鲜红,带着血液和盔甲的残骸,直扑大角鹿而去。
瑟兰迪尔翻转手腕,微茫的光辉轻轻擦过长练,并不见实质接触,那长练忽然而然凝滞,裂开。
腥臭脓液立刻在空中炸裂,一朵接一朵。
鹿踢踏在沟壑的另一端,极稳。
瑟兰迪尔伸手按住鹿脊,向前一跃。
黑色大氅在半空中无声展开,似一只雄鹰怒展双翅,切开雾霭四溢的空气,直冲异兽脊背。

长练微微凝滞,却不是退缩。
一枚巨大的脚爪自精灵这一边探出,重重地落在土地上。厚重的脚爪布满狰狞鳞片,生有六指,锋利的爪尖如倒钩,黑沉沉地嵌入地表。
来不及通过沟壑的精灵纷纷避让。
“笃!笃!笃!”沉稳的撞击声自精灵后方响起,一下接一下,敲打着土地,带来细微的震颤,绵延不绝地朝着前方扩散。
甘道夫自战士之中走出,魔杖落地,一下一下,渐渐发出振聋发聩的击打声。
脚爪的主人渐渐自深渊中探出头颅。布满角质凸起的头颅像带着王冠,金色的眼眸镶嵌在漠无表情的面庞上,朝着甘道夫森森凝视。
甘道夫依旧向前,魔杖击打地面,沉重、有力,隆隆作响。
似乎是应和。沟壑之中光芒越炽。冲天的熔岩沸腾,红热波涛带着人间不应该有的温度灼灼而来。
长练迅速消失,掀起腐臭恶味,荡漾不散。
巨兽张开大口,咆哮声响彻天际。
它在挣扎,企图摆脱熔岩的追杀。
徒劳。
熔岩吞没一切,巨兽或者恶灵。切断兽人可怖的后援。大地再度轰鸣着合拢。
甘道夫踉跄片刻,隐藏在灰白胡须下的双圌唇血色全无,面庞上的沉重之色被久经岁月的严肃皱纹压折,又在浓白的雾气之中升腾:“我只能做到这些……愿维拉的祝福常在……”

瑟兰迪尔的长刀破空,呼啸着朝七头巨兽斩杀而去。
长刀撞击甲胄,雷声般嗡鸣。竟然无法斩开鳞甲。
一只兽圌首反转,无数复眼密密麻麻地凝视着他。
瑟兰迪尔保持着半蹲的姿态一动不动,恍惚没有看见威胁,只是低垂着头颅,长剑在手,指尖微微泛白。
兽圌首直冲而下,蛇一般迅猛。
二者极近,近到瑟兰迪尔能感受到腥风扑面,利齿之间猩红长舌卷弹之声,近在耳畔。
兽圌首竭力长大口,几乎裂成一个接近圌平直的钝角,呼啸着压砸而下。
就是现在!
瑟兰迪尔猛然直起腰身,手腕翻转,长刀竖起,和猩红的舌尖擦过,崩断几枚利齿,穿透上颚,自密密麻麻的复眼中钻出。
这一只兽圌首立刻耷圌拉下来,自创口中流出一股股浑浊脓血。
这一刻,所有的兽圌首全部扭转,无数复眼明灭着直愣愣地盯着他。
长风自他面颊刮过,刺痛,提醒着他将要面临的危险。瑟兰迪尔紧了紧手中长剑,浓眉皱起,估算着这一击不中,下一步将要在哪一个点落脚,从哪一个角度攻击,冷静而坚毅。
然而这一轮攻击迟迟未到。
一只兽圌首滚落,跌在尘土里,复眼兀自开阖,利齿依旧森白。
莱戈拉斯自半空落下,和瑟兰迪尔并肩而立。

 

 

 

评论 ( 18 )
热度 ( 83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