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四十四)

大战开启,来感受一波兰兰的嘴炮技能~

 


密林能正常行动的精灵不足三分之一,仅制圌服被恶灵蛊惑的精灵便是一桩近乎不可能的任务。整个军营一片混乱,无数人奔逃哭嚎,在灵魂完全被控圌制之前做最后的抵圌抗。
更多的精灵手持兵刃,眼神空旷,麻木的面庞上浮起黑色脉纹,丝毫不见慌张或者恐惧,毫不犹豫地砍向昔日的战友,亲朋。已然遗失灵魂和本性。
嘉德思安和赛洛芬拼尽全力组圌织人手将发疯的战士束缚住。战局捉襟见肘,更多的战士突破阵营大门,冲到兽人军圌队那一方,沉默地对着自己曾经守护过的土地竖圌起长剑。
莱戈拉斯追上瑟兰迪尔:“我去帮助嘉德思安困住被蛊惑的战士,您召集尚能战斗的士兵,整理阵型。”
瑟兰迪尔匆匆点头,银色大氅下掀起一阵细微的风:“阵营空地汇合。”
他转身,面对密林阵营,长剑指地,无数细微的风一缕一缕绕着剑身,渐渐地便有杀气,在剑刃嗡鸣。
他昂首,面朝天空中浮动的漆黑眼瞳,轻蔑地弯起嘴角。
到处奔逃手足无措的战士们突然停下来,任凭身侧发疯的精灵如何嘶吼,如何要择人而食,都不能动圌摇他们的意志,他们的眼中有火花,仿佛有一道闪电同时击中了他们。
此时此刻,有一个分外熟悉的嗓音在空中传递过去,在每一个信圌仰坚定的精灵耳中响起。
“我是瑟兰迪尔,听到这条命令的战士,请转身,来阵营空地集圌合。密林的战士不畏惧挑战,不畏惧邪圌灵,我便是你们的前锋,回来我的身边,与我一同战斗。”
如此坚定,如此铿锵,不见惊慌与低回,是密林之王一贯作风。
无数盲目奔跑的精灵渐渐冷静下来,咬紧牙关,压抑着心头脑海狂乱嘶嚎,转身朝空地走去,过程十分艰难,每一步都踏在剧烈疼痛与无穷折磨之上,但是他们坚持着,眼里浮现大团大团的血丝,瞳仁中却闪耀着向往。
烙在骨子里的,对这位王者的崇敬与服圌从,不被巫术或者邪圌恶抹杀的信圌仰与荣耀。
它们驱使着这些饱受恶灵折磨的精灵,一步一步,回到王的身侧,单膝跪下,低垂头颅。
突发疯魔的战士也逐渐安静下来,胸膛剧烈起伏,眼眶中流圌出圌血圌泪,是挣扎到了极限,几近死亡的空旷。
莱戈拉斯协同嘉德思安率领一小队人手,将抗拒中的精灵捆绑禁圌锢,只等大战之后再找法子解圌开他们身上的诅咒。

黑色雾气之外数米仍旧阳光普照,太平无事,恍若另一个世界。
一道闪电毫无预兆地从天而降,直直劈在黑烟凝聚成的眼瞳之上,似一枚利箭刺破层层火焰包围缭绕而成的铠甲,直击核心。
黑烟急剧翻滚,边缘剧烈波动如沸腾。而后忽然之间分散,聚圌集成团,扩展,缩小,形状变换,幻化出无数巨大头颅,在空中嘶嚎,五官扭曲,活生生演绎出恐惧、痛苦与绝望。
那一刹那,烈日天光完全消失,密云从乌有中乍现,缓缓游转,汇聚一处,巨大旋涡带动云层一圈圈旋转,一道接一道闪电自旋涡中心出现,狠狠朝着黑烟方向奔袭。
所有人都昂起首,望向天际骤然出现的奇景。
“甘道夫……”瑟兰迪尔喃喃道。

甘道夫的身影在阵营前出现,他高举魔杖,口圌中颂着咒语,那咒语有翅膀,飞落至地,随即消弭。数秒之后,蒸腾的白色雾气大量地从地底喷薄而出,那么大的能量,瑞文戴尔瞬间变成雾气蒸腾的热带雨林。铺天盖地的雾迅速将方圆百里遮蔽起来。
在雾气的影响下,发狂的精灵战士逐渐安静下来,木偶般僵持不动。
“甘道夫!”埃尔隆德骑着战马朝这位伟大的巫师靠拢,“这些战士能找回自己的灵魂吗?”
甘道夫回头,面色凝重:“我只能暂时封存他们的意识,令他们无法行动。”
忧虑沿着他眼角沧桑的纹路流淌到紧绷的唇角:“我不能召集援军,此刻召集援军意味着让加德里斯侵蚀更多精灵。”
埃尔隆德按了按疼痛不止的心口,昂起头颅,纵然面色苍白,却不能掩盖他沉稳的气势。一身金色铠甲在灰蒙中发出极清晰的光芒,屹然如钢的气韵散发开来,是一个战士能有的最凛冽的姿态:“无妨,没有什么邪圌灵能战胜瑞文戴尔!”

密林军圌队在浓圌密的雾气中整合待发。
莱戈拉斯立在瑟兰迪尔身侧:“这一仗,我们怎么打?”
瑟兰迪尔垂着眸子,向前微微探出手掌,微风拂过他的指尖,竟然有利刃切割的锋锐触感。他收回手,微微侧脸,在浓白雾气之后,无数兽人圌大军屹立,黑色大旗迎风而展,锐利的兵器在昏暗的天色中散发寒光,只等战事一触即发便要夺人性命。在无数兽人之后,刀削般直立的岩壁之上再之上,一个高大的兽人立于座狼之背,黑烟缭绕之下,露圌出苍然冷笑;他身侧半步,有一个越发深重阴影,掠过他身侧的风都变得凄厉无比,是加德里圌斯圌本人!
瑟兰迪尔抽圌出长剑,锋刃迎着黑烟,发出低沉嗡鸣,似乎被唤圌醒了,又似乎被激怒了,他傲然昂首,嗓音低沉坚定:“擒贼先擒王!”
莱戈拉斯沉下腰,微微拱起脊背,做出随时待发的姿态,却突然被瑟兰迪尔拦住:“等一等。”
“怎么?”莱戈拉斯不解地回眸。
瑟兰迪尔立于大角鹿上,面色很淡,看不出什么情绪:“你的弓,我重做了一把。”
“ADA……”熟悉的音节一出口便凝结,混凝土那么坚圌硬,死死地卡在咽喉之中,吞吐不出。
瑟兰迪尔伸出手,身后的士兵小跑着送来一把反曲弓,恭恭敬敬地递到他的手中:“还差一道漆,颜色恐怕没有那么亮。”他小心地摩挲弓身,指尖描绘过每一处镂刻,每一点装饰,嗓音略带遗憾。他沉默片刻,将反曲弓递给莱戈拉斯,“今天,它会派上用场。”
莱戈拉斯接过反曲弓,手指微微颤圌抖。
细密角牛筋盘成的弓弦上有隐约闪耀的银色光芒,极细,却不容忽视。
是瑟兰迪尔的长发。
是来自瑟兰迪尔的祝福。
他恍若看到瑟兰迪尔迎着夕阳细细雕琢打磨弓身的模样,落日在他的金发上留下一圈光晕,是神祇再世才会有的圣洁与庄严。
莱戈拉斯忽然伸出手,握住瑟兰迪尔的手。
骨节精巧,手指修圌长,指甲沿着指缘修剪的很整齐,食指和中指上有无数细微的划痕,是伤口愈合后留下的痕迹,纵使维雅的恢复能力惊人,该忍受的痛楚还是一分不少。
目不能视的人,要如何一点点雕琢出完整的常春藤纹样,如何用金漆丝毫不差地描绘纹路?他受过多少次伤?忍受过多少痛楚?他怀着怎样的心情打磨加工这副弓?
沉默已久的心痛突然活了过来,正在不断扩大,流动,扎入到更深的地方,变成一口熔岩沸腾的井。
莱戈拉斯竭力忍住心口闷痛,轻轻圌松开他的手。
瑟兰迪尔看不到莱戈拉斯的表情,他只是回头,举起手中长剑:“出发!”
密林的战士迈着整齐的步伐,追随着他们的王者,穿透浓白雾气,朝着死灵咆哮之地进发。
战斗与否,从来不是选项,也无需多加思考,他们天生便不知退缩,也不畏惧死亡。

瑞文戴尔的骑兵渐渐与他们聚拢,合并,彼此都沉默,在各自首领的带领下一路向前。
雷霆渐渐稀落,天空中扭曲的头颅互相追逐,围绕成一个巨大的圆圈,随着轻风轻轻摇摆,偶尔在闪电的攻击下散开,又很快围拢。随着它们的成型,一阵悠长古老的吟唱从迷雾山脉的最深处传来,伴随着蒸腾而起的黑烟,冉冉升到半空中。
黑烟扩散,攀升,持续凝结,如同巨匠用天幕作画,在空旷天穹中尽情描绘。
挥洒之间,高大身躯横空出世。
极黑的长发,深渊般冷酷的眼眸,黑焰燃圌烧铸成的铠甲,在天穹之上,在精灵的头顶烈烈。
“好久不见,伊露维塔的首生子。”嗓音纤细尖锐,像一根刚磨好的针。
“加德里斯……”埃尔隆德仰首,冷漠地看着在半空中飘荡的巨大暗影。
“让我来看看,究竟有多少精灵倒戈,愿意匍匐在我的足下。”他拿着腔调,每一个字都清晰的虚伪,是要刻意显示轻蔑与高傲。效果很好,令聆听者极度不适。
“没有人愿意匍匐在你卑贱的足下,伊露维塔的首生子,哪里是你能够驾驭的?”瑟兰迪尔漫不经心地抚圌摸圌着自己的长剑,手指上的维雅熠熠生辉,在风中,在蒙昧里发出莹润的光芒。看得久了,那光芒似乎活了过来,自他指尖起,至剑尖止,温柔地镀上一层浅淡的光晕。
他心平气和地弯起嘴角,面孔上写满高傲,是一个真正王者能表现出的最大不屑:“你此刻期待着的,不外乎是我们惊讶恐惧,痛圌哭圌流圌涕,为你的力量屈服,低下高贵的头颅……可是恕我直言,您是哪位?万年一出的人类渣宰?还是兽人所弃的畸形孤儿?真是遗憾,这世界从未善待于你,还要派我们来抡你的耳光。”
加德里斯巨大的脸庞微微扭曲,论怎么步步为营地气死人,瑟兰迪尔绝对是一把好手。
他暴跳如雷,声音提高了八度,在天空的之上隆隆不止:“大胆!”
他狂躁起来,火焰在天空中烈烈,那几个旋转不止的头颅被他的力量吸引,朝着他聚拢而来。
“大胆大胆大胆!”黑焰中伸出尖细的利爪,在半空中挥舞,带起成片成片的烟雾,朝着甘道夫唤圌起的浓白雾气威压而来,“你们!根本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瑟兰迪尔微微颔首,姿态优雅从容,像是宴会中向主人致敬的高傲宾客:“的确不知……可我们不介意摧毁它!”
一枚长箭发出尖锐的嘶鸣,呼啸着扎入长空,几乎要在空气中擦出火焰,带着战士最决然的斗志,狠狠钉入黑焰铸成的铠甲。
加德里斯的影像在空中一荡,向莱戈拉斯转过身来,他久久地沉默,任羽箭穿透他的幻影,撕圌开黑焰,落在阵地的另一头。
“很好!我会让你看见。”他极暴躁地咬牙切齿,每一个字都刻毒。他抬起手臂,在空中轻轻挥舞,无数黑焰漫涌奔腾,似滔天恶圌浪,无数死灵挣扎嚎哭的面容出现在浪潮的最前沿,尖锐地嘶鸣在天穹回荡,撕圌裂大地最后的宁静,朝着精灵军圌队压砸而来。
瑟兰迪尔挥剑,窄圌窄的剑身在空中留下一道极细的残影,迎着黑烟横斩。
细微的光晕在这一瞬间扩大,肉圌眼可见地膨圌胀,扩张,呼啸着朝外推挤而出,黑烟触到这道光晕,发出危险的嘶嘶声,如同冰块遇到烧红的青铜,尖圌叫着消融。

 

评论 ( 18 )
热度 ( 72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