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四十三)

黑暗的力量究竟想要得到什么,被黑烟笼罩,被恶灵蛊惑的精灵能否抗争过内心的黑暗?埃尔隆德的疑虑究竟会不会变成事实?幸福究竟是留在挚爱身边还是将爱意掩藏平淡地度过每一天?最后的战争将至,或许一切都会有答案。

 

 

 

“来了怎么不进门。”瑟兰迪尔握住埃尔隆德的手,拉着他坐在靠椅上,神色里充满期待,“甘道夫到了吗?”

埃尔隆德的目光落在瑟兰迪尔的面庞上,雍容华贵的国王,头发编成诺多喜爱的发辫垂在身后,眉毛浓黑坚定,嘴唇线条有力,面孔上的一切都暗示出主人冷静强大的内心。

是他爱慕了数千年的人。

无数个日夜的牵肠挂肚,将他每一寸容貌都刻进骨血的熟稔。

他摩挲着瑟兰迪尔安的手背,感受着从指尖传来的温柔触感。

倘若就此死去,人生也是圆满,没有计较得失,没有苟延残喘,是最温柔的希望和幸福,在爱人眼前,在他温柔的指尖。

时间定格,碎裂,一切都不复存在,不会得到,也绝不会再失去。

最悲惨的是他根本不会轻易死去。这患得患失与忐忑不安,怕是会纠缠到下一个纪元。

这到底算是一种慈悲还是最彻底的惩罚?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猜不到他此时此刻的悲伤和忧郁,微微抿起的唇上掠过一丝不安,“你在想什么?”

埃尔隆德呐呐无言,不知如何一缕软弱悄然潜入心口,另一头似乎就来自瑟兰迪尔关切的表情。

瑟兰迪尔的手探过来,轻轻抚摸他的眉眼,语气里有安慰:“日子长着呢,怎么能丧气。”

现世安稳,月色皎洁,迷雾山脉静悄悄的,沉默得心平气和。

埃尔隆德像被针刺了似的把头扭过去:“没有。”

“没有什么?”瑟兰迪尔收回手,轻轻笑了一声,笑声很感慨,说不清是嘲讽还是冷酷,“没有恨莱戈拉斯,还是没有懊悔求婚?”

埃尔隆德想了想,很平淡地答道:“都有。”

瑟兰迪尔既不意外,也不生气,只是点头:“是吗?”

埃尔隆德自顾自说下去:“每个人都有黑暗的一面,如同太阳的升沉,不可避免。我以为我能做到公平客观,可是维拉在上,哪位精灵面对数千年的爱情能冷静克制,能精准判断?我不能。我在想,倘若我不曾求婚,或许我们还是朋友,不会有嫌隙,也不必如此紧张地坐在一起,掏心掏肺地寻找可有可无的话题。”

他的语气很温柔,说的内容却绝望:“我也不至于去憎恨一个孩子,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瑟兰迪尔眉宇一跳,却没有其他的表示。

“如若再有一次战争……”埃尔隆德努力保持平静,却无法忽视瑟兰迪尔渐渐沉郁的面色,曾经发誓要护他一生一世直到流干每一滴血,却最终成为痴妄的感觉,如同落入大海,腰间拴着巨石,“恐怕被黑烟俘获的,就是我。”

“埃尔隆德!”

“我曾经清清楚楚地知道,有某个女人和你日夜厮守,我所乞求的,不过是镜花水月,永远那么远,我等不到。那时我嫉妒,但不恐惧,也不愤怒。”

入侵者并不恐惧和寂寞,这是守护者才会有的情绪,但是世情遵守某种公平,风水轮流转,他现在是那个孤立无援的守护者。

惶惶不可终日。

“现在不了……”他握着瑟兰迪尔的手,语气深沉,“瑟兰迪尔,如果某一天,我变得不再像你认识的埃尔隆德,无需留恋,你只管离开,不要让我用爱的名义伤害你。”

瑟兰迪尔面对着他,那双眼睛虽然不能视物,却瞳仁分明,纯净无暇,不见恐惧与惊慌,深处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怜爱:“你不会。”

他坐的近一些,眉宇间催生抚慰:“只是战事频繁,大家都烦躁。等我们打赢这场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埃尔隆德摇头,他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平静,却在瑟兰迪尔的宽慰下一点点萧索。

“我不擅长安慰。”瑟兰迪尔握着他的手指,嘴角笑纹很淡,“这漫长的岁月里,从未宽慰过谁,也未曾想过,某一天,我的角色是包容和忍让。”

他扬起脸,像是被自己的想法逗笑,面庞上流露出无可奈何的笑纹,天使亲临那么美:“维拉在上,这辈子,我容忍过谁?”

“是。”埃尔隆德跟着笑起来,“稍不如意就拉长面孔,把生人勿进写在冷淡的眸子里,再不如意些,便要骂人。”

“可是瑟兰迪尔,你的包容和忍让,究竟是基于爱情还是补偿?”埃尔隆德的嗓音温厚,三月春风那么轻柔,说的内容却让人无端端心凉。

“好吧,我收回。你是领主大人,当然可以责难与我。”瑟兰迪尔垂下眼眸,扬起下颌,天鹅般高傲,“我等寄人篱下,不得不屈从。”

“维拉在上……”埃尔隆德的目光落在瑟兰迪尔细白的脖颈上,“我还是一个年轻精灵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真理,千万不要和瑟兰迪尔殿下争吵,他会用最刻薄的言辞让你郁结在胸,三天三夜都缓不过气来……你还不能打他,因为即使动手,你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你看,我说过什么?”

“你从未包容忍让过谁,诚不我欺。”埃尔隆德苦笑。

“所以你要珍惜。”瑟兰迪尔呼出一口气,“相信我,都会好的。”

埃尔隆德点点头,用平和的语气回答:“会好的。”

“一起去见甘道夫?”瑟兰迪尔起身,手指微微紧缩,捏住埃尔隆德的手掌。

“好。”

 

二人相携出门,一阵风扑面而来。瑟兰迪尔顿住,他朝着长廊的另一个方向望去,苍蓝色的眼眸没有焦距,却死死锁定迷雾山脉的方向。

“怎么了?”埃尔隆德问道。

瑟兰迪尔凝视着连绵起伏的山脉,唇瓣上的血色渐渐淡去:“风,埃尔隆德,你感觉到了吗?”

埃尔隆德摇摇头。

那是维雅和佩戴者之间的联系,以风为媒介,能感知大地上最细微的颤抖与变化。

“都乱了……”瑟兰迪尔喃喃道。

“什么?”埃尔隆德追问,“什么都乱了?”

瑟兰迪尔的面庞上露出难得的惊慌失措,他握住埃尔隆德的手臂,本能地寻求同伴的支援:“埃尔隆德,都乱了……”

他转过脸,面对埃尔隆德,苍白的唇一个字一个字说出彼此都不敢相信的预言:“黑巫师想要的军队,不是兽人,不是堕落者,不是黑暗世界的守墓人……是精灵……他就要做到了……”

狂风呼啸呜咽,掀起比海啸更为壮观的浪头,铺天盖地地拍打下去,折裂无数灵魂与信仰。摧毁最后的庇佑与堡垒。

埃尔隆德猛回头。

长廊外,天际线上,视野最广大处,正冉冉升起一轮黑色雾状光圈,大的能够罩住半个瑞文戴尔,烟雾外围是跳跃的火焰,一层一层向内颜色越深,核心浓厚得一丝光线的折射和反映都无,仿佛是睁开的眼睛,正对天地之间凝视。

“维拉在上……”他低喃一声。

无数哀嚎伴随黑色烟雾地蔓延扩大凄厉响起,昔日天堂般的瑞文戴尔笼罩在一片狂怒的嘶吼之中。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抓紧他的手臂,“这几次战役赢得如此轻松,本就是陷阱!”

“一次次掀起战火,是为了更多战士接触黑烟,它在感染他们,停战是因为它需要时间来控制刚刚被感染的战士……”

“直到他们屈服,倒戈!”埃尔隆德说下去。他转过身,朝长廊的另一头望去,连绵不绝的长廊穿梭整个山体,无数建筑。此时此刻,无数精灵在其间奔跑呼喊,脚步声自长廊各处响起,抱着头哀嚎的战士们从各个地方出现,他们挣扎着,怒号着,奔跑着,像是要逃离什么致命的伤害。

格洛芬德尔在走廊的另一处出现,长剑上有血迹,凝肃的面庞上没有一丝血色,他朝着埃尔隆德望过来,眼神很冷,嘴角线条冷酷:“我杀了我们的战友……”

埃尔隆德急忙迎上前:“怎么回事?他也被恶灵蛊惑了?”

格洛芬德尔没有回答,他垂下眼眸,望向手中长剑,神色在一瞬间变得温柔,仿佛凝视情人的面庞。这温柔没有持续一秒,长剑挽出一道绚烂的剑花,寒冷如冰,一条线直射过来,终点是埃尔隆德的胸膛!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在无数细微的风声中敏锐地察觉到异样,他伸出手,在剑尖刺破肌肤深入骨骼之前拉住埃尔隆德的手臂,奋力将他向后一扯。

银白色的剑尖从肌肤上掠过,带起一片血雾。

“格洛芬德尔!”瑟兰迪尔咬着牙,不可置信地面朝传说中的战士,中土最伟大的传说。

他看不到他的表情,无数细碎的风声将他的呼吸和心跳送到他的耳边,那样疯狂的鼓动,绝非昔日冷静强大的战士应该有的姿态。

格洛芬德尔面色青白地站在他面前,眼框外晕出一片黑色脉纹,极冷淡地望向埃尔隆德:“你有什么资格立在这片土地上?如若你的抱负仅仅是追着这个人的脚步。”

埃尔隆德按住创口,鲜血突破指缝朝外奔涌,无数汗珠从额头渗出,伤口极深,离心脏只有分毫只差。

“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格照拂这片土地?”格洛芬德尔凛冽的剑尖直指他的面庞。

瑟兰迪尔手无寸铁,在格洛芬德尔缓慢而坚定的前进下,艰难地护着埃尔隆德后退。

“你有什么资格称为领主?中土最后的庇护所,仅仅是你用来讨好新欢的筹码!”他说下去,嗓音极冷,“你不顾忌军队,不顾及民众,只顾及那令人耻笑的婚礼……”

他忽然顿住,眼神里熊熊燃烧的愤怒淡漠下去,手中长剑落地,发出一声脆响,紧接着直挺挺倒下。

莱戈拉斯凝重的面庞出现在他身后,丢掉顺手捡来的木棒。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喘息着,架住埃尔隆德,心跳在胸膛狂奔,不知道下一个对他拔剑的是否会是他。

“整个军队都在发疯。”莱戈拉斯上前,扶住埃尔隆德,语速极快,“极少数的精灵还保持清醒。”

“可是……”瑟兰迪尔指了指不远处的迷雾山脉。

“是,大军压境,我们胜算渺茫……”莱戈拉斯点点头,“或许今天,会是终点。”

瑟兰迪尔长舒一口气,渐渐地安稳下来。他昂着下颚,如往常一样淡然:“终点?”

莱戈拉斯微微垂下头颅,帮助他按住埃尔隆德的伤口:“您害怕吗?”

瑟兰迪尔眯起眼眸,风声自四面八方涌起,使他听到无数狂奔的精灵,他们曾经是一等一的战士,是战场上不可撼动的神,此时此刻拔出长剑,劈杀向自己的亲人。一幕幕,一件件,恍若见到了血泊地狱的真容。

而这片混乱之中,依旧有战士在组织防守,用麻袋和木棒制服发疯的战士,并开始准备抵抗敌军。

“密林的战士,什么时候退缩过?”瑟兰迪尔转过脸,嘴角弯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通知林迪尔照拂领主,我们去会会传说中的黑巫师!”

他率先转身,沿着长廊大步向前。

莱戈拉斯低头看一眼初步处理完伤口,面色灰白的埃尔隆德:“您先休息一会儿,林迪尔马上会到。”

埃尔隆德反手握住莱戈拉斯的手腕。

“这个时候,您还想教育我?”莱戈拉斯眯起眼眸。

“别让他一人上战场!”埃尔隆德挣扎着起身,眼眸里一团一团的红血丝,那样狰狞,“莱戈拉斯,如果你爱他……请你牢记……他看不见……”

莱戈拉斯抿了抿唇,转身去追瑟兰迪尔。

 

评论 ( 14 )
热度 ( 86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