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三十三)

战争的残酷,在于它从不问你愿不愿意,舍不舍得,没有计谋回寰,没有愁肠百结,只有拼杀与冲刺,用血肉铸成城墙,将侵略者阻挡在家园之外。


整个密林大军立刻跟上,金色铠甲如练,井然有序地在大荒野铺泄开来。

“布阵!”费伦自大军中骑马而出,高声传令,密林精灵自兽人大军的后方而来,已然占据了良好的地理位置,此时按照费伦的指令,一队长矛手带着盾,一路上前,盾牌耸立成墙,弓弩手持弓而立,手中弓弦涨满,控而不发。骑兵早已就绪,战马如雕塑般挺立,并不因为兽人可怖的呼号而恐惧不安。

瑟兰迪尔立于军队的最前沿,手中的长刀垂立身侧,他如此镇定自若,挺拔凌厉,如同一尊不可战胜的丰碑,牢牢地钉在那里,散发着咄咄逼人的杀气。

莱戈拉斯的战马自阵列之中突出,疾驰到瑟兰迪尔身边。

“萨图诺!”莱戈拉斯轻喝道。

瑟兰迪尔眯起双眸,兽人大军后方,赫然出现那一抹蓝灰,萨图诺的眸子映射着夕阳寒凉的光泽,冷冷地瞪视着联盟军。距离虽远,瑟兰迪尔却依旧清晰地读到了他眼中的野望,那冰冷的眼眸中流淌着的,对于死亡和杀戮的渴望,对于征服和奴役的追求,不露声色地传达着他的残忍和警告,挑衅和力量。

瑟兰迪尔的唇角绷直,回以轻蔑的冷笑。

“瑟兰迪尔。”他的声音自扩声器之后传出,嗡隆隆回荡在荒野上,“林地之王,幽暗密林的缔造者,你可想过今天?”

粗壮座狼踱着步子,缓缓自兽人大军中向前。萨图诺弯起嘴角,黑烟缭绕之下的面孔阴郁邪佞:“幽暗密林不复存在,你那神秘的地宫,最终也只剩一点追忆,活在苟延残喘的生物最后一线遐想之中。”

瑟兰迪尔收起笑容,轻描淡写的一个抬眸,面色波澜不惊,将一个王者的傲慢发挥到了极致。

第一枚羽箭发出尖锐的啸音,直奔萨图诺眉心而去,飞射如电,箭劲浑雄。

“咔!”萨图诺面前的木质皮革盾稍抬,羽箭直直地钉入盾中,竟没入大半箭身,箭尾绿色羽毛兀自轻颤不已。

莱戈拉斯反手自背后的箭篓里再取出一支箭,搭在弓上。

兽人静默几秒,呼喝着挥着手中的兵器向前厮杀而来。

风声自大地的尽头带来轻微的震颤。

越演越烈。

一线黑灰自地平线浮出,快速向前推进,潮水一般湮没而来。灰黑色的人浪踏过荒原,座狼的咆哮声此起彼伏,撕扯着荒野最后的宁静。

肉眼可见的黑色烟雾如潮水一般扬起城墙般高耸的浪头,瞬间漫过第一批奔跑的座狼,朝密林大军汹涌而来。

“放!”莱戈拉斯高声呼喊。

羽箭雨点般朝着兽人激射而去。钉向那些盛有腐败灵魂的丑陋身躯,钢铸的箭头直直插入肮脏的肉体,穿透头颅和心脏,黑色污血在这片肮脏的潮水中飞溅,顷刻间又堙没在黑雾之中。

两轮羽箭铺展完毕,长矛士兵自队阵之中出列,长矛如虹,毒龙一般贯穿而去。

锐利的金属穿透黑雾,呼啸声中穿透层层迷雾,命中一具具行尸走肉,兽人大军持续推进,如同一波波海浪冲击巨岩,瞬息间浪潮便被岩石击破至粉碎不得不退后。

但浪潮须弥之间又再度上前。

“列!”埃尔隆德的喊声响起,胯下骏马飞驰,载着他飞速朝着兽人大军冲杀而去。

重甲骑兵紧追其后。长矛手和弓弩手后退,带着重盾的步兵向前,长矛自盾牌的缝隙之中突出,坚固的巨墙带着锋锐的长矛缓缓压迫而上。

两股浪潮汇合到一处,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无数肢体不断被抛落到荒野、空中,鲜红的血液和着污血染遍草地,迅速凝固,变成一块块坚硬的东西,空中回荡着地狱才会有的惨呼与呻吟。

一次次目睹同伴的死亡从生死之间的幽谷跨过,沉默的前驱骑兵和重盾步兵却无一胆怯,无一退缩,无一犹豫。

也许在某一时刻他们也曾心怀恐惧,但随着瑟兰迪尔的巨鹿跨越众人头顶,天神一般落在战线最前端,朝着浓烈的黑烟劈下第一剑,恐惧便被激昂的战意驱离。

如若幽暗密林被毁,意味着中土第一个精灵栖息地的陨灭,此刻不战斗,就永远不必战斗了。

污浊的号角声适时响起。

巨大流星自地表燃起,擦过黄昏阴郁的天空,爆裂在精灵大军中央。漫天火红陨石带着烈焰和死亡的阴影呼啸而来,树木摇动,地面裂开,天色骤然黑似永夜。

瑟兰迪尔微微一怔,下意识朝身后望去。

那一抹淡绿色的身影并没有围绕在他身侧,只有埃尔隆德的金色铠甲倒映着火焰微红,在他身后寸步不离。

微微一晃神的功夫,破空声如哨般响起,这轻微的声响淹没在战斗之中,几乎轻不可闻,埃尔隆德侧耳,猛然五指张开,复又急速收拢,手臂被掌中之物带的微微向前一寸,一枚羽箭被他捏住箭身,在离瑟兰迪尔不到一臂的距离生生停下。

“瑟兰迪尔!”他出声,低沉稳重,试图将瑟兰迪尔涣散的目光引到战场中来。

瑟兰迪尔捏紧手中长剑,目光匆匆扫过战场,看流星砸落在地表,燃起烈焰与浓烟,坚硬的岩石自作主张地变形,雕塑,长出五官手脚,自火焰中立起,手中沉重的战斧落在措手不及的精灵头顶。无数火焰在他苍蓝色的眼眸中燃烧,世界坍塌毁灭,只在旦夕之间。

“我们需要那个会吹兽人号角的精灵!”瑟兰迪尔喝道,“必须破坏投石!”

 

莱戈拉斯跃入浓重的黑烟之中,凭借直觉朝着兽人后方前行。号角声时断时续,方位尚算清晰。

“殿下,好久不见……”嘶哑的嗓音响起,在浓厚的黑雾之下,这声音仿佛有形体,含着一丝冰冷笑意,真真切切地在他耳边回荡,“很高兴您还有气力奔跑。啊,恕我直言,您的眼神还好吗?”

莱戈拉斯咬着牙狂奔,尽力不去听这污秽的言语。

可是这声音却不想轻易放过他,兀自桀桀低笑,神经质,又聒噪:“只有一只眼睛看得见,我说的对吗?”

莱戈拉斯脚下节奏不变,却深吸一口气,咬肌绷得很紧,即便这样,他还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及时避开前方身侧疾射而来的箭羽。

那声音咯咯笑了两下,竭力用温柔的嗓音劝说道:“你看,我们还是有做交易的余地的,瑟兰迪尔信任你,如同信任他自己,只要你将他的维雅取下来——你不必担心他死去,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在你身边活下去,像一只温顺的猫咪那样——我会归还你的眼睛,你的王国,你所向往的一切……”

那声音在头顶轰鸣,每一个字都带着妖邪的翅膀,盘旋缭绕,伺机食人。

金铁交鸣的战场上,听到一个沙哑粗糙的嗓音如此矫揉造作地说话,莱戈拉斯不由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他冷笑一声,恍若未闻。

“殿下,你之所以还能奔跑,是我的怜悯与退让。”那嗓音继续说下去,“说真的,莱戈拉斯殿下,你身处死地,自身难保,你和瑟兰迪尔对于我来说犹如蝼蚁一般,您还以为是我在求你吗?”

他损起人来不带脏字,却能精确地达到一刀命中要害的结果。对于莱戈拉斯这样活了上千年,一辈子都以父亲为神灵尊崇的精灵,将瑟兰迪尔比作蝼蚁,简直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拔刀劈死对方才能平息心中愤懑。

但这次莱戈拉斯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继续朝前一路狂奔:“我也说真的,你以为你能控制整个局面?不,你什么都做不了,你只是活在发臭淤泥里的幽灵,等烈日升起,就只能滚回地狱苟且。”

嗓音大笑起来,笑声疯狂:“这个笑话真好笑,你怕是还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境地吧?”

“维雅撕裂了你一次,我说的对吗?”莱戈拉斯耸耸肩,平静地说。

他的话终于引起了嗓音的注意,笑声戛然而止,笼罩在他身侧的黑烟几近凝固。莱戈拉斯察觉到这一点,他继续说:“埃尔隆德使用维雅,几乎要了你一半的性命,驱散战场上大部分邪灵,保护战士不被侵入。”

“现在维雅在我父亲手上,你认为……他是心慈手软,放你一线生机的人吗?”他的语气轻快,甚至还有一丝愉悦在里面。

“一派胡言!”嗓音轻蔑而激烈地下了断言,“维雅能驱散我的部分形体,却无法杀死我,谁都不能消灭我!利剑不能,咒语不能,维雅也不能!”

“它能让你退至地狱边缘!”莱戈拉斯垂下手臂,在自己身前对着空气挥动短刀,连劈数刀,刀锋所过之处,黑雾如有形体一般被斩断,驱散,暴露出兽人后方密密麻麻的投石器。

“我们最终会将你杀死在地狱边缘!”莱戈拉斯将短刀我在手心,飞身高高跃起。

他的话像是往滚沸的油锅泼进一瓢冷水,嗓音立刻就炸了,发出愤怒至极的低沉咆哮,整个战场的黑烟都为之动荡不休。莱戈拉斯的嘴角溢出鲜血,内脏焚烧一般的痛苦应声而起。可他的唇边带着畅快淋漓的微笑,流畅的身姿不被疼痛阻碍,突破重重黑雾,将手中的短刀劈杀下去。

刀锋闪过银色光芒,迅如闪电,鼓吹号角的兽人僵立,一线黑水自脑门正中渗出,随即如一只装满水的气球被戳爆,炸裂出一片黑色污渍。

号角到手,独眼巨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法,直愣愣地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可是这样的场景没有持续多久,另一只号角声响起。

火把点燃巨石,又一轮投石准备就绪。

莱戈拉斯咳出一口鲜血,来不及擦拭唇边的鲜血,也顾不上腹中火辣辣的疼痛,他飞身而起,在无数刀剑利斧的缝隙中跃出,半空中取出弓箭,挽弓,疾射,箭矢呼啸着,带着他的热望,直扑号声发源地。

新的号令声戛然而止。

莱戈拉斯一跃而起,张目,扬眉,大步踏过一众兽人的头顶,自半空中回旋腾挪,躲过一批箭矢与刀锋,落地,顺手抄起泥泞中的号角,挂在腰际。

不一会儿,腰间的号角已经层层叠叠,像穿了一件滑稽的铠甲。

投石被迫中断。

莱戈拉斯足下生风,遁入黑烟之中,转瞬便消失在战场之中。

荒野的夜色来临,流星点燃荒草,燃出斑驳野火,滚滚翻腾,又被鲜血和黑水所灭,到处都是残肢,遍地都是黑印,死亡异常沉默,只是掠过这些生命的胸膛,带走他们的希望。

莱戈拉斯自山岩边缘站定,更多的鲜血自口中溢出,左眼渐渐模糊,右眼早已不能视物,他努力睁大双眼,朝战场凝视。

他的角度看去,黑烟如有生命一般,以浪潮之姿扑向精灵大军,却又像遭遇无形的屏障,在战场中央止步不前。无数兽人前赴后继,喊杀声撕裂荒野的夜幕。巨石兽人倒地的轰鸣声不断响起。

精灵不畏惧死亡,将自由视为生命的终点。

在这样的信念之下,战局渐渐逆转。

一声号角响起,节奏怪异。

紧接着,接二连三的号角响起,在混乱的战场上掀起另一波冲突。

莱戈拉斯露出一抹笑意,很淡:“看呐,密林精灵,什么时候退缩过。”


评论 ( 42 )
热度 ( 81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