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二十六)

什么都不用说了,一切都在这次更新之中……



战事稍歇,战士们回到瑞文戴尔城门前驻扎,一场恶战带来的损失无法用数字估计。

少数战士被耳内邪恶之音所扰,烦闷不已,更多的人只是沉默,死寂一般的沉默。

埃尔隆德顾不上召开战后会议总结战事,顾不上走访战士,聆听他们压抑的伤痛,顾不上安抚伤员,给他们送去草药,亲自治疗。

他什么都顾不上。

怀里的人双目紧闭,唇色惨白,肩头的鲜血渐渐转成紫黑色。

箭矢有毒。

他骑着战马冲进城门,朝瑟兰迪尔的临时住处急奔。

大门粗鲁地被撞开,惊动尘埃无数,小侍女惊叫一声,立刻被赶出房间。

“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别睡着,和我说话!”埃尔隆德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在软塌上,低声而急促地说道,“不是睡觉的时候,醒一醒。”

瑟兰迪尔皱着眉,双唇翕动。

埃尔隆德留神倾听:“莱戈拉斯……”

哪怕到了这个时刻,哪怕流尽体内最后一滴热血,他记挂的依然是那个孩子。那双苍蓝色的眼眸朦胧而热切,越过无数人,无穷光华和烈焰,无数往事和回忆,落在一人身上,不曾动摇半分。

曾经寄托过全身心的希望,也曾折裂过所有的期盼与梦想的孩子,这个时候,去了哪里?

“他很好,这个时候应该在密林阵营估算战争伤亡,安排巡查……”埃尔隆德忍了忍,还是轻声细语地安慰道,“他会来看你的。”

瑟兰迪尔浓密的睫颤了颤:“埃尔隆德……我们胜利了吗?”

“是的,瑟兰迪尔,我们胜利了。”他温柔地望着他,那是守护者的眼神,是世界之大,唯一的关切就在方寸的眼神,他温热的手指抚摸他冰冷的额头,像是守财奴抚摸他最昂贵的珠宝,“我们胜利了……”

“我好像中了一箭……”他皱着眉,言语间有嘲讽,气息微弱如丝,“真是笨拙……希望没有被旁人看见……”

“所有人都看见密林之王有多么骁勇善战,你是英雄。”埃尔隆德微微直起身躯,竭力隐藏眼神中惊慌失措的恐惧。他此时不复是呼风唤雨的一方领主,一心只怕手一松,瑟兰迪尔便要消失在他的生命里,“我要把你肩膀上的残箭取出来,可能会有点疼……”

“得了吧埃尔隆德,我什么时候怕过疼……”瑟兰迪尔弯起嘴角,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生生看得埃尔隆德惊心动魄。

“冒犯了。”埃尔隆德解开他的战甲,又解开他的长袍,将伤口暴露出来。

伤处肿胀发紫,半截残箭赫然深入皮肉,嵌入骨骼,徒手无法拔出。

埃尔隆德额上一片湿濡,却顾不得擦拭,转身拿干净的软布浸透冷水,敷在伤处:“瑟兰迪尔,哪怕你不想听,我依然要责怪你。”

“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跑去战场?”他一面絮叨,一面拿出一瓶药水,倾倒在软布上,给伤口消毒,紧接着拿出药丸喂到瑟兰迪尔口中,“这种情况下受伤,恢复极慢,你自己一点数都没有吗?”

“埃尔隆德,你不是我父亲。”瑟兰迪尔闭上眼,表情极其不耐烦,“无需给我上课。”

埃尔隆德轻叹一声,取出一枚尖嘴钳,在火焰上消毒:“会很疼。”

“ADA!”莱戈拉斯推开大门,几步冲上前。

瑟兰迪尔睁开眼,目光极快地在他身上扫了一个来回,见他大致无恙,又疲倦地阖上眼。

“这是……”莱戈拉斯单膝跪在软塌前,想要揭开被遮掩的伤处,却又突然软弱地伸不出手。

“请殿下回避,我要替您父王取出残箭。”埃尔隆德的面色沉下去,嗓音十分机械,丝毫不见昔日和蔼亲切,仿佛他面对的不是密林王子,而是惹人厌恶的凶恶之徒。

“我来!”莱戈拉斯下意识脱口而出。

“埃尔隆德,让他出去。”瑟兰迪尔的声音很轻,疲倦而低沉。

“殿下,我想您听见了。”埃尔隆德冷淡地望着他。

莱戈拉斯垂下头,眼泪慢慢地流下来。他此刻所承受的,正是荒唐本身的代价。他忍了忍,目光无措地在瑟兰迪尔的手腕间游移,他最终还是伸出手,握住瑟兰迪尔冰冷的手指,卑微到近乎乞求:“我在门外等您,您好些了,我就来看您……”

良久,瑟兰迪尔轻轻颔首。

十分细微的弧度,却让莱戈拉斯绷紧到至极的心略微放松,他不舍地看一眼瑟兰迪尔的面庞,转身对埃尔隆德行礼,姿态称得上虔诚:“一切都交给您了……”

埃尔隆德视而不见,只是很仔细地替尖嘴钳消毒。

 

瑞文戴尔的日出绚丽无比,初秋渐渐泛出金色的树林被阳光照耀,闪烁出温暖的色泽。

莱戈拉斯呆呆地立在走廊外,一道木门之隔,胜过千山万水。

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在巨大寂静之中疯狂轰鸣。他站在那里,手脚都冰冷,瑟兰迪尔如何会受伤,又是如何带着伤离开战场,他一概不知,却后悔到了骨髓深处。

是他没有能顾他周全,是他在那个时刻选择扭转战局,放弃了他……

木门内终于传来埃尔隆德轻声的叮嘱,和瑟兰迪尔猛然发出的一声痛呼。

仅仅一瞬,周遭重归寂静,仿佛那只是莱戈拉斯的错觉。

清晨的风吹过他泪痕斑驳的面颊,四周那片异样的寂静浓厚如沥青,一层层覆上他伤痕累累的心。

 

大门终于敞开,埃尔隆德出现在门口,从莱戈拉斯的角度看过去,他显得极为憔悴,两只眼睛里的红血丝成群结队:“您父亲要见您。”

莱戈拉斯急急忙忙要往内走,却被埃尔隆德抵住肩头:“他很虚弱,不能遭受更多折磨,殿下应该知道此时此刻要说些什么吧?”

“您想说什么?”莱戈拉斯一再忽略埃尔隆德的敌意,到此时此刻也仅仅是礼貌地问询。

“为什么留他一人在兽人后方?”埃尔隆德的嗓音很轻,却寒意十足,是雪山顶刮起的风,夹杂着针尖一般的雪子,砸在莱戈拉斯的心头,“明知道他虚弱至此。”

莱戈拉斯张着唇,却无法说出辩解的话来。

埃尔隆德不需要知道答案,漆黑的眸子像一眼深潭,隐藏秘密无数,定定地凝视着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想要道歉,却惊觉异样,无论如何,接受他道歉的都不应该是领主大人。

埃尔隆德不在乎他想些什么,也不在乎他如何看待自己,他侧了侧身,让莱戈拉斯进门,随即离开。

 

瑟兰迪尔微微眯着眼,金色的长发散在枕上,看起来十分虚弱。

“ADA……”莱戈拉斯依旧半跪在他的面前,虔诚地凝望着他。

他那样缓慢而执着地看着,每一眼都像要把眼前人的轮廓刻深一点,眼里有难以言说的柔情和遗憾,满得要溢出来。

“你,救到那个……吹号角的人了吗?”瑟兰迪尔的嗓音暗哑,他也望着他,眼神没有棱角,柔和而疲倦。

“是的,他很好。”莱戈拉斯抬起手,抚摸瑟兰迪尔黑而浓密、挺拔的眉峰,往两边稍用力,慢慢落在脸颊,大拇指在颧骨上轻轻揉搓。

瑟兰迪尔想要挣脱,被莱戈拉斯更用力一点,按得更紧,他靠近来,眼神灼热。嘴唇已然贴在瑟兰迪尔的发鬓上,彼此都能听到对方难以平静的呼吸。

那个亲吻印在皮肤上的瞬间来临时,瑟兰迪尔长长吸了一口气,头颅猛然移开,面沉似水,严厉地瞪着莱戈拉斯:“你在做什么?”

莱戈拉斯松开手。面庞上有笑容,孤单致死。

大部分事,结果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不容置疑,不假思索。

无论过去多少时光,无论他用多少血泪忏悔,瑟兰迪尔依旧不会接受。

就算他们两个人,自当初到现在,轻舟已过万重山。

“我很抱歉。”莱戈拉斯退开一点,口气里淡淡的惆怅,既分明,又微妙,“没能在战场上护送您安全离开。”

瑟兰迪尔望着窗外晨曦初起,心乱如麻,叹口气:“那个情形,你的选择是对的。”

“您不会知道我的心情。”莱戈拉斯低着头,握住瑟兰迪尔的手指拢在掌心,“您不会知道我有多害怕。”

沉默降临在二人之间,竟然有一份难以言明的温暖。

“他救了我们所有人……”瑟兰迪尔轻声问,“他是谁?”

“吟游诗人杜林伦。”莱戈拉斯软弱地望着他,看他失去了锋锐,失去了本属于他的骄傲和力量,只能虚弱地躺在这里,心灵和肉体都疲倦至极。他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崩溃下去,努力做出一个王子该有的气度和姿态,“如果您想见他,我会找时间带他来,现在,您应该休息。”

“为什么会在大战之前迟到?”瑟兰迪尔问。

“杜林伦骑走了我的马。”莱戈拉斯据实回答,“他要去末日火山找神之指来对付黑巫术,可他不是战士,连刀都拿不起来,我不能看着他去送死。”

瑟兰迪尔沉默良久,终究叹息:“维拉的安排。”

莱戈拉斯等了很久,却没有等到瑟兰迪尔的指示。

在经历了一场恶战之后,他终于睡着了。

 

莱戈拉斯轻轻起身,替他掩上房门。他愿意天长地久地陪在他身边,看他安静的睡颜。可是身为密林王子,太多的事宜催促着他立刻起身回到阵营中去。

长廊的尽头立着一个人。

金色的阳光铺满他的长袍,照亮他一贯平和慈祥的面庞。

莱戈拉斯紧走几步上前。

“领主大人。”莱戈拉斯抚心行礼。

埃尔隆德静静地看着他。他有一张轮廓鲜明的面孔,每一寸都是完美的,黑发紧贴双鬓,眼睛狭长,视线平视前方,唇轻轻抿着,这张脸毫无情绪,唯独眼神里明明白白注满了厌倦:“为什么会在大战之前迟到?”

莱戈拉斯目光一闪,耐着性子答道:“出了一点小事。恕我唐突,密林大军尚未整顿完毕,大公等着我回去处理琐事。”

说罢便要绕过领主离开。

埃尔隆德伸出手臂,按住莱戈拉斯的肩头:“说给我听。”

不容辩驳或反对。这个看起来沉默和蔼的男子,内里却具有强烈的个人气场,说一不二。他又不是霸道,倒像习惯了没有人会有异议,仿佛他说的都是真理。

莱戈拉斯小口呼吸,胸口有被利刃逼迫的恐惧感,预感到这次谈话将有他完全不想听,却不得不听的内容。

“云游诗人要去寻找传说中的神之指,我不能放任他一个人寻死,便外出找他,途中遭遇兽人,所以回来的晚了。”莱戈拉斯原原本本地说道。

“云游诗人。”埃尔隆德很有耐心,说:“就这样?”

莱戈拉斯点头:“就这样。”

“战场上为何丢下你父亲?”埃尔隆德双眼炯炯,深不可测。

“因为,云游诗人用兽人的号角改变了独眼巨人的行动,挽回整个战局,我不能让他死去,让巨石兽人重回战场。”莱戈拉斯顿一顿,凝视埃尔隆德,“领主大人还有什么要指教的?”

埃尔隆德八风不动,唯独眼睛是一切谨言慎行修炼不到的地方,那里有许多超新星正猝不及防地爆发,往脑海深处狂奔而去:“不敢,只是提醒殿下一句。”

他转过来,黝黑的眸子注视着莱戈拉斯,眼神专注:“如若您喜爱一个云游诗人,何不放过您的父亲。”


评论 ( 56 )
热度 ( 89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