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二十五)

这一更只用了三个小时写完,修改足足五小时……捂脸,战斗场面是我的弱点,要写出战争的惨烈,英雄的姿态,要了我的老命了。希望战场上的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没有让大家失望,希望这场畅快淋漓的战争能给大家带来一些鼓励,故事继续,今天是一点五倍的量,祝大家食用愉快!!


 

莱戈拉斯竭力屏住呼吸,不让自己过多接触黑色烟雾,身形敏捷地在兽人军团中穿梭,手中短刃翻飞,在他身侧绽开柔和的剑花,将腐朽皮囊中空泛的灵魂送回地狱。

耳畔要命的低喃根本没有停止过。

阴湿的嗓音喋喋不休地展示着他的强大,规劝莱戈拉斯臣服,许下种种承诺。

它提到最多的名字便是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

谁允许这污浊的声音提起他圣洁的名讳!

刀刃划过胳膊,细细一线伤口淅淅沥沥渗出鲜血。

那声音非但不见减弱,反而歇斯底里。

莱戈拉斯的右眼眶毫无缘由地剧烈疼痛。

似乎那里安放的不是他的眼球,而是烧红的烙铁,疼到骨髓深处。

汗水自周身炸裂,行动渐渐迟缓,举刀斩断飞来箭矢的姿态勉勉强强。他喘息着,精神渐渐涣散,身躯被疼痛支配,一时半会无法缓解。

头顶风声呼啸。

莱戈拉斯抬起右手,短刀架住石人重锤,巨大的冲击力震得他虎口发麻,不由自主地单膝跪下。

耳畔疾风尖锐,莱戈拉斯后仰避过一枚箭矢,左手调转短刀砍削而下。

石人少了半截脚踝,山一般倒在莱戈拉斯面前,巧妙地阻断了面前兽人的攻击。莱戈拉斯依靠着石人瘫坐,在密集的攻击下得到一线喘息。

前方战事如何?联盟军能不能在密集的投石攻击下扭转战局?密林军队损失如何?是谁带队杀入战场?

思绪至此,哪怕疼痛依旧如火如荼,他也无法安然偷闲。

莱戈拉斯强忍着疼痛站直身体向前望去,投石战线过长,损毁的投石器已然修复,正在准备新一轮的进攻。

精灵战线稍稍得以喘息,再一次杀回主战场。

如果不能完全破坏投石器,对联盟大军极其不利。

莱戈拉斯捂了捂右眼,疼痛开始影响他的视力,右眼只能看到一片朦胧的白光。他只得微微眯起眼眸,凭借风声来判断兽人行动方位。

还不是放弃的时候,如果能彻底破坏投石器,整个战局都将变得明朗。

他收敛心神,睁开双眼,疼痛依旧在,可是那双眼眸里闪耀着的宝石般坚定的光,从未改变。

手指舒展开来,随即再度握紧,双刀转出一朵绚丽的银花。他高高跃起,自乌泱泱的兽人头顶越过,足尖轻点独眼兽人硕大光头,借力弹起数米,对准目标,手中短刀笔直下劈,投石器粗壮的长臂应声而断。

一劈中即刻收手,再度跳跃,在无数长矛和箭矢之间腾挪扭转。电石火光之中,又一架投石器底座开裂,歪倒一旁无法使用。

投石器一台接一台损毁。

天色灰蓝,几点残星摇摇欲坠,不知何时起了风,风声呼啸,应和兽人狂躁的嘶嚎,金属碰撞肉体的沉闷,这一瞬间,这片平原不属于人间,恍若地狱亲临。

疼痛加剧,深入骨髓,莱戈拉斯的动作越发迟缓,箭矢贴着他的腰身而过,带走一块皮肉。

衣衫裂开一道口子,鲜血从那里汩汩而出,围绕在脑海的腐恶之气稍散,令他的神志清明许多,右眼也不似方才那样如雾如遮。

他抬眼望去,投石器阵列庞大,数十架已然恢复使用,火焰点燃巨石,高高甩起,燃过空泛的天空,坠落在精灵头顶……

必须要想一个省时省力的法子。

他的目光焦急地转过战场,锁定在吹鼓号角的兽人身上。

石球过于庞大,需要数名巨型独眼兽人合力推至投石器上才能发动。

独眼兽人行动迟缓,反应木讷,依靠号角辨别行动方向。

莱戈拉斯自背上取下反曲弓,挽弓瞄准……

巨石兽人从天而降,吼声如雷,山一般拦在他的面前。

莱戈拉斯敏捷地跃起,躲过巨石兽人横扫而来的流星锤。双脚落地的一瞬间即刻起跃,避开一连串羽箭。

再一次落地,便是兽人密集之处,他踩踏在兽人的头颅之上挽弓疾射。来不及确认是否击中目标,再一次跃起。

愚鲁的巨石兽人甩起流星锤,落在他刚才踩踏过的兽人头顶。无数箭矢追着他的脚步而去,有几枚堪堪贴着他的脚踝而过。

越来越多的兽人朝这里聚拢。

该死的疼痛限制了他的行动,如果没有接应,很难单枪匹马闯出重围。

号角声再一次响起。

无数独眼兽人推动石球,将它们安置在投石器上。

莱戈拉斯耳尖微颤,寻着号角声挽弓,来不及射出,便不得不在利剑到达咽喉之前转身躲避。身后兽人蜂拥,盾牌如林,将他牢牢堵在方寸之间。

巨石兽人甩着流星锤,一点一点靠近。

莱戈拉斯皱起眉,弓箭收在背后,微微沉下腰身,双刀甩出一道银花,准备迎接一场恶战。

突然,包围圈一阵骚动,远处的兽人如水面一般被分开,一人一鹿碾压而至。

莱戈拉斯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瑟兰迪尔!

他整个人笼罩在双刀绚丽的银光之中,悍然从阵前往兽人大军后方杀出一条血路。

莱戈拉斯怔愣地望着他,那双眼睛闪动着神灵诅咒过的光。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在一片嘈杂中疯狂轰鸣。

如果有神迹,就在此刻。

如果有神灵,就在此时。

莱戈拉斯仰望着瑟兰迪尔,忽然有泪光。

如若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们便是应该如此并肩而战。

 

“上来!”瑟兰迪尔一手挥动长剑砍杀兽人,一手向他探来,那姿态仿佛战神亲临,丝毫不见病弱之气。

莱戈拉斯握住他的手腕,被他甩到身后坐定。

“ADA!”莱戈拉斯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只是张了张唇。

“撤!”瑟兰迪尔喘息着催促大角鹿转身,焦急又不可挽回地感受到自身力量的流失。他的手腕轻颤,长刀在手中沉重无比,几乎难以握住。

只要撑到精灵阵营,他们便能获得喘息。

“您怎么来了?”莱戈拉斯一面挥刀斩去两侧涌来的兽人,一面问道。

瑟兰迪尔咬牙不答,每一点体力都不能浪费,在到达安全地带之前,他决不能倒下。

莱戈拉斯唇边带着痛快淋漓的微笑,打起精神防守,双刀如同翻花一般舞得密不透风,一时间光华缭乱,无论是箭矢还是利刃,都不得靠近鹿身半分。他从容仰首避开一支冷箭,又转动手腕,在利剑碰触到鹿腹之前砍掉它主人的头颅。密集的攻击让他无暇顾及瑟兰迪尔的状态,只得尽全力面对不知何时何地而来的冷箭长矛。

投石仍在继续,精灵的号角响起,是分散撤离主战场的急促信号。

主战场上密布巨石留下的斑驳陷坑,数以百计的巨石兽人缓缓起身,带着烈焰和森然利刃耸立战场。

一时间联盟军损失惨重。

“得阻止它们!”莱戈拉斯低喃道。

“整个后方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胜算……”瑟兰迪尔的嗓音极低,如一尺丝线扬在空中,若有若无。

 

操纵独眼巨人的号角突然停止。

投石器匝匝绷紧的声响也在一瞬间安静。

高呼着冲向战场的兽人疑惑地回头,却找不到节症所在。

号角声突然变了调子。

如神迹改变了世界。

无数独眼巨人起身,机械地推着巨石,朝兽人大军碾压而去。兽人军团数目极大,彼此拥挤,无论是回旋或者避退都显得十分艰难。独眼巨人推动巨石,完全堵死了军团后退的道路。巨石沉重,所过之处黑水飞溅,死伤不计其数。兽人死亡坍塌,在巨石后留下一条条深黑色的轨迹。

号角声持续不停,独眼巨人继续前进,丝毫不觉得自己的作为有什么异常。兽人大军顿时阵脚大乱,黑色军团如同煮开了的水一般沸腾起来。格洛芬德尔立刻抓住这个时机,重新组织骑兵追击。

前方是舍身忘死的联盟大军,后有吃错药的独眼巨人推动巨石碾压。

整个兽人军队顿时失控,群起轰然,它们本能地避开石球碾压,彼此拥挤踩踏,更甚者将自己的胸膛送到了联盟军的刀刃之下。

莱戈拉斯跟着瑟兰迪尔乘乱一路朝联盟军靠拢。这样的骚乱简直匪夷所思,一定是有人做了什么。他回过头,疑惑地朝号角方向张望。

一个漆黑的兽人……不,不是兽人,是披着兽人铠甲的精灵,狼狈地半趴在一块巨大石球上,坚持不懈地吹鼓号角,令整个独眼兽人大军发疯的就是他。

萨图诺发现状况不对,立刻着一队兽人朝着他追赶而去。

“ADA !”莱戈拉斯指向吹鼓号角的精灵。

瑟兰迪尔强撑着精神,朝那个方向看去:“莱戈拉斯……来不及……我们赶不过去……”

“必须得去,投石器恢复正常,我们的大军就看不到胜利的希望……”莱戈拉斯深吸一口气,“决不能让兽人重新操纵号角!”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回眸,眼神如此严厉,却又无以为继。

莱戈拉斯是对的。

必须有人破坏兽人的号角,必须阻止投石器继续将巨石兽人投放到战场。

否则,会有更多的战士死去,整场战役都将以可耻的失败告终。

“您先回去,我去去就来!”莱戈拉斯翻身跃下大角鹿,顺手拍了拍它的脖颈,“带陛下去安全的地方!快!”

说罢,露出一个仓促的笑容,毅然转身跃入黑暗之中。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伸出手,却没能抓住莱戈拉斯。

他眼看着莱戈拉斯进入兽人密布的后方,消失不见。

那一刻的焦灼几乎模糊了他的双眼。他仰起头,看着天上的星辰,试图驱散胸臆中奇异的,突如其来又萦绕不去的苍凉感。

呼啸声四起,无数箭矢朝着他扑面而来。大角鹿撒开四蹄竭力躲避,嘶鸣着催促主人定下一个前进的方向。

一枚箭矢破空而来,瑟兰迪尔抬起长刀格挡,却始终慢了一步,羽箭带着森森恶意扎进他的左肩,穿透铠甲,深入骨肉中去。

先是极寒,像雪山上封冻千年的寒铁,接着火热,像堕入到末日火山的焰心之中。

呼吸声粗重,一声紧过一声,疼痛感后来居上,仿佛他身躯里流淌的是烧红的铁水。左臂完全失去知觉,他咬着牙握住箭身,用力拗断。半截残箭顺手掷入兽人的眼眶。

长刀绕身一圈,接触兽人身体时声音如炸裂,长刀去势初竭时,他猛然追身而上,手腕转动,长刀从自己身体侧方猛刺,扎中一只兽人额间。

一击得手,即刻将长刀换手,单手夹住攒刺而来的长矛,奋力催动大角鹿向前疾驰,长矛那一头的兽人拖不住这样的力道,松开双手,即刻被调转的长矛戳穿胸膛。

一冲一撞,将原本聚拢的包围圈冲散,剩下不多的兽人被瑟兰迪尔眉宇间冷峻的杀气所惊迟疑着不敢立刻上前。

实际上,他已经是强弩之末,药效完全消失,整只左臂使不出半点力气,长刀猝然落地。疼痛终于耗尽最后的精力,使他堪堪伏倒在大角鹿的脊背上。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在兽人靠近瑟兰迪尔的最后一瞬间赶到。

鲜血染红瑟兰迪尔的大氅,黎明的微光照拂在他光洁的面颊,惨白的面容灰败如死。

埃尔隆德的面色极其难看,说不准这一箭究竟是射在瑟兰迪尔的肩头,还是射在了埃尔隆德的心口。

他小心地将瑟兰迪尔转移到自己的马背上,紧贴自己的胸膛,那一点若有若无的温热熨帖着他的心肺,是埃尔隆德得以战斗下去的最后依托。

一切都很清晰,一切都很飘忽。

他的面孔像一块来自远古的冰,泛出坚硬的灰白色。

战场突然刮起细微而带着凛冽气息的风,缠绕所有人耳边。

埃尔隆德的维雅。

那一时刻的埃尔隆德显得十分平静,黝黑的眸子里似乎隐藏着一整个苍穹,有星辰轮转,日月起落。

战场上凝结不散的黑烟忽然滚动纠缠,被看不见的力量驱使着,压迫着,即将要撕裂成碎片。

埃尔隆德举起手中长剑。

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他。

无论是愚蠢的石人,还是腐朽的兽人,只能在他的剑下化作尘土和污水。

 

一队兽人朝着号角声靠拢。

巨石上爬着一个身披兽人铠甲的精灵,一头金发隐藏在头盔里,赤着脚,狼狈地伏低身躯,堪堪躲避角度刁钻的冷箭。

兽人以三角阵势向巨石靠拢,嘶吼声此起彼伏,暗哑粗粝,杀气重重。

额头上的冷汗沾湿头盔,心脏剧烈跳动,他依旧按照摸索出的节奏,一丝不苟地吹鼓号角。

一枚雪亮的刀刃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下意识闭起眼,却没有等来致命的一剑。

他缓缓地,缓缓地睁开眼。

第一线照耀在地平线升起,照耀昏聩大地,撕裂黎明的灰霾。

一个人立在他的面前,顶天立地,所有的伤害都止步于他的面前,不得靠近半分。

“继续吹!不要停!”莱戈拉斯挥舞着双刀,身形敏捷,出手凌厉,将兽人密集的进攻分割成几个点,彼此无法联合呼应。

黑烟缭绕,莱戈拉斯跳跃厮杀的身影渐渐被那层烟雾遮挡,但双刀的锋芒依旧锐利夺目,在蒙昧之间左劈右砍,上下翻飞。速度一时快,一时慢,但那杀气腾腾的锋锐始终不改。

兽影重重,接踵而至。它们不急于蜂拥上前,只是围绕在侧,血红冷酷的瞳仁与他幽幽对视。

莱戈拉斯有些急躁,疼痛如影随行,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二人立于光秃秃的巨石之上,无依无凭,救援遥遥无期,兽人源源不绝,未来呼之欲出……

一旦心慌,攻势难免减弱,兽人立刻感应到其中变化,立刻反扑。前赴后继,如洪水泄地,单凭他二人之力,终究无以为继。

结局似乎已经注定。

“已经很好了……”他一面鼓起腮帮子吹奏号角,一面仰头去看莱戈拉斯矫健的身形,“能和这样的英雄并肩作战,死亡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一声振聋发聩的号角呜咽而起,一波三折,在战场上回荡不已。

莱戈拉斯面前兽人突然掉转方向,比来时更加迅速地撤离。

不过转瞬,这块大石之前便看不到兽人的身影。

不止大石,整个战场的兽人军队全线撤退,退潮一般消失的干干净净。

莱戈拉斯站在巨石上,朝迷雾山脉的方向眺望。

兽人洪水一般涌向那里,洞口上方凸起的岩石上,立着一头硕大的座狼,萨图诺的眼神阴鸷地望着战场。

血凝结成的暗红色,流淌着火山熔岩般的眼睛,炯炯然。

战事远没有结束。

莱戈拉斯知道。

 

巨石上的精灵终于松一口气,翻了个身,四仰八叉地瘫在那里。

“你有没有受伤?”莱戈拉斯对着他伸出手。

“感谢您,莱戈拉斯殿下。”他摇摇头,缓缓地摘去头盔。

“杜林伦?”莱戈拉斯惊讶地望着他,“怎么是你?”

“中土除了我这个吟游诗人,还有哪个精灵会吹兽人的号角呢?”杜林伦笑起来,眼眸快活地眯起,“看哪,太阳升起来了……”


评论 ( 24 )
热度 ( 113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