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二十四)

这一章的战斗还是比较顺利的,瑟兰迪尔为了叶子孤身杀入兽人军团后方,领主终于做了决定,他们的未来如何,只能听花匠细细道来啦

(早上漏发一段开头,现在补上,非常抱歉哈,影响阅读体验了~)

“糟了!”莱戈拉斯远远地瞧见密林阵营空无一人,发狠地催促胯下战马,朝着战场一路疾驰。

大军拔营,是谁做的临时指挥?嘉德思安?赛洛芬?不,不可能,他们无权驱使密林大军,剩下的可能呼之欲出,让他的心脏为之抽紧。

在这样的时刻迟到,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杜林伦的马蹄声被远远抛在后面,莱戈拉斯顾不了那么多,只是伏低身躯疾驰,恨不得补上一对翅膀,立时三刻飞到战场之上。

远处的平原呐喊如浪潮一般,兵刃撞击声铿锵可闻,不等莱戈拉斯靠近,无数小太阳自地平线升起,照亮灰蒙蒙的天空,带着不祥的烈焰落在精灵联盟大军之中。

莱戈拉斯怔愣一瞬,调转马头,朝着山脊绕道而行。

杜林伦徒劳地喊了一嗓子,催促着马儿紧追莱戈拉斯而去。


三刻钟前。

兽人大军自迷雾山角潮水般呼啸着上前,一时间尘土遮盖火把的光芒,将黎明前的混沌涂上更深沉的黑暗之色。

风帆大旗在火光中高高耸起,座狼的嚎叫此起彼伏。

黑压压看不到尽头。

格洛芬德尔在马背上眯起双眼。

“比想象中还要多……”埃尔隆德皱着眉,手中长剑闪过一道寒光。

“那是谁?”格洛芬德尔指向兽人大军中央。

一个高大的兽人骑在一匹巨狼身上,在兽人的簇拥下,走到了队伍的最前头。

火把光线跳跃,隐约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

“没有见过。”埃尔隆德摇摇头,“自从上一代兽人首领死亡,就没有听说过他们之中有新的首领诞生。”

 

“中土的其他生灵们。”兽人粗哑的嗓音透过铁片环绕出的简易扩音器传播开来,“我是萨图诺!记住这个名字!他将是你们永远的主宰!是你们将要仰望的神灵!”

这片土地骤然安静下来,座狼轻轻踏着前爪,嗜血的眸子划过精灵大军,背上的兽人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硕大的光头上穿过无数黑色圆环,黑烟自这些孔洞中缭绕不止,他冷哼一声接着说下去:“丢掉那可笑的信仰,为我臣服!献上你们的鲜血和灵魂,成为黑暗之神的一部分!享受永恒的热焰与宁静!”

矮人军团发出一阵爆笑声:“这货八成是个傻子吧?”

“看那,那个人脑子被门挤过,他喜欢火烧屁股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兽人眼底肌肉微微一跳:“你们当然可以嘲笑!当黑暗之火焚烧到你们身上的时候,你们才会懂得敬畏与懊悔!”他的语气越发阴沉,丝丝冒着寒气。

矮人们笑得越发放肆:“是啊,老兄,你着火了!烟大的这边都看得到呢!”

这下连严肃的精灵军团都漏出一两声嗤笑。

萨图诺彻底被激怒,眸子里闪过雷雨般厚重的阴霾,他咬着牙,高举右手,猛地向下挥去。

乌云般静止的大军骤然活动起来,荒野上密布的人影是沸腾的黑海,向着联盟大军呼啸而来,喊声齐鸣,直震苍穹。

“弓箭手准备!”格洛芬德尔举起寒光四溢的长剑,在阵营中高喝。

瑞文戴尔骑兵后退,密林弓箭手上前,高耸的盾牌一片片插入地表,左右相衔,盾牌上方出现无数只利箭,直指兽人大军。

“放!”

羽箭腾空而起,在空中呼啸着划出弧线,铺天盖地朝着兽人而去,密密麻麻的破空声如同乌蜂出巢,朝兽人掀起的潮汐叮去。

第一轮箭矢尚未落地,骑兵已然越过盾牌,战马嘶鸣,手中长矛利剑闪耀着寒光,迎着兽人直击而上。

箭矢落入兽人中间,炸裂一片黑色污水,将丑恶的灵魂涂抹在裸露的地表上,而更多的兽人踩踏着蜂拥而上,对死亡没有丝毫畏惧。

战士的利刃划开腐恶的躯体,斩断恶魔存世的皮囊,却不料释放出更多的恶魔,在半空中漂浮。

整个战场黑烟缭绕,空气中腐败的恶臭扑鼻。哪里是战场,分明是乱葬岗才会有的气味。

精灵金银二色的铠甲和乌黑的兽人杀至一处,如不同颜色的潮水撞击吞合,绽裂出无数红黑色的浪花,将大地浸染。

 

萨图诺阴沉着面颊,默然地看着兽人大军一批批倒下,精灵前锋由格洛芬德尔带领,收割稻谷一般碾压而来。

他挥了挥手。

兽人的号角呜咽聒噪。机械投石车转动轮轴,匝匝声中绷紧投勺,烈火点燃巨石,蓄势待发。

 

空中传来巨大的呼啸声,格洛芬德尔和埃尔隆德同时抬头,望见漫天火红岩石带着烈焰高速坠落,砸向大地。

巨石砸落人群密集之处,撞击出惊人的坑洞,高温掠食人体,悲鸣此起彼伏。

待火焰燃尽,巨石从中间裂开,伸展出手脚,变成高大石人军队,石斧与利剑在他们手中挥舞,锋刃冷然。

在他们身后,冒出无数獠牙森然的座狼,周身缭绕黑雾,身上端坐着巨甲兽人,兽与狼的眼神都是青灰色,枯竭冰冷。

一时间精灵阵列大乱,彼此相顾不暇,无数英勇的身躯倒下,再也没有声息。

“散!”骏马奋蹄长嘶,格洛芬德尔身着素白战甲策马扬鞭,瞬间从阵列中跃出,长剑出鞘,如银色电光劈裂长空,石头巨人碎裂倒地,硕大的头颅压砸而下,座狼躲避不及,拦腰砸成两截,后腿兀自踢动不已。

精灵大军从战场中间朝两侧褪去,比潮水起落更为迅猛。

兽人大军冲入战场正中,密集程度如同群蚁出巢,彼此之间互相挤压,几乎没有腾挪的余地,黑烟扩散,攀升,持续凝结。

格洛芬德尔将长剑自兽人的咽喉中抽出,直指天际:“射!”

是投矛。

遮天蔽日。

第一轮投矛尚未落地,第二轮已然蓄势待发。

密林精灵的长矛上镶有倒钩,锋锐无比,矮人的长矛沉重,能轻易穿透铠甲或骨骼。

整个战场都是措手不及的兽人战士,除却一部分石人损失较小之外,大半化为黑水。

“杀!”格洛芬德尔孤零零立在在战场中央,以他为中心,方圆百米的土地皆是漆黑如墨。白色铠甲沾染兽人污浊的黑水,却不曾玷污他凛冽的眼眸,他高高扬起利剑的模样,是神的指引。

箩林步兵一马当先,抽出长刀,涌入战场之中。密林士兵紧随其后。

战斗。

兽人大军立刻反击。怀着愤怒,但并无恐惧,尽管没有灵魂,杀戮依然驱使着他们本能地战斗。

精灵和人类,矮人汇成的大军舍生忘死地战斗。

这之间不难发现英雄们的身影。

格洛芬德尔,埃尔隆德,瑟兰迪尔,甘道夫,巴德,哈尔迪尔……

他们奋勇向前,用肉身与邪灵对抗,用生命换取光明的未来。

 

兽人的号角呜咽,刺耳难忍。

瑟兰迪尔的双刀闪过锋锐的光芒,切掉兽人大半头颅,又弯腰避过横劈而来的长矛,抽空子回眸望去。

天色晦暗,远山苍茫如死。天地相交的尽头,无数投石器蓄势待发。

“退!”他奋力用双刀斩去面前兽人挥舞石斧的手臂,策鹿转身,“退!”

“退!”埃尔隆德的目光在他身上短暂停留,立刻高声喝到。

战况胶着,大部分战士一时间无法顺利撤退到安全地带。萨图诺显然不顾及战场中央的兽人军团是死是活,只要能拖住联盟军团,它们死活又有什么要紧。

投石如蝗。

带着烈焰的巨石呼啸而来,埋葬战士们年轻的生命。

无数巨人自火焰中直立身躯。

他们笨重且力大无穷,很难一刀毙命。

除却轻盈的精灵,人类和矮人极难逃脱他们的杀戮。

瑟兰迪尔收拢缰绳,回眸望去。

无数生灵在巨斧中倒下,精灵,人类,矮人。

一支密林军队在前方遭遇重重包围,不断有精灵死去,鲜血将地面一层层涂抹,遮蔽恶毒诅咒,是苍凉土地上盛开的圣洁花朵。

苍蓝色的眼眸中倒映漫天血红。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的呼喊声渐渐逼近,急切焦灼。

瑟兰迪尔毅然调转鹿身,迎着投石的方向狂奔而去。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心悬到半空,立刻调转马首,追着他一路逆行而上。

大角鹿低垂头颅,数只粗壮尖锐的角叉收割机一般挑起兽人笨拙的身躯,只待瑟兰迪尔手中利剑一闪,前方再无障碍。

呼吸陡然变得沉重,身躯也不似之前敏锐。瑟兰迪尔狠狠咬住下唇,唇齿间都是血液的腥甜,涣散的注意力渐渐清明。

双刀横扫,所过之处黑潮四溢。

埃尔隆德紧跟着他向前,替他斩去横生的长矛,暗投的利剑。浑然不顾自身琐碎的伤口。

巨石隆隆落下,将绿草花朵焚为灰烬。

前方不能撤退的精灵露出绝望神色。

直到他们的王从天而降,将包围圈撕出一条裂口。

“撤!”瑟兰迪尔咆哮着,和石人杀至一处。

双刀沉重,架着石人的利斧,手腕微微颤抖。

他用余光扫视身侧。

密林精灵杀出包围圈,朝格洛芬德尔处聚集。

好极了,目前包围圈里还剩两个精灵。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的长剑探过来,挑开瑟兰迪尔架着的利斧。寒光闪过,内圈兽人垮塌下去。兽人包围圈再次缩紧,二人在坐骑上,极难伸展。

“要阻止投石!”瑟兰迪尔喘息着喊道。

“我知道!”埃尔隆德劈杀着面前的兽人,“格洛芬德尔会想办法……”

呼啸声再一次响起。

瑟兰迪尔近乎绝望地仰首。

稀稀拉拉落下两三枚石头。角度不对,砸死的大多是兽人。

埃尔隆德乘兽人阵脚大乱,催促瑟兰迪尔和他一起撤离。

瑟兰迪尔回眸。

兽人阵营深处,火光照耀出纤瘦矫健的身躯。

他在兽人的阵地里穿梭,挑断投石器的皮索,杀死点燃火把的兽人,手法极其轻盈迅猛,连残影都极难捕捉。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呢喃道。

“走!”埃尔隆德再一次催促他。

瑟兰迪尔凝神看去,越来越多的兽人包围住投石器,莱戈拉斯起跃的姿态略微凝滞,不知是受了伤,还是被什么东西影响,身影微微摇晃,侧身躲避长矛的姿态有些勉强:“他需要支援。”

“你我都清楚他的身手,他是全中土最敏捷的战士。”埃尔隆德语速飞快,一面刺穿兽人的胸膛,一面握住瑟兰迪尔的手腕说下去,“他可以平安归来,而你不能冒险!”

火光之下,埃尔隆德的面庞被浓浓的忧虑涂抹,他压低嗓音,幽幽地盯着瑟兰迪尔的双眼:“药效快要过去了……”

瑟兰迪尔弯了弯嘴角,眼神紧紧追着那抹灵动的身影,神色坦然温厚。他一言不发地挣脱埃尔隆德的手,策鹿急奔,兽人如潮,大角鹿双蹄腾空,竟然从兽人的头顶一跃而过。

埃尔隆德冷汗沾湿脊背。

没有犹豫的时间,也没有喊上援兵的回寰,埃尔隆德揽紧缰绳,朝着瑟兰迪尔的背影埋头苦追。

 

无数兽人如海浪一般前赴后继,很快瑟兰迪尔的身影便消失在视野里。

埃尔隆德手腕转动,长剑挽出一串凌厉的寒光,收割一般砍杀阻拦他去路的兽人。漫天都是浓稠的黑雾,以及高高溅起的黑色污水,瑟兰迪尔的金发在视线尽头一晃而逝,再想寻找,便看不分明。

埃尔隆德上半身向前探出,双眼睁大到极致,在浓郁的黑色之下搜索那一抹令他魂牵梦绕的身影。

他的面庞上有掩饰不住的惊慌,那不是在懊恼自己的无能,而是赤裸裸的,纯粹的恐惧。人生太漫长,太多遗憾,谁都不知道自己要多拼命才能在夜深人静时忍住眼泪。

他发疯一般地砍杀,冲刺,口中喊着他的名字。

这一刻,他什么都不想顾忌。

只要他们能活着离开战场,他就向他求婚。

无论是被他的长剑戳出两个窟窿还是被他嘲笑到下一个纪年。

只要结局不再是离散,不再是告别……


评论 ( 57 )
热度 ( 81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