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二十三)

瑟兰迪尔持剑上战场,有人欢喜有人愁,密林将士迎来了国王,气势大增,埃尔隆德看见瑟兰迪尔披挂上阵,气的差点吐血。王子殿下人在何处?这场战役又将引来什么样的故事呢……


 

小道曲折,在峡谷和山峰之间穿梭。白马四蹄如飞,穿越障碍与沟壑,没有什么能阻挡它的步伐,除了……

“座狼!”杜林伦收拢缰绳,白马前蹄竖起,发出悠长的嘶鸣。

一队兽人从山岩的那一面缓缓而出。

十数只座狼,几十名兽人,缓慢而笃定地上前,呈半包围姿态,冷冽地望着他。

最初的惊慌渐渐消散,杜林伦调转马首,立刻朝小路狂奔而去。

座狼的咽喉深处的咆哮紧迫,浑浊的气味几乎就要触到马蹄。

“自己逃命去吧!”杜林伦拍拍马颈,一个起跃落在山崖边,身躯划过碎石,朝峭壁滑落下去。

在坠落的最初一秒,他伸手握住峭壁上凸起的小树根,比孩子手腕略细的根茎险险扎在陡峭的崖壁,担住他下坠的身躯。

“维拉庇佑!”杜林伦的心还未放下,悬崖上方赫然出现座狼硕大的头颅,涎水自粗壮的利齿上滴落,眼眸里凶光闪耀,似乎随时都会一跃而下,将他撕成碎片。

杜林伦在半空中晃荡着身体,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汗涔涔地凝视着座狼杀气蒸腾的金黄色眼眸:“出身未捷身先死,这也太不捷了,至少让我走到魔多吧……”

一声哀鸣响起,是挨了打的座狼发出的尖锐鸣响,紧接着兽人的咆哮此起彼伏,肢体撞击声清晰可闻。

这是怎么了?

杜林伦不敢细想,他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眼前座狼森森利齿上。

“果然,吟游诗人只适合活在和平年代……”他呢喃着,“真可惜,作为传令兵,我还没有完成过一项任务呢……”

座狼庞大的头颅突然回缩,之后寂静无声。

莱戈拉斯漠无表情的面庞出现在上方:“上的来吗?”

杜林伦怔愣片刻,一叠声答应:“我可以的!”

一分钟之后,杜林伦跌跌撞撞地爬上悬崖,半坐在石头小径上大喘气;“您怎么来了?”

他扫一眼身侧,座狼的尸体断成两截,切面平滑光整,是极快的刀法。山崖上到处是类似人形的黑印,那是兽人死亡后唯一留下的痕迹。

“你骑走的是我的战马。”莱戈拉斯抱着胳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我很抱歉。”杜林伦的眼神平静,看起来并没有多少抱歉的意思,“我不知道它跑去哪儿了。”

话音刚落,白马踏着细碎的步伐,小跑到莱戈拉斯身边,将自己的鼻梁伸到莱戈拉斯的手掌下。

“你要去末日火山?”莱戈拉斯拍了拍他的战马。

“是的,神之指真实存在,我们可以……”

“就凭你?”莱戈拉斯粗鲁地打断他的话,“你离营地不过二十里,已经算是死过一次了。”

“是啊……”杜林伦眼里的热望渐渐衰败,他垂下眼眸,慢慢腾腾地站起来,扑打扑打脏兮兮的长袍,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笑容,“谁还没有不自量力的时候呢……”

“走吧,和我回去。”莱戈拉斯的的目光在他的面颊游移,最终缓和了口气,“大战将至,密林战士在等我。”

“我要去找神之指。”杜林伦收起一贯温和的表情,坚定地像一个真正的战士,“找到它,带它回来!”

“恕我直言。”莱戈拉斯微微侧着脸,湛蓝眼眸内一丝笑意都没有,“大战迫在眉睫,即使诅咒四起,一时半会儿也操纵不了精灵。而你执意要去末日火山,或许活不到明天天亮。”

“嗯。”杜林伦坦然地望着他,眼神里有星辰轮转,嘴角的红痣鲜艳如血,“精灵战士们可以等,而你不能。”

“你说什么?”莱戈拉斯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有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火焰从骨子里冒出来,心脏急促狂跳,嘴唇和舌头像是被黏住了,干得冒火。

“你身上有巫术的痕迹。”杜林伦走近他,手指拂过他的手腕,极轻,“你用放血的方式来阻止它控制你……作为一个战士,它令你虚弱无比。”

“你怎么会知道?”莱戈拉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冷淡地问道。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你没有听。”杜林伦说,“你的外伤不严重,可是你身体里有巫术,它在吞噬你。”

“就算是这样。”莱戈拉斯放松下来,微微眯起眼眸,他并不为自己担忧,也不惧怕后果,只是纳闷地打量着杜林伦,“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杜林伦耸耸肩,看起来非常愉快:“或许我救了你,能成为密林的座上宾。”

莱戈拉斯丝毫不觉得哪里可笑:“你说什么?”

“我不是战士,不擅长打斗,两军交战我就是累赘。”杜林伦叹息,垂首的模样像瑞文戴尔壁画里描绘过的某位神祇,“如果能找到神之指,能让你和其他精灵远离巫术的折磨,或许是我唯一有点用处的地方。”

莱戈拉斯后退一步,神色不耐:“开什么玩笑。”

“就当它是一个玩笑吧。”杜林伦指了指山崖,“我会平安到达末日火山,那里有一条隧道,穿过它,就能远离兽人密布的迷雾山脉,之后的路都不难……”

“末日火山在魔多!”莱戈拉斯再一次粗暴地打断他的话,“我不会看着你去送死,也没有时间和你一直纠缠,要么跟我走,要么被我打晕运回去,你自己选!”

杜林伦抿着唇,看得出他在生气,片刻之后,他还是低下头颅,用一种尽人事听天命的语气说道:“我和你回去。”

 

“殿下呢?”嘉德思安急躁地行走在军营,从数千战士中准确地抓住赛洛芬问道。

“不是和你一起去参加会议了吗?”赛洛芬立刻放下手中的安排,跟着嘉德思安向外走。

“开完会议之后就不见了,他的马也不在马厩。”嘉德思安气急败坏地往前走,“没有殿下的手令,大军无法移动,可是埃尔隆德领主大人已经下令大军提前集结!”

赛洛芬倒抽一口冷气:“维拉在上!我们该怎么办?”

嘉德思安阴沉着脸,烦躁地叉着腰,不时瞟一眼瑞文戴尔高大的城门:“实在不行,就只能叨扰陛下了……”

赛洛芬的脸色越发难看:“陛下身体不适,兵权已经完全移交给殿下,这个时候……”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嘉德思安暴躁地打断赛洛芬的话。

赛洛芬噤声。

 

瑟兰迪尔被侍女唤醒,睁开眼的很长一段时间头脑完全空白。

那是一种几近麻木的状态,生命中的平衡已经被完全击碎,在混沌里跋涉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向何处,麻木地坚持着,等待一切结束,无论用什么方式都无所谓,只要尽快。

他很快便醒悟过来,没有结束,至少眼下绝不是结束的时候。

他坐起来,揉了揉面颊,深深吸一口气:“让他们进来吧。”

 

“My lord!”嘉德思安抚心,毫不掩饰面积上的焦灼,“兽人大军在瑞文戴尔集结,大战即将开始。”

“是吗。”瑟兰迪尔脸上的表情十分阴郁,“你们准备好战斗了吗?”

“是的。”嘉德思安欲言又止,双手微举,又不知道该选什么措辞才不至于惹得陛下动怒。

“说吧,是什么原因让你来找到我。”瑟兰迪尔心平气和地问。

“大军行进,需要殿下的手谕……”嘉德思安的嗓音十分艰涩,带着一种犹豫中渗着痛苦的声调,“殿下失踪了……”

那一瞬间,瑟兰迪尔的表情难看至极。

如天风海雨,如山崩地裂。

嘉德思安立刻垂下头去,噤若寒蝉。

“取我的战甲来。”瑟兰迪尔的嗓音极淡,带着山雨欲来前的宁静,轻声道。

“陛下,您只需发号施令……”嘉德思安硬着头皮劝慰道。

“现在。”瑟兰迪尔起身,带来沉重如山的压迫感。

嘉德思安身体僵硬,勉强维持表面的平静,只是垂在身侧的双手,掌心里全是冷汗。

 

大军集结,唯独密林军团群龙无首,数万将士在阵营中翘首而盼,得到的消息是一等再等。

偶尔有箩林的士兵路过,眼中尽是讥诮:“看那,那是密林精灵,到现在还没有个看得过去的阵型,别是来旅游的吧?”

这一举动无疑是一碗冷水倒进滚沸的油锅,瞬间阵营便炸开了花。

“殿下不会不理会的!”

“可恶的诺多!”

“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

“谁来指挥?”

“传令官说过什么吗?”

一阵熟悉的号角声打断了窃窃私语。

所有的战士在那一瞬间挺直脊背,目光敬畏地望着前方。

是瑟兰迪尔,穿着银灰色铠甲,端坐在大角鹿之上。一双苍蓝色的眸子漠无表情,凝定如玄铁,姿态中气势万千,他所到之处,人们便看不见其他。

他的到来,打碎了慌乱的谣言,如同如同第一线晨曦照耀进林海深处的阴霾,阳光蒸腾腐朽之气,温暖与希望重回大地。

“布阵,出发。”他的嗓音低沉,几近温和,波澜不惊之间带着浓厚的威严与压迫感,是千锤百炼的国王应有的傲慢和自信。

 

密林军队准时出现在瑞文戴尔的骑兵阵列之后,严格按照部署排列整齐。

大角鹿迈着稳重的步伐一路向前,与格洛芬德尔汇合。

“你怎么来了?”埃尔隆德气急败坏地策马上前,横转马身拦住瑟兰迪尔的去路。

“让开!”瑟兰迪尔横他一眼,表情中透着身经百战才会有的无所畏惧。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翻身下马,走到瑟兰迪尔身侧仰望着他,“你不能上战场!”

“这原本就是我的使命,我的子民为了密林而战,作为国王怎能屈居人后?”瑟兰迪尔嘴角上带着笑意,看不出是感慨还是孤独,“埃尔隆德,我们多久没能并肩而战了?”

“莱戈拉斯呢?他应该替你出战!”埃尔隆德额头的青筋暴起,是强行压抑愤怒的结果,“我简直不能想象,他在这个时候抛下密林干什么去了?”

“谁知道呢?”瑟兰迪尔无所谓地瞭望前方,似乎一点动摇都没有,“或许王子殿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他不是懦夫,你知道。”

“我知道……”埃尔隆德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说辞咬在舌尖,连续几个深呼吸着平复情绪,从怀里掏出一只琉璃瓶递给瑟兰迪尔,“把这个喝了。”

“什么?”

“能在短时间内恢复你的精力,效力不长,聊胜于无。”埃尔隆德粗声粗气地说道。

瑟兰迪尔接过琉璃瓶,一饮而尽,几乎是转眼之间,他的神色便锐利起来,青灰色的面庞浮出一丝血色:“好东西啊。”

埃尔隆德还想叮嘱几句,林迪尔策马上前:“lord!金花领主找您。”

埃尔隆德点点头,看一眼瑟兰迪尔,转身上马。

黎明将至,夜空进入最后的黑暗。

兽人的嚎叫接二连三响起。

大战迫在眉睫。


评论 ( 48 )
热度 ( 80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