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二十二)

大战将即,巫术控制了兽人,将他们变成死军,那么即将与之交战的精灵和人类又将如何?诗人杜林论能找到神之指拯救精灵被巫术控制的命运吗?


“维拉庇佑……”杜林伦拿着长剑,姿势格外滑稽,密林战士的盔甲套在他的身上,看起来像是要去表演宫廷滑稽剧,“我不是战士,甚至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格斗训练,你们看不到吗?我没有战士发辫!”

“是吗?”一道低沉的嗓音插进来,上前帮助杜林伦穿戴盔甲的战士们迅速散开。

“嘉德思安大人。”战士们垂下头颅,恭敬而肃穆。

杜林伦眯着眼睛看向来人,神色温柔又好奇:“您好。”

“既然你不是战士。”嘉德思安傲慢地扶着腰间的剑柄,挑剔地看了看他,“那就作为医疗队,收治伤员吧。”

“感谢您。”杜林伦松一口气,放下长剑,眼神明亮地望着来人,“您真是一个好人,我一定会尽心做好护理工作的。”

周遭的战士没有忍住,漏出一两声嗤笑。

杜林伦疑惑地环顾四周:“怎么?医疗队是很可笑的事吗?”

“医疗队并不可笑。”

莱戈拉斯的嗓音响起,所有的战士抚心行礼,周遭鸦雀无声。

“不要用医疗队来羞辱吟游诗人。”莱戈拉斯走进人群。

他的眼眶微红,面庞严肃,像是经历一场大战,踏过无数山川河流,从精神到肉体都疲惫至极,却不打算休息。

“是。”嘉德思安从善如流地垂下头颅。

“你不会用剑?”莱戈拉斯望着杜林伦。

“我不会格斗,但略通医术,熟识草药,可以帮上忙。”杜林伦望着他,眼神热切,“战场会需要医疗救护。”

“我们的医疗队,”莱戈拉斯看他一眼,指了指另一处营帐,“是伤残和小孩子,但凡健康成年精灵,不论男女,都是战士。”

杜林伦的笑容定格,眼神闪烁出一抹失望,叹息含在齿间,幽幽然:“是吗……也对,战争时代,吟游诗人是最没有用处的废物,给您添麻烦了。”

“我还缺一名传令兵,如果你的脚程够快的话。”莱戈拉斯说完,朝嘉德思安走去,“集结定在什么时候?”

“明天黎明,殿下。”嘉德思安立刻跟上他的步伐。

“很好,吩咐军队原地修整。你和我一起去见领主,参与阵型设防会议。”莱戈拉斯的脚步稳健,态度坚定,没有一丝犹疑胆怯,是一个真正王子该有的样子。

杜林伦看了看身边的战士,凑过去问:“传令兵应该做些什么?”

士兵看怪物一样地看了他几秒:“跟着王子殿下,他有什么吩咐,你去跑腿。”

“哦~”

“殿下走远了。”

“啊?”

“你是传令兵啊!”

“嗯?”

战士的态度从“啧啧”转脸一变,成了“啧啧啧啧啧啧啧……”

杜林伦终于醒悟过来,猫着腰狂追,盔甲叮叮当当滚落一地。

“这人怕不是一个傻子吧?”战士们交头接耳。

“那就对了,傻也算残疾的一种,去医疗队没毛病……”

 

埃尔隆德的帐营里透出辉煌的光芒,数位领主将领齐聚一堂,他们中的每一位都背负着传奇,是中土遥相传颂的英雄。

此刻他们在这里聚首,脸上的表情都不轻松。火把熊熊燃烧,照亮众人的面庞,将阴影投在他们身后的帐幕上。

“瑞文戴尔,幽暗密林,箩林。”埃尔隆德在地图上画出一个三角形,“首先发现兽人踪迹的是密林,自黑森林的边缘起,横跨迷雾山脉,到达瑞文戴尔。短时间内聚集数以万计兽人大军,直指精灵阵地。”

“让人费解。”箩林的哈尔迪尔微微摇头,“我在一天前接到的信息,只是勉强一万军队,可是眼下看来……”

他的目光朝营帐大门瞟去:“五倍不止。”

“它们怎么能如此之快,并悄无声息地抵达这里?”格洛芬德尔抱着胳膊,浓眉微蹙。

“地道。”林迪尔指了指地图,代替领主答道:“它们凿穿了迷雾山脉。大军隐藏在山脉之下。”

“也就是说,会有这样的可能,山脉之下还有兽人!”莱戈拉斯低声道。

“需要派人去打探。”巴德摸着下巴,眉目紧锁。

“如果在这之前,兽人大军已然宣战呢?”哈尔迪尔摇头,“我们兵力不足。”

“兵力不是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浑厚的嗓音在营帐外响起。

“甘道夫!”埃尔隆德神色一松,疾步走出营帐,“希望您带来了好消息。”

“好消息?不,领主大人,我这里只有糟透了的坏消息……”巫师从马上下来,历经沧桑的面庞上没有笑容,说话斩钉截铁,不存在一丝一毫犹疑。

营帐里每一个人都谦逊地起身向这位可敬的巫师行礼。

“兽人的军队,是死军。”甘道夫的嗓音和他的魔杖一起落地,笃笃有声。

“什么意思?”嘉德思安问道。

“他们不再拥有灵魂,空有躯壳,被巫术支配,只知道杀戮与掠夺。”深深的忧虑隐藏在甘道夫的每一道皱纹之下,“而我无从破解这样的巫术。”

“是不能杀死它们吗?”哈尔迪尔追问道。

“不,它们会死亡,肉体消融,留下一滩黑水,浸润大地。”甘道夫点燃烟斗,深吸一口,淡蓝色的烟雾缭绕,遮挡他的愁容,“可是那股力量是不会死亡的,它会寻找下一个宿主。”

“如果我们杀掉大部分兽人……”巴德谨慎地开口,“我是说如果……”

甘道夫看他一眼,眼神中有怜悯,不单是对巴德,而是对整个中土所有善良的族群:“它会感染人类和精灵,只要你心里有一丝丝恶意,它便会察觉,那是它赖以生存的土壤。它会在你的灵魂里扎下根须,无限放大你的恶意,直到你的灵魂完全被吞噬。最终成为死军。”

巴德倒抽一口冷气。

空气安静下来,唯独剩下甘道夫吸烟发出的轻微吧嗒声。

“有办法封印它吗?”埃尔隆德按着额头,“除了婴儿,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有执念,我们无法从自身防御。”

“我还在寻找,在这之前,或许大战无可避免。”甘道夫叹息,他的眼神缓缓扫视四周,在每个人脸上投下意味深长的一瞥,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奇异的不安。

“研究阵型吧。”格洛芬德尔指了指地图,“事实证明它们并不比普通兽人更耐打。”

“只是杀死它们之后,要小心无孔不入的黑烟。”甘道夫挥了挥烟斗,“别被邪恶的力量侵蚀。”

“怎么做?”巴德问。

“做不到,”莱戈拉斯低声道,“除非死亡。”

“也就是说……”哈尔迪尔的面庞上露出一股痛苦之色。

“一旦大战开始,战场的情况便不可控,将有大量士兵倒戈,整个战场都会变成修罗场……”巴德的额头渗出汗水,他惊疑不定的目光在甘道夫面庞巡视,想要从他那里得到否定的答案。

“也没有那么糟。”甘道夫收起烟斗,“侵袭需要时间,和个人意志力有关,完全控制一个精灵需要十分漫长的光阴,人类也一样。”

“如果单是抵抗邪灵入侵,或许我有办法。”

所有人都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

一个胸前套着歪歪扭扭胸甲的精灵从容不迫地抚心:“甘道夫也知道这个方法。来自古老的迈雅传说。”

“神之指。”甘道夫点点头,“我以为知道这个传说的精灵不多。”

杜林伦对着甘道夫行礼:“我对远古的历史有一点研究。”

“问题就在这里,传说中神之指可以抵御一切邪恶,保护灵魂不被诅咒或者巫术侵犯。”甘道夫磕了磕魔杖,“没有人见过神之指,甚至不知道这个奇特的名字对应的是什么。植物?岩石?宝石?金属?偌大的中土,要去哪里寻找呢?”

“有一首歌里提到过神之指,我们不是没有希望。”杜林伦说下去。

“好吧,它是什么?它在哪里?”

“它在末日火山的尽头,究竟是什么,要亲自看过了才知道……”杜林伦的嘴角抽动一下,像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笑容。

没有人笑。

“如果感染问题不是那么首要,那么先看看作战计划吧。”埃尔隆德看了格洛芬德尔一眼。

“可是……”杜林伦反驳道,“我们不能拿所有的战士去冒险!”

“那么,且不说这个神之指究竟存不存在,单说谁能到达末日火山的尽头呢?”格洛芬德尔比了个停,“谢谢你,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大军压境,至于传说和神话,更适合和平年代。”

杜林伦求助地望向甘道夫。

甘道夫对着他摇头。

“我来做前锋吧。”格洛芬德尔的嗓音平淡而低沉,“瑞文戴尔骑兵作为第一线,密林射手第二线,箩林步兵补充,侧翼交给巴德和孤山,霍德比葛的矮人军团黎明之前能抵达。接下来……”

杜林伦失望地叹息,看一眼专注盯着战场分布图的诸位英雄,悄然退出营帐。

夜风很凉,偶尔有虫鸣,很快被座狼的咆哮压过。

空气里有腐朽的气味,来自死亡与地狱。

“你们会需要神之指的……”他低声呢喃着,目光拂过莱戈拉斯的背影,又转身朝末日火山的方向张望。

不算太远,如果有一匹健壮勇敢的马,他能在所有的精灵都遭受巫术折磨之前走完这个来回。

虽然没有战士能到达火山底部,说不定神会对吟游诗人网开一面!

他朝着密林的马厩跑去,姿态决然而坚定。

马蹄划开浓稠夜色,起落之间溅起无数水花,杜林伦伏低身躯,紧贴马背:“加油啊,我们的时间不多,要赶在所有人都发疯之前……”


评论 ( 47 )
热度 ( 94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