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二十一)

领主窥探了瑟兰迪尔的过去,也预言了他们的未来,战事在即,一切真的会朝着他的预言靠拢吗?


“也很好,不是吗?”瑟兰迪尔后退一步,他的手指如夜色一般冰凉,安静地躺在莱戈拉斯的掌心里,“总是一条出路。”

“不……”莱戈拉斯收紧手指,单膝跪下,如同仰望神祇,“您是我的王,是我的父亲,我不敢请求您的原谅,您可以责怪我,惩罚我,成百年,上千年……请不要将我驱逐出您的生命……”

瑟兰迪尔露出一个苍白的浅笑,这笑容不过在他唇边停留了片刻,便消失无踪。

他伸出手,摘下离他最近的树梢上的绿叶,那一抹嫩绿落在他的掌心,尚且带着几许清甜:“经历了那些,我们还能再做单纯的父子吗……”

他松开手,掌心的绿叶落地:“原本就是如此荒诞的开始,你指望如何圆满的收场呢……”

“是我的错……”莱戈拉斯将额头贴紧瑟兰迪尔的手背,感受着那若有似无的寒凉,“是我的贪婪引发的灾难,原本就没有立场请求您的谅解。无论是流放还是死亡,都是我罪有应得……我……接受……”

似乎有热泪落在瑟兰迪尔的手背,烧灼得那一片皮肤微微刺痛。

“请您留在瑞文戴尔,密林的一切都交给我。”他的嗓音颤抖,语气却如此坚定,“我会尽力成为您期待的模样……如果这是我唯一能为您做的……”

瑟兰迪尔抽回手,轻轻摸了摸莱戈拉斯的头顶,一如千百年前,还是小孩子的他闯了祸,受了责罚之后那样:“都会过去的,无论是爱情还是仇恨,都会在无尽的岁月里荡涤尽殆。等你成为国王,能安定一方乐土,便不会再拘泥于个人情感得失。”

莱戈拉斯不辩解,不反驳,只是在瑟兰迪尔的手掌下微微颤抖,像无家可归的幼兽,骇然面对外界的残酷与冷漠。

“我爱您……”他低声道,“从来没有改变,从来没有衰减,从来没有动摇……”

我爱你,请你也爱我。不要躲避,隐退,不要消失在我的生活里,也不要死去。请在这里,携我的手,亲吻我。说你永远都在这里,无论是什么,都不能让我们分开……

他啜泣,转眼几近崩溃。

莱戈拉斯深深堕入自己亲手打造的地狱。

 

瑟兰迪尔转身,眼角有水光,在夜色中闪耀。

这样的决绝,未始不是暴戾。

可他必须要给彼此一个出路,一线活下去的生机。

瑞文戴尔的长廊在夜色下泛着如玉般温润的光华,瑟兰迪尔一步一步地向前,漫长走廊的尽头,隐约能看到埃尔隆德的身影,高挑挺拔。

他温厚,慈悲,从无愚蠢的忧虑,也绝不无谓计较。

和一棵生活在沙漠里的大树一样,干净,旷远。

瑟兰迪尔朝他走去,步履沉重且缓慢。

微弱的烛光照亮埃尔隆德的面庞,以及他眼中微茫的叹息。

“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木然绕过他,几步之后微微停顿:“看呐埃尔隆德,起风了……”

埃尔隆德回身,恰好接住他落下的身躯。

 

烛光高挑,精致烛台上火焰如蛇。

埃尔隆德撑着额头,坐在瑟兰迪尔榻边。

瑟兰迪尔阖着双眼,呼吸悠长匀称,似乎没有什么不妥。

只是在昏黄的烛光之下,这位国王的面色衰败如土。

他的灵魂损伤比先前来瑞文戴尔时更为严重。

埃尔隆德保持着弯腰沉肩的姿态良久,陷入到困惑之中不可自拔。

他不愿窥探瑟兰迪尔难以启齿的过去,却又隐约觉得只有知晓那神秘的过往才有机会拯救他。

经年的相处让他分外清明这位国王的性格,千万不要去碰触他的逆鳞,就像永远不要虎口拔须。

可是如今看来,他并没有其他办法来阻止他的衰弱,修补他灵魂的伤恸。

他犹疑着伸出手,轻轻覆在瑟兰迪尔苍白的额头上。

埃尔隆德的眼眸显出一种奇怪的淡灰色,无数光影在其间闪耀,时间的碎片一点点碰撞,折叠,拼接,最终还原。

含有巫术的烈酒,昏黄的灯光,火热的烧灼感,浸透骨髓的欲望。

抵抗,愤怒,衰弱,绝望,迷离,堕落。

潮水般纷至沓来。

回忆渐渐模糊,又逐渐清晰,交叠的身躯,唇舌相覆的温暖,肢体碰撞的快感。

由轻微到狂热的呻吟。

窥探的过程极为短暂,几个画面自他眼前闪过,电石火光之间便已经结束,快到来不及惊呼便重归宁静。

“莱戈拉斯!”汗水自埃尔隆德的额头渗出,一股微妙而厚重的沉默充满了整个房间,他的手僵硬在身侧,手心朝外张着,如一个祈求般,整个人惴惴然。

他有过无数揣测,却在真相面前不足挂齿。上万年的岁月依然没能让他看清诅咒的险恶,欲望的沟壑是如何活生生吞噬一个精灵,让他发狂着魔,远离维拉的光辉。

他站起来,来来回回踱步,脑海里几个简单的画面挥之不去。

关于瑟兰迪尔的挣扎与屈服。

高傲如他,究竟是怎样强撑到现在,并在自己无心的劝说下单独去见莱戈拉斯?

埃尔隆德踉跄一步,失手打翻了茶杯。

杯盏落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维拉在上……”瑟兰迪尔的声音非常低微,是好梦被打扰之后才会有的不甘和恼火,“是有人拿剑架着你的脖子了吗?否则我实在无法理解你失礼又混乱的作为……让我睡吧……别打扰我……”

这句抱怨没有说完,他的呼吸沉下去,又一次陷入梦境。

埃尔隆德喉头一阵紧,心中的悸动让人难以忍受,他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怒潮一般席卷而来的悲伤与担忧才稍稍平复。

他颓然坐在桌边,伸手用力握住雕花酒杯,细密的荆棘花朵纹样紧贴他的掌心,明明是凉的,却有一种发烫的错觉。

他一口闷下杯中酒,立刻呛到了,拼命咳嗽起来。

眼泪溢出眼眶之外,喉头烧灼的感觉分外明显。

如果事情的真相是这个模样,瑟兰迪尔的未来会如何?密林又将何去何从?

埃尔隆德强撑着站起来,默念一段晦涩的昆雅语。

他的眸子闪过一道难以忍受的光亮,刹那间周遭的一切都陷入刺目的白光之中,难以辨认。

未来将要发生的片段细碎而模糊。

维雅自埃尔隆德的手上取下,缓缓套在瑟兰迪尔的手指上。

一顶垂坠花枝与宝石的银额冠缓缓落在瑟兰迪尔的金发上,他平静而坦然,目光温和地透过时光隧道与埃尔隆德对望。

“我愿意……”他的嗓音很轻,从容不迫。

埃尔隆德望见自己欣喜若狂的面庞。

他也看见莱戈拉斯,浴血奋战与瑞文戴尔的战场上,长剑闪着寒光,如野兽的利齿,深扎入敌人的胸膛,那样不要命的姿态,让人怀疑他究竟是想要拯救还是自我灭亡。

他还窥见另一个精灵。

纯白洁净,赤足踏于鲜血浸透的土地,无声吟唱,是末日之谣,是安魂之曲?

 

光芒暗淡下去,周遭寂静如死。

“My lord!”林迪尔的声音打断埃尔隆德的沉默,“我认为您应该来看看这个。”

埃尔隆德伸出两手在额头左右狠狠揉搓几下,太阳穴上泛起一片红,这才转过头来问道:“什么事?”

“兽人在瑞文戴尔要道集结扎营,离城门不足十二里。”林迪尔的嗓音微微暗哑,是强压下紧张之后的焦灼,“随时会发动攻击。”

“多少人?”埃尔隆德一个激灵,猛然转过身,“什么状态?”

林迪尔一面向外走,一面说下去:“数万。营地燃遍篝火,照亮整片夜空。”

埃尔隆德跟着他走出去:“不可能,我没有得到关于兽人大军移动的任何报告。”

林迪尔停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埃尔隆德的双眸,神色惨淡:“它们是从地底钻出来的,大人!”

埃尔隆德几步走到瞭望台边,沿着石头围栏朝东面张望。

目力所及的每一处都燃起小火苗,这些小火苗比比相邻,连成串,聚成行,间隔有序地铺陈绵延到大地尽头。

“迷雾山脉……”埃尔隆德呢喃道。

“是。”林迪尔将长剑递给埃尔隆德,“格洛芬德尔大人在赶来的路上,箩林大军和他一起……”

“它们在等什么?”埃尔隆德突然打断林迪尔的话头。

“您说什么?”

“它们……”埃尔隆德用剑尖比了比兽人阵营,“如果现在冲击瑞文戴尔,我们根本没有抵抗的余地。”

“或许它们需要整合,又或许它们在等领袖的到来?”林迪尔猜测道。

“不……”埃尔隆德神色古怪,呆呆地看着兽人连绵不绝的阵营,背脊暴起一片恶寒,“它们在等我们到齐。”

“什么?”林迪尔被埃尔隆德肃穆的模样所感,小心翼翼地问,“什么意思?”

“一网打尽。”埃尔隆德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

每一个音符都染上鲜血的气味,妖邪地在周遭飞舞。

林迪尔倒抽一口冷气,面上再无一丝血色。


评论 ( 34 )
热度 ( 94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