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锤基】诊室(续)

唉,都表示不甜,朋友们,你们是不了解花匠啊,对于花匠来说,这样的程度真是糖了,好吧,今天有时间,再来一发,这回真是糖了。不骗人,你们看了就知道了!

上篇:

http://huajiang-milin.lofter.com/post/1d0ec511_1194095b


 我完了。
索尔医生悲哀地想。
我把瘟神给睡了……
想到这里,大块头外科医生默默地拱起脊背,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了缩,最好能缩成婴儿大小,缩回到娘胎里去,免得面对身后那尊瘟神。
洛基出奇地安静,安静到连呼吸都轻不可闻。
索尔知道他没睡着,没准正盯着他的脊梁看。这就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他的脊背火辣辣地疼。
咦?
也许是被挠破了……
索尔迟钝地想。
不光是被挠,还被咬了。索尔委屈地看了看自己手臂上血淋淋的牙印,暗自思怃,自己是多久没有交女朋友了?就憋到了连瘟神都不放过的地步了吗?这是睡了什么?猎豹吗?这牙印深的哟……
不过挺爽的嘿~尤其是洛基突然放弃抵抗闭上眼睛的那一刻……
索尔吸了一口口水。
声音太大了。
旁边的人调整了一下姿势。
索尔觉得背后更疼了。
是不是应该开口说点什么?
比如:嗨,今天真不错,你可真辣~能给我一个吻吗宝贝?
大约会立刻被淹死在抽水马桶里吧……
再比如:哦,宝贝,我们不合适,就这样吧,别见了。
不知道对神始乱终弃会是什么下场。
要不:你看我们也不熟,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做补偿好不好?
万一瘟神张口就要一个亿呢?他有几个肾可以卖?

索尔万分纠结。
咬着手指头的样子很蠢,可是他想不出该说点什么来打破这该死的寂静。
洛基依旧安静得和睡着了一样。
可是他没有睡着,索尔知道。
他在想什么?
又要毁灭世界吗?
他来的时候身上有伤。
眼角有淤青。
不知道被谁欺负了。
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凶的神吗?
洛基不肯说,只是阴沉沉地坐在索尔的诊所,眼神落在索尔备在诊所的那把黑色雨伞上。
看起来没落极了。
索尔上去给他敷药膏,被瘟神一拳打到墙角,后槽牙松动。
索尔锲而不舍地半蹲上前,拿出剪刀剪开洛基黑色西装,露出他肋上的伤口。
他试图和洛基探讨一下人体肋骨的排列和作用,挨了一记金瓜击顶。
医生含着一口鲜血顽强地爬起来,给神仙包扎。
“白痴,我不会死,也不需要这些破烂。”洛基冷冷地看着他,绿眸里有一丝难以言说的光泽。
“是啊,你是神嘛。”索尔一边附议,一边利落地绕绷带。
“你干嘛?”洛基瞪他。
“你看,神也没有立时三刻好起来,万一神也会感染呢?”索尔想了想,“保险起见,吃片抗生素吧!”
洛基突然发起脾气来,那张诊室里逃过劫难的检查椅顿时裂成两半。
这是诊室唯一看起来比较专业的器械,在银行解除黑名单借给他资金之前,索尔只能靠它来撑撑场面。或许银行这辈子都不会再贷给他一分钱,他只能做些处理擦伤这样的小事,等着某一天无以为继关门大吉。
这一切都拜面前这位衣着体面脾气古怪的瘟神所赐。索尔越想越气,之前苦苦压抑的愤怒像潮水一般怒号着淹没他的理智。
是的,金毛生气了,他站起来,用食指指着洛基的脸:“你就是个讨厌鬼!没有人喜欢你!永远不会有!”
洛基没有像他想的那样,立刻扭断他的脖子,只是用那双绿色的眸子盯着他看,阴森森的眼神,看得他满腔怒气都化成汗水从背后狼狈逃跑。
“谁需要那种东西!”洛基逼近他,咬紧牙关,一个字一个字说,“我为什么要被人喜欢?是啊,你们都讨厌我,一点也不错,我知道!时到今日,你终于说出口了!啊,好哥哥,这么多年忍得很辛苦吧?”
他气急了,一步一步逼近,打翻了桌椅,弄坏了墙壁,崩裂了窗门,整个诊室像被龙卷风袭击过,一片狼藉,什么都没有剩下。
索尔那个气啊!
这不是倒霉催的吗?
得,同归于尽吧,反正没活路了。
索尔同归于尽的方式很特别,他选择憋死瘟神。
是的,他对着洛基恼怒的面孔亲了下去。
感觉不赖。
洛基的唇很温暖,和他的为人完全不同。
如果他没有咬他的话。
然后索尔遭遇了一场小小的温柔的抵抗,力度和UFK年度金腰带争霸差不多吧。总之,索尔冒着内脏移位的风险,把洛基弄进诊室隔壁的休息室。
其间洛基一直坚持不懈地问候索尔的父亲,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干了什么,以至于要频繁地被恶毒的语言攻击下三路。
“闭嘴!”索尔的大手按在洛基的薄唇上,遮蔽他半张面庞。
世界安静了。
只剩下他绿色眸子,像森林深处一泓从未被风吹拂过的湖水,在灯光下一闪一闪。

索尔又吸了口口水,悄悄用手按住他热情地想要和洛基再打一次招呼的小兄弟。
还是得说点什么。
索尔腾出一只手来挠了挠脑门:“嗯,那个谁。”
“洛基奥丁森。”他的嗓音低沉,不出意料地刻薄。
“哦,那个,嗯,我记得你是神。”
“嗯哼。”
“哈哈,真厉害。”
“……”
索尔默默把脸埋进被子里。
气氛尴尬到诡异。
洛基坐起来。
纤瘦的身躯上有各种各样的痕迹,伤痕,以及吻痕。
他不紧不慢地起身。
索尔用被子作掩护,偷窥。
很遗憾,十分之一秒之后,洛基衣冠楚楚地站在那里,嘲讽地看着索尔。
“这样就没有意思了。”索尔跟着坐起来,他可没有这种能力,勉强拿被子遮住腰部,一丝不挂的脊背上布满血痕,好像被大型猫科动物追杀过一样。
“回见,老兄。”洛基转身的动作仿佛精心设计过,分外优雅。
“喂!你就这么走啦!”索尔抱着被子追出去,“我的诊所!我……”
诊室完好无损,谁养植物绿生生地养在玻璃缸里,设备一应俱全,按部就班。
索尔像个傻子似的杵在那里,过了几秒反应过来:“洛基!洛基!又要去哪里毁灭世界啦?晚上回不回家啊?”


评论 ( 19 )
热度 ( 101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