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锤基】诊所(一发完)

经过三次狂刷雷神,我,终于向这对兄弟下手了……没有刀子,是糖,搞笑风格,设定是雷神被驱逐地球,成为外科医生。洛基来探望(捅)他……逗大家一笑吧 


索尔医生是个普通的外科大夫,在自己的诊所接诊,偶尔也出外诊,日子过得平淡顺遂。

比如此时,周四下午,工作时间还剩最后一个小时,手边的咖啡温热,阳光照进办公室的角度让绿色植物看起来晶莹剔透。

一切都趋于完美。

“医生,洛基先生来了。”

咖啡撒一桌面,索尔医生站起来擦桌子的时候碰翻了他的绿色水养植物,玻璃容器碎一地。他叹息一声,抬头看了看窗外,前一分钟尚且明媚的天气忽然乌云密布。

“哦,洛基洛基……”索尔喃喃着,在不大的诊室里绕着圈,想要找个地方把自己近两米的身躯团吧团吧藏起来。

这个名字意味着四面八方无孔不入的强烈头疼,偏偏避无可避,门外的脚步声不紧不慢,一点点逼近。

索尔几乎看到那人脸上的笑容。

邪恶,倨傲,蔑视,讳莫如深。

大门轰隆一声倒下。

索尔:……卧槽我的门!

“你好啊医生。”洛基看起来心情非常好,一身全黑西装衬衣衬的他那双绿色眼眸越发剔透。

他不理会索尔牙疼般皱起的面庞,径直走到检查椅上躺下来:“最近我心情不错。”

索尔为他的门默哀三秒,透过空荡荡的门框,给接待处的小姐姐一个“你可以下班了”的眼神。然后在小姐姐同情的目光下坐在沾满咖啡渍的椅子上:“啊,是的,心情很好,我看出来了。”

你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是砸墙进来的,今天显然相当客气。

“知道为什么吗?”洛基笑,薄唇弯成一个令他心惊胆寒的弧度。

“不知道。”索尔老老实实地回答。

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明明是外科诊所,这货却一直当做心里诊所一周三次,一呆就是两小时,不许反抗,不许抱怨,不许露出一丝不耐烦。

否则就等着灾后重建吧。

“我有了一个团队,老兄!”洛基笑出声来,绿色的眸子眯起,朝索尔投来一瞥。

“那很好啊,你会有其他的朋友吐露心声。”千万别来这里了。

“你指望一个红色骷髅听我诉说心声?还是指望一个收废铁的能说出什么心灵鸡汤?”洛基沉下脸。

完了完了要生气了。索尔立刻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把手指搁在洛基的太阳穴上,轻轻转着圈:“我知道,有时候同事不好相处,是件很累人的事情。”

“是蝼蚁,你应该知道……”洛基满意地享受着索尔医生的服务,“我们是从属关系,我出脑子,他们出体力。就像你和你的锤子。”

“锤子?”索尔翻了个白眼,“虽然看起来很像,但我真的不是装修工人,我没有锤子。”

“雨伞!Shirt!”洛基突然发起脾气来,雪白的牙齿呲出口外,看起来像要动手揍他。

索尔缩了缩脖子,下意识捂住腰:“好好好,我明白这个比喻。”

洛基坐起来,死死盯着索尔。

索尔背脊发寒,露出类似金毛犬那样讨喜的笑容,不用怀疑,如果他有尾巴的话,已经快要摇断了。

“我要去毁灭世界!”洛基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微妙,像是期待着索尔能说出什么规劝的话,又像是已经猜出他要说的陈词滥调,事先便把嘲讽的笑容摆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呃,有时候压力太大,是会这样想。”索尔举起手,小心翼翼地拍了拍洛基的肩膀,“你只是缺少人关心,都会好起来的。”

洛基骤然捏紧拳头。

索尔立刻蹲下抱住头:“啊啊啊啊啊啊,我可以随便打,麻烦不要砸设备,我真的买不起了,没有银行愿意贷款给一周换三次设备的诊所的!”

他没有挨打。

空气里只有呼吸声,一声紧过一声。

索尔透过胳膊瞟一眼洛基。

“呃,有话好好说,你先不要哭……”索尔从裤兜里掏出一块皱巴巴的手帕。看样子半辈子都没有仔细清洗过。

他犹豫了一下,没敢把手帕糊到洛基脸上。

于是他那双怎么看怎么像装修工人的大手贴了上去,小心翼翼地拭去洛基眼下的泪水:“我总是做一个梦,梦见我有个淘气的弟弟,整天嚷嚷着要毁灭世界,但我知道他只是寂寞,你知道,考医学院不容易,我没有时间陪他。”

索尔说下去:“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弟弟,我也无从想像他的模样,可是现在看起来,他和你真像……”

洛基推开他的手:“我要走了。”

“怎么,要走了吗?”索尔看了看钟,非常好,才15分钟,瘟神要走了。值得开一瓶拉菲庆祝。

“老兄,这样也很好。”洛基淡淡地说,眼圈还有一线鲜红余烬,“做你的装修工人……”

“外科医生!谢谢!”

“随便什么……”洛基转过身,修长冰冷的手指贴上他的面颊,他凑得很近,近到索尔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浑身僵直,“别想起过去,别拯救世界,别去什么鬼联盟,藏身蝼蚁之中,混吃等死。”

“等一下……我有那么糟吗?我是一个很优秀的大夫唉!”

“闭嘴!”

“好的。”

“就这样,很好……”洛基靠的太近,近到二人的额头相触,“别和我作对。”

“保证,绝不!”索尔想了想诊所少的可怜的进账和需要还到下辈子的银行欠账,想想排在洛基之后等着手术,到最后居然爬起来拖着流血不止的身体悍然逃跑的患者,想想那张在洛基手里碎成灰烬的前女友玉照,想想这辈子救死扶伤,经常为贫穷患者减免诊金致力成为一位好医生的他,怎么就招惹了这位力大无穷喜怒无常的瘟神。

想到这里,身高近两米,进出租不能坐副驾否则会把司机挤出去的壮汉潸然泪下。

“你会想我吗?”洛基轻声呢喃。

“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索尔发自内心地倾诉。

哪怕有一天他忘了,银行的账单也能让他想起,某一年的某一日,一个身材高挑,模样俊美邪佞的男人,徒手拧断了他的钛合金手术钻头……

洛基点点头,不知是不是索尔看错了,那一瞬间,他的面庞上有没落。

像他梦里那个不存在的弟弟。

“回见。”洛基整理自己的西装,扬起下巴,“老兄。”

来如春梦,去似朝云。

为什么要想到春梦?

索尔医生摸了摸脑袋。

“洛基!”

黑衣男子的脚步顿了顿,极其缓慢地回头,眼神中有期待。

“诊金结一下哈,我不是专业心理大夫,按市价75折算吧。”索尔胆大包天地伸出右手。

洛基弯了弯嘴角,像是失望,又像认命。

他像索尔抛出一个物件。

索尔一把接住:“这是啥?”

“boom!”

索尔看着洛基走远,仔细打量手里的物件。

洛基摔碎的那个相框,里面有两个小孩子。

金发的那个一脸傻笑,搂着满脸抑郁的黑发男孩。

看起来感情真好……


评论 ( 31 )
热度 ( 146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