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十七)

吵架啦吵架啦~~来围观国王与领主的争吵。

他们争吵的内容详见噬肤之火少年ET番外篇,因第二纪元战争,瑟兰迪尔与埃尔隆德相识,成为好友,一起勾勒过瑞文戴尔的建设。欧洛费尔以及三分之二林地精灵战死沙场,吉尔加拉德对此评价为“鲁莽”。瑟兰迪尔收回剩下的队伍,回转密林,与埃尔隆德疏远至今。

以上内容,花匠查过资料,做过私设,仅为此文专用,如有不妥,抱歉~~


“我来的不是时候?”瑟兰迪尔对着他颔首,目光落在埃尔隆德突然萧索的面庞上,好奇而含蓄。

“不,为我的失礼向您道歉。”埃尔隆德从回忆中惊醒,即刻拉出笑容,疾走一步为瑟兰迪尔推开餐厅大门。

“我要停留那么久,诸事计较还怎么生活?”他率先步入餐厅,在宾位坐定,一条腿搭在另一条的膝盖上,双手交叉,放在身前,姿态极为放松。

“我特地吩咐厨房按照您的喜好做了晚餐,还有药汤,它能帮助您恢复精力。”埃尔隆德于主位坐下。

“今天还算太平?”瑟兰迪尔扫一眼面前的银盘,并不急着动刀叉。

主菜是小牛腰肉,配新鲜芦笋汤,甜点是提拉米苏,双份。除了手边的褐色汤药,一切都按照多年以前他的喜好而来。

只是这么多年,他早已不嗜甜食。

“暂时未有异动。”埃尔隆德摇头,“它们在等。”

“嗯?”

埃尔隆德修长的手指叩了叩桌面:“等最后的部队到达战场。”

“数万大军也只是前锋。”瑟兰迪尔用银勺舀一勺汤轻抿,“这场仗你要怎么打?”

“瑞文戴尔精锐尽出,箩林的部队已经出发前来,刚铎也派出军队,加上矮人和长湖的增援,数量上并不吃亏……”埃尔隆德犹疑片刻,还是将战局一一道来。

“你没有向我提出支援。”瑟兰迪尔搁下银勺,抬眸看着埃尔隆德,眼神中似有责怪。

埃尔隆德张了张唇,数千年前瑟兰迪尔如野兽垂死般惨烈的呜咽回荡在他的脑海,清晰如昨。

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他失去了什么?舍弃了什么?埃尔隆德历历在目,他亲眼看着他渐渐孤寂,青春洋溢的面庞日渐消瘦,取而代之的是千年来未曾动摇过的沉寂。他的内心挨过多少凛冬?埋藏多少狂热?无人得知。埃尔隆德试着挽回,试着救赎,试着打开他的心扉,将悲伤的暗影从他的生命里驱逐,可是他没能做到。

瑟兰迪尔终究回归密林,成为伟大的密林之王,他们之间的羁绊就此断裂,这过程比一朵花的凋零还要快,还要自然。

如今,他如何忍心将他拉入战火,让他再一次踏足血肉与灵魂撕裂焚烧之处?

“如果战事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当然会……”他终于开口,犹豫迟缓。

“你不会。”瑟兰迪尔把玩着银杯,微微扬眉,看着褐色的草药汁在杯内旋转,激起小小的涟漪,“我自私自利,从不涉足密林之外的事物,对世界的其他地方毫无兴趣,冷血且固执,是吗?”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的脸色变了又变,讶异,恼怒,反驳,否定,在他的脸上转了一圈,最终定格成无可奈何的苦笑,“我永远不会这样揣测你。”

“因为你知道我本就如此。”瑟兰迪尔昂首,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中土世界的命运朝起夕落,而我的国土永存。”

他的眼神睨过去,苍蓝色的眸子闪过寒光,是来自王者武装到心脏的自负与挑衅。

埃尔隆德站起来,走到他的身前。

瑟兰迪尔不动声色地扬着下颚,眼神里有抗拒的光,在埃尔隆德的面庞上来回巡视。

“我以瑞文戴尔领主之名,向密林之王提出请求,请您发兵瑞文戴尔,和我共度难关。”埃尔隆德低垂头颅,温顺而谦卑。

“我拒绝。”瑟兰迪尔搁下杯子,银质酒杯接触大理石桌面,发出清脆的声响,“密林之王不会为这场战争发动一兵一卒。”

埃尔隆德温和地望着他,像看一个闹别扭的孩子,眼神里没有一丝动摇。

瑟兰迪尔顿了顿,在埃尔隆德柔和的目光里垂下眼眸,语速快而含糊:“密林兵权已经移交王子殿下,你尽管和他商量吧。”

埃尔隆德手掌落下来,落在瑟兰迪尔的肩头,感受那薄薄衣料下若有似无的寒凉:“瑟兰迪尔,你并非冷血,只是没有人知道,那伤害是如何刻骨铭心。”

瑟兰迪尔端坐不动,那种毫无表情仿佛并非面对现在,而是在掩饰某种已经体验过,并且不愿意重来的感情。

“如果您觉得烦闷,我可以陪您一起走走。”埃尔隆德轻轻捏了捏他的肩,“还记得当年那棵毛榉树吗?”

“我当然记得。”瑟兰迪尔站起来,眸子里有一丝奇异的光,灼热而锐利,“那是我为父亲种下的毛榉树。只是不知道,时至今日,谁还记得战死沙场的毛榉树……(欧洛费尔在精灵语里的意思是山毛榉。)”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微微提高嗓音,又很快发觉自己的嗓音里嵌着的愤懑与委屈是多么浓厚,他原地转了一圈,许久才说下去,“我知道你失去他的心情,也知道那一场战役的残酷,可是你不能将这一切归咎到我的身上,不能将憎恨与恼怒强加于瑞文戴尔!”

“是吗?”瑟兰迪尔的目光追过来,那是埋藏极深,能够撕心裂肺的苦楚,混合漫长岁月涂抹于情感上的绝望,此刻正敷在瑟兰迪尔面庞上,咄咄发问,“难道你不是至高王吉尔加拉德的传令官?难道你不是他至高理念的继承者?难道你不曾得到维雅庇佑一方水土?是!中土最后的庇护所,精灵们的圣地,瑞文戴尔!多么美妙!多么神圣!可是它沾满我族人的鲜血!你们却视这些生命为粪土!”

“我没有!”埃尔隆德没有看瑟兰迪尔,他的眼神投向远处,像是在避免接触到什么能够引发剧烈疼痛的东西,“你知道我没有……”

“对!责任不在你!在我!”瑟兰迪尔努力吸气,艰难地维持挺拔的姿态,连最后的音符都塌陷,“什么庇护所,什么圣战,没有救赎!从来都没有!如果我当时便专心修整地宫,完善精灵小道,那么战火便不会波及密林,他便……”

瑟兰迪尔克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他容颜如雪,一丝血色都无,眼神定定地落在埃尔隆德的肩头,那目光似乎有重量,活生生压得埃尔隆德喘不上气来。

“他便不会死……”

瑟兰迪尔梦呓一般说下去,“更不会在战死沙场之后,落下一个鲁莽之士的不屑之名。”

埃尔隆德怔住。

他仿佛遥见瑟兰迪尔当时的哀痛,足够将他的身躯与灵魂撕裂一千次有余。

眼下仍能窥见,他惨白容颜之后,什么样细致绵密、难以断绝的暗影在笼罩他,啃噬他,绝望到根本看不到解脱。

“埃尔隆德,我不能原谅。”

他的身体站的笔直,微风吹过,柔软的衣物贴在他身上,是末世精灵最美的模样。

埃尔隆德的面颊微红,所有劝解的话都沉在心里,被这一句不原谅击溃。

上千年的懊悔和压抑翻涌上来,要将他血液烧灼沸腾:“你凭什么将这样的指控强加与我?就因为我创建了瑞文戴尔?就因为我参加了这次战役?就因为我听命吉尔加拉德,在这一战中出生入死?恕我直言,你这是毫无底线的无理取闹!你不去责怪这场灾难的发起者!不去指责腐蚀人心的黑暗和战争!不去指责人心分崩离析导致的战事荒芜!到来指责你亲手参与建造的瑞文戴尔!指责和你一样痛惜无辜生命流失夭折的我!我承认吉尔加拉德对你一族极为不公,对密林损失惨重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他早已战死沙场,回归维拉身侧,你不能让我来继承你对他的愤懑和憎恨!”

他停下来,黑色的眼眸里盛满痛苦,一贯平和的神色坍塌下来,姿态中充满惨淡的痛楚:“这不公平……”

“公平……”瑟兰迪尔摇摇头,面颊上浮起一抹虚弱的笑意,“谁来给我公平?”

“瑟兰迪尔!你固执至此,是要我用命来赎那根本不属于我的罪孽吗?”埃尔隆德猛然回头,面色青白,双目大睁,有热泪在其中滚滚,是无色的鲜血,每一滴都来自心头创口。

瑟兰迪尔一怔,恍然从长梦之中惊醒,他望向埃尔隆德,似乎不相信一贯轻声细语,温柔内敛的领主大人会失态至此。

经年相处,埃尔隆德的温厚谦和早已是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碑宇,他何尝知道领主内心因他而起的痛苦究竟有多深厚,是不是到了无法平复的地步,是不是让他辗转难眠,看阳光一刀一刀在窗棂上雕出黎明。

“我很抱歉……”瑟兰迪尔取过餐巾递给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背过身,用力吞咽心头的苦涩:“上千年!你都是如此看待我!”

“不,我时常会想起曾经……我们并肩作战……”瑟兰迪尔低声道,“我们一起勾勒过梦想……”

年轻的精灵,不知愁绪为何物,哪怕征战在即,也能振奋精神,一起畅想未来的窈窕与灿烂,用最纯净的热血堆砌一方热土。

埃尔隆德曾是他最坚实的依靠。

对于和平,对于未来,只要埃尔隆德在这里,面庞上仍有微笑,那么时光总不会太艰难……

“你是我唯一的挚友……”

那段时光走的太快,他久驻瑞文戴尔,为埃尔隆德提出的和平时代努力良久,直到欧洛费尔亲自来抓人方才罢休。

“我父王曾经憎恨过你,拐带密林王子异想天开,竟然要在中土创造庇护所……”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打断他的话,“别说了。”

“你是对的……”瑟兰迪尔用极低的声音说道,“这对你不公平。”

埃尔隆德的脊背沉下去,点点滴滴珍藏的记忆回到脑海,和瑟兰迪尔有关的一切回忆,到那场恶战为止,都奇妙地带着甜与暖,真切地像抿在嘴里的一颗糖。

“我们……还是好友吗?”

时时刻刻,日日夜夜,年年岁岁,生生世世。

看到你的笑容,陪伴你的悲伤。

成为你生命中长久的一部分。

“从来都是。”瑟兰迪尔挽起埃尔隆德的胳膊,“我的毛榉树在哪里?你有没有好好照顾?”

埃尔隆德深吸一口气,百感交集,最终却笑起来,眼神中的光芒跌宕起伏:“怎么敢不好好照顾,和你一样挑剔的家伙。”


评论 ( 29 )
热度 ( 86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