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我给你讲


埃尔隆德是一位宽厚善良的领主,他赞同老友瑟兰迪尔的大部分观点,比如:交通要道之所以称之为要道,是因为除了这条路你没有别的路可走,它是唯一且短时间内不可复制的唯一。
埃尔隆德深以为然,点头赞许。
当然,最亲密的朋友也会有认知冲突。比如:所以瑞文戴尔来密林的这条路,加收过路费百分之八十,您应该觉得物有所值。
埃尔隆德保持围笑,有理有节:你他妈疯了吧!这条路大半在我境内!
当晚,这对深交多年,感情深厚,战场上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好友展示了他们深刻绵长的友谊——大打出手……
平分秋色的二人在密林王子突然杀入战局而高下立判……
领主大人走的时候,瑟兰迪尔还在严厉地批评王子殿下贸然出手殴打领主的任性行为:说了多少次了!打架要直奔对方弱点!用最快的时间结束战斗!最好连媒体反应的时间都不要给!省的密林小报瞎逼逼!
殿下表示无辜:发际线怎么打呀?
陛下当即将殿下轰出大殿反省。

【密林快讯:领主和陛下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彼此充分交换了意见,会谈是有益的,但领主对陛下提出的看法持保留意见……嗯,这里考虑到大部分单纯的西尔凡精灵对外交黑话的字面认识,解释如下:没谈拢,打起来了。以及主管大人单方面宣布:领主下次来做客,酒里兑凉水……又以及殿下单方面宣布:他要离家出走。】

密林晚霞如金,领主大人一边走一边说瑟兰迪尔坏话:抠死你得了!你怎么不跑到我家门口收税呢!亏我每次卖草药都给你打九折!

可是那批草药里夹了巴豆叶,很多精灵吃完上吐下泻,总管已经把它们烧了做花肥。

埃尔隆德仰起头,角度大约精准地维持在额冠将掉不掉的角度。
莱戈拉斯在树上对领主挥手:我也被赶出来啦。

为什么?

揍您的时候下手不够狠……

领主的额冠掉了……

领主喝到第八杯酒的时候,眼神有点朦胧:其实我不怪他。

哦?莱戈拉斯看一眼领主,喝下第三十八杯。

他是没有安全感。领主撇撇嘴。这么多年,看似尊荣华贵,可是亲人一个一个离开,他留不住。能留住的也只有这些冰冷的财富。

莱戈拉斯一瞬间愣住。喝下去的酒在血液里酝酿够了,在呼吸里开出醉意来,又灼热,又辛辣。

经历的多了,就会本能地隐藏情绪。领主说下去。能和他吵吵架,也是很不容易。

你怎么不让让他?瑞文戴尔缺那十几块过路费吗?

领主讳莫如深:他下棋悔子,我次次都让他。可是他拿五子棋的规则来悔棋是不是过分了一点?再说过路费涨价没问题,我一个人要付三倍是什么意思?还有没有点塑料花友谊的样子啦?

他喜欢热闹,我知道。莱戈拉斯叹息。本来这一届星光节,我给他准备了新的烟火,可以拿在手里,不用担心被烫伤,人类很流行。

这么好玩吗?能给我看看吗?领主凑过来。

莱戈拉斯点燃细细的竹棒递给领主,细碎的烟花飞溅,像下了一场流星雨。他用手指去接坠落的花火,解释道。它们是冷的。

领主玩心大起,拿着烟火在头顶挥舞一圈……

以上就是领主被点燃的全过程……

……

…………

灭火的过程异常惨烈。

领主花了很大的力气给莱戈拉斯解释,用脚踩灭火的确是好办法,可是着火的是他的后背,能不能换一个文明的灭火方式?

于是越燃越烈的领主被莱戈拉斯丢进了安度因河……

【密林快讯:领主和殿下在会谈结束后进行了友好的交流,双方表达了自己的见解,并对对方看法表示理解。期间殿下失手没有拦住失足领主落下安度因河,陛下震怒,责罚殿下维护密林南面草坪生长。嗯,翻译:没谈拢,打起来了。领主吃了亏,掉河里了。陛下面子过不去了,罚殿下滚去放羊一年。】




评论 ( 24 )
热度 ( 128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