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噬肤之火》plus(一)

嗯,你们没有看错,是噬肤之火,plus。失踪的这几天,花匠在搞事情。

重写《噬肤之火》

这篇文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是我的第一篇莱瑟文,是我下定决心要好好讲故事的初始。

可是我却没有好好地,完整地讲好这个故事。

我打算,再一次,好好地,讲述这个故事。

完整地,认真地。

讲故事。

你们愿意再听我讲一次故事吗?


“莱戈拉斯,把他们带回来,让那些肮脏的生物付出代价!这是命令!”

沉寂多年的地底宫殿传来王压抑的低喝。日光自穹顶上方倾洒下来,落在王长长的织锦外袍上,金线织成的荆棘花纹似乎在这样的光线下活了过来,沿着织锦的纹路一路攀爬至王的肩头。

“yes,my lord。”莱戈拉斯抚心而礼。

他没有即刻出发,而是抬起眼眸朝着王座之上望去。

瑟兰迪尔背对着他站在王座旁,头颅高昂,是密林鲜活的丰碑和信仰。

几千年来,他治下的土地和人民都富饶而安全,是流传在诗人口中的奇迹之地。如果不是他的冷漠和孤傲,或许会和瑞文戴尔的领主埃尔隆德一样被世人交口称赞。

他当然是冷漠的。

多年来的闭关锁国,清肃边界,甚至用魔法隔绝精灵小道的入口,使地底世界与尘世完全独立开来。

他鲜有外交,拒绝关怀密林之外的一切,拒绝除精灵外的一切生物踏足这里,偶尔贸易也都在远离密林的长湖镇进行。

为了什么?

莱戈拉斯猜不透。

他终于转身,轻不可闻地叹息,大步向宫殿出口走去。

这是一件大事。

纵使冷漠如瑟兰迪尔,也不得不为此震怒。

几天之前,密林有人口失踪,加利安几次围剿蜘蛛,驱逐附近的兽人,并没有发现它们与失踪的精灵有关。

而失踪的人口还在攀升。从最初的三人到目前的十几人。

直到巴德捎来信件,莱戈拉斯才知道失踪的精灵都去了哪里……

有人类在地下市场胁迫精灵卖银(嗯,不是错别字。)。

他知道这对治下甚严而又一贯高傲矜持的父亲来说意味着怎样的挑衅。

瑟兰迪尔一目十行看那封信的时候,莱戈拉斯就在那里,他看着他浓密的眉蹙起;看着他云石那么白而淡的面颊浮出恼怒的红晕;看着他拍案而起,想要咆哮,却最终忍耐下来,胸膛起伏,手背上的青筋凸起,眼眸中有凛冽的蓝影一道一道地划过,像宙斯挥舞的鞭影。

他多久没有见过他如此鲜活的模样?他的父亲,密林之王,永远是那么高傲优雅,喜怒不形于色,哪怕他们是父子,也保持着淡淡的疏离。他不记得上次握住他的手是什么时候,他已经忘记了那个温度。

他仰望他的时候,甚至怀疑那高高在上的并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一座雕像,冷漠而孤傲,美丽而淡泊。

他渴望看到他不一样的表情,听到他充满感情的声音。可惜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他的父王越来越沉默。

他期望和瑟兰迪尔深谈一次,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谈论什么,偶尔开了一个话头,面对瑟兰迪尔淡漠的眼神,他便将心中杂乱无章的古怪念头按压下来,抚心告辞。

心头的迷茫不知从何而起,只是愈演愈烈的欲罢不能。他为此辗转反侧,茶饭不思,直到密林传言王子到了适婚年龄陷入单相思,瑟兰迪尔才单独召见他。

莱戈拉斯走进他的书房,高高的触及穹顶的书架四面环绕,上面有许多珍贵的文献资料,记录了精灵们悠长的历史,宁静的彼岸,残酷的战争。

瑟兰迪尔坐在花梨木桌边,随手翻看一本大部头的书。他没有戴王冠,浅金色的长发随意散在肩头,修长的手指划过书页,慢慢停下来。

“有喜欢的人了?”他的嗓音并不带有为人父母的温和,甚至有些冷硬,像他袖口密密匝匝的荆棘花纹,美丽中带着危险的尖锐,将一切关怀和亲近隔绝在外。

莱戈拉斯望着他完美的面孔,很想伸手碰触,看看他究竟是不是冰雪打造而成的雕塑。

“莱戈拉斯?”他的目光转过来,落在莱戈拉斯的面庞上。

“没有,ADA。”他的视线下滑至瑟兰迪尔的外袍上,他父亲钟爱厚重繁复的织锦外袍,可是莱戈拉斯总觉得这是个累赘,遮挡了瑟兰迪尔漂亮的腰部线条。

“爱情是个危险的东西,我希望你不要被它冲昏头脑。”他站起来,拿起桌上的小银剪,修去花瓶里多余的石斛叶,嗓音平淡地教诲,“当然,你不是没有爱的权利,想爱谁,你自己做主即可。”

莱戈拉斯望着瑟兰斯尔色彩浅淡的唇:“ADA,你深爱过谁吗?”

瑟兰迪尔的手顿了顿,他直起腰身,目光落在整齐排列的书脊上,似乎在寻找一本急需翻阅的书,又似乎穿透书本,看到时间尽头的无限远,良久,他淡然答道:“没有。”

“NANA呢?”莱戈拉斯追问道。

瑟兰迪尔沉默,目光中的光芒暗淡,似乎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强硬的气势。很久很久,久到莱戈拉斯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的唐突的问题之后,他轻声开口:“我爱她,如同爱我的国家。”

莱戈拉斯明白,他父亲正婉转地告诉他,他和他母亲之间的政治婚姻。

莱戈拉斯知道那一时代的艰难,瑟兰迪尔失去了欧洛费尔,不仅仅是父亲,更是君王,是西尔凡精灵爱戴并誓死追随的王。

尚且年轻的瑟兰迪尔需要支持,需要让辛达精灵融入新的领地,需要让西尔凡精灵接受新的王者。

他需要一位王后,一位宽容的,善良的女子,帮助他建造全新的密林秩序。

“那么,我呢?”莱戈拉斯几乎颤抖着问道。

“傻话。”瑟兰迪尔踱到书架边,取下一本书放到书桌上。那姿态不带辩驳,没有否认,也不存在温柔或者深情。

莱戈拉斯从来没有听瑟兰迪尔说爱他,相对于其他的父亲,瑟兰迪尔的冷淡像一位严苛的家庭教师。

“我也会娶一位,我爱她如姐妹的妻子吗?”

“这取决于你的心,我的孩子。”瑟兰迪尔转身,端详着莱戈拉斯,终于露出一个笑容,“你长大了。”

莱戈拉斯一窒,那个一闪而逝的笑容如同在这幽暗的宫殿里点燃了一把火,照亮了一切。面前的这个成年精灵有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美貌,有睥睨天下的气质,而他自己对此浑然不觉。或许对于瑟兰迪尔来说,比起权利和责任,容貌美丑根本毫无意义。

这笑容如同种子落入莱戈拉斯的心头,很快便会生根发芽,在漫长的岁月里渐渐参天……

那以后,他们依旧鲜有接触,王依旧沉默寡言,王子依旧按部就班。这一次谈话,不过是安度因河流里的浪花,很快便堙没在漫长的岁月里,再也不被提起。

 

莱戈拉斯站在地宫大门外,侍卫牵来他的马匹,阳光顺着绿荫的缝隙洒下斑驳的光影,将他的前途铺就成闪耀的金光大道。

“殿下,已经准备好了。”年轻的侍从脸上有期待,言语谦卑。

莱戈拉斯接过缰绳,迟疑着,回头望去。

曲折走廊的深处,是王的宝座,他是不是也这样凝视着自己?他会想些什么?是过去还是未来?

莱戈拉斯并不惊异自己的思绪总是围绕着瑟兰迪尔打转。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几百年,他有疑问,深埋在胸臆之间。

翻身上马,脚跟轻磕马腹,马儿打着响鼻,迈开四蹄沿着精灵小道出发。

 

长湖镇并不遥远,莱戈拉斯很快到达镇上,那是人类居住的地方,有和密林完全不同的气味和颜色。

大路的尽头是一条一条纵深的小巷,挨挨挤挤的灰色小楼上悬挂着各色衣物,不时有人推开窗和对面的人家大声地打着招呼,农夫背着篮子走街串巷,叫卖蔬菜水果。孩童赤着脚嬉笑着打闹奔跑。

空气里有煮鹰嘴豆和肉的味道。家庭主妇喊着自家孩子的名,悠长温柔。

莱戈拉斯翻身下马,拉起斗篷遮住精灵的尖耳和柔顺的金发,慢慢走进人间烟火之中。

“你好啊外乡人。”柔软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莱戈拉斯回头。

是人类女子,很年轻,有一头栗色的蓬松卷发,穿一件不算新的长裙,裙摆有污渍,袖口磨损的厉害,她眨着眼,嘴角噙着挑逗的笑纹:“要不要来我这里休息一下?葡萄酒免费。”

她这样说着,微微扯了扯衣襟,露出洁白的肩膀和饱满的前胸。

莱戈拉斯转过头,继续走他的路。

他知道这名女子做的营生是什么。人类和精灵不同,他们需要太多的资源来维持本就时日不多的生命。

出卖自己是某些贫穷女人的唯一出路。

可是精灵。

伊露维塔的首生子,得到神灵的祝福,拥有强健体魄,坚韧灵魂的精灵为什么会甘愿受到人类的胁迫从事这样的营生?

哪里出了错?

莱戈拉斯眯起眼,加快脚步,穿过小巷,去到巴德的府邸。

原本贫穷的打渔人,因击杀恶龙,带领人类反抗兽人的侵蚀而盛名远播,是新一任的镇长。居住在长湖镇最考究的房子里,为长湖的发展鞠躬尽瘁。

“给镇长的信。”莱戈拉斯递给卫兵一封信。

片刻之后,巴德亲自出门迎接:“殿下,感谢您亲自到来。”

莱戈拉斯摘掉斗篷,跟着巴德朝屋内走去。

人类的房屋总是很拥挤,用无数装饰布置墙面,莱戈拉斯垂手走在其中,目光自墙壁上大幅油画中掠过:“父王派我来处理这件事,我想听听前因后果。”

“王子殿下,很抱歉这种事发生在我的治下,希望陛下不要为此迁怒长湖。”巴德的眉皱得很紧。长湖和密林一直保持着贸易往来,精灵喜欢人类的手工织品,人类也喜欢精灵酿造的酒品。自长湖重建之后,密林一直是长湖经纪出口的重心,巴德自然对瑟兰迪尔的愤怒心存畏惧。

“他不会抬高贸易税的。”莱戈拉斯平静地回答。当然,过路费就不一定了。

“我相信陛下的公平公正。”巴德颔首。

“巴德,他们怎么做到的?”莱戈拉斯与巴德并肩而行,“精灵生性淡泊,受到强迫会很快死去,这是用武力也无法强迫的事。”

巴德轻叹:“我猜他们用了巫术。”

“巫术?你说甘道夫?还是瑞达加斯特?”莱戈拉斯双臂环胸,语气不快。

谁都知道密林的王子是甘道夫的挚友,在他面前污蔑巫师,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不,是黑巫师加德里斯。”巴德推开办公室的大门,从堆满文件的办公桌上拿起酒壶,给莱戈拉斯倒了一杯酒。

“他不是死了吗?我以为他只存在于夜晚吓唬哭闹孩子的故事里。”莱戈拉斯接过酒杯,却没有尝一口的意思。

“他的配方还在。”巴德坐下来,拇指按着太阳穴,艰难地说道。

“什么配方?”莱戈拉斯追问道。

“能让一切生物发(隔一隔,海阔天空)情的邪恶配方。”巴德低下头,不去看王子的眼神。对于精灵这种出尘的生物来说,人类的某些罪恶传承简直羞于启齿。无论是肉体交易还是操纵肉体交易的地下市场,都是只存在与人类的特有污秽职业。


评论 ( 96 )
热度 ( 253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