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策谎(二十一)

这几天都过成废人,太爽了~~策谎快要完结啦~~好开心,感谢小伙伴不离不弃~嘤 ~


“不,不会。”瑟兰迪尔点点头,眼神却不那么笃定,“公司接了这个单子,如果我死于灭口,公司会抖出所有的内幕进行报复,没有任何一个团体和个人愿意面对这种报复,这是我们生存的最后依仗。”

“所以你现在把性命寄托在公司在你死后的报复上?”莱戈拉斯扬眉,“会不会太儿戏了一点?”

“我不是第一次……”

“瑟兰迪尔,你侥幸活到现在,但你无法保证意外什么时候会来。”莱戈拉斯打断他的话,“如果是委托人杀了你,他要掂量是否值得,可如果这件事看起来是海盗的报复呢?如果他有证据证明你死于意外而不是谋杀呢?赌博不是好习惯。”

瑟兰迪尔深深地看进莱戈拉斯眼底,目光犹疑。

 

客轮自海平面驶过,船长拿着望远镜朝某个方向看过去。

“船长,电话。”大副递过卫星电话。

“玛丽安娜号船长,哪位?”

“策谎者。”那头的声音不疾不徐,“计划有变。”

“什么?”船长皱起眉,握着栏杆的手指紧缩,“什么意思?

“我们遇到海盗追击,现在全速驶往克里特岛,我们会把东西放在隐蔽的位置,你们取到货之后,可以直接把钱打到公司账户。”

船长的额角有汗,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晶莹的光泽:“你们能支撑到克里特岛?还是尽快和我们汇合,不能让东西重新落到海盗的手里。”

“你放心。”那头挂断电话。

船长拿着卫星电话,看着空无一物的海平面,长长地喟叹:“狡猾。”

“船长,我们还需要准备吗?”大副小心翼翼地问。

船长扭头看一眼套上海盗行头的水手,眼神里掠过一丝遗憾:“全速驶往克里特岛,沿途注意一艘快艇。尽量让它消失在公海。”

“是的船长。”大副很快跑下甲板。

船长焦躁地在甲板上来回踱步。

这个机密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被一个外人知道。

策谎者尤其。

谁知道他们的公司不会将这单生意高价卖出?

事关重大,实在不能留下活口。

“克里特岛。”他眯着眼睛,朝海岛的方向看过去……

 

“怎么样?”莱戈拉斯问。

“他希望继续在海上交易。”瑟兰迪尔皱眉,“你是对的,他们很可能要杀人灭口。”

“这艘船能坚持到克里特岛吗?”莱戈拉斯看一眼出现裂痕的船身。

“不能,最多能再行驶60海里。”瑟兰迪尔从防水背包里拿出地图,“克里特岛离这里至少有100海里。”

“那……”

“走一步看一步吧。”瑟兰迪尔指了指地图上的一处。

莱戈拉斯弯起嘴角:“好地方。”

 

某海岛度假村。

“先生,支付完毕,这是您的房卡。”度假村的服务员递上一张卡片,“希望您玩的愉快。”

瑟兰迪尔露出温和的笑容:“谢谢。”

接待处的小屋由原木打造,古朴简洁,面朝大海。

薄荷色的海面交接金色沙滩,几棵椰子树下有沙滩椅三三两两摆放,或许是季节缘故,游人并不多。只有几个小孩子在沙滩上追逐寄居蟹,不时发出一阵阵快活的笑声。

瑟兰迪尔站在接待处大门口,看着莱戈拉斯提着小桶,大呼小叫地捉寄居蟹,偶尔和熊孩子们拌几句嘴。

“嘿~”他大笑着对瑟兰迪尔挥手,“晚上可以烤寄居蟹吃!”

瑟兰迪尔走过去看了看他的水桶:“嗯,我个人认为可以多几种吃法,比如熬粥和蒜蓉焗,毕竟你捉了三只那么多。”

莱戈拉斯搂过他的肩:“你等着,我把熊孩子手里的半桶骗过来,你爱烤爱炸都行!”

“喂!”瑟兰迪尔想要拦住他,却抓了个空。

莱戈拉斯带着一脸坏笑朝熊孩子们扑过去……

 

星空,大海,火堆,啤酒。

“啊要是有寄居蟹就好了,你看这火多旺。”莱戈拉斯感叹。

“是啊,要是某人没有被熊孩子骗走寄居蟹就好了。”瑟兰迪尔抱着胳膊凉凉地说。

“要不是他爸爸来了……”莱戈拉斯挣扎着反驳,“我们就有一整桶寄居蟹了。”

瑟兰迪尔板着脸。

“嘿,我打听过了,这边可以潜水,明天我给你捉几个海胆回来尝尝?”莱戈拉斯打起精神凑上前说道。

“得了,万一人家爸爸来了,我还得赔海胆的精神损失费。”瑟兰迪尔板着脸说。

莱戈拉斯缩了缩脖子:“你生气啊……”

“没有啊。”瑟兰迪尔摇头。

“你就是生气了……”

“啊哈?”

“要不我明天去把三只寄居蟹要回来……”莱戈拉斯掰着手指,“你别生我的气……”

“侬个杠头,活到个毛当真伐容易。(你这个傻瓜能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吾哪能会欢喜侬格拉!(我怎么会喜欢你啊。)”瑟兰迪尔捂着脸彪方言。

“听不懂……”

“听不懂算了!”瑟兰迪尔哼一声,“去给我买瓶橙汁回来!”

“好好好!”莱戈拉斯屁颠屁颠往接待处旁的小店跑。

瑟兰迪尔掏出新买的手机,看一眼短信。

公司的来信很简短,大致意思是他的计划可行,两天后支援会到克里特岛,他只需将资料交给支援,然后就可以找个地方享受一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直到捕手找到他们。

瑟兰迪尔轻叹一声,仰头望着细碎的星辰,眼中有忧郁。

“橙汁。”莱戈拉斯跑过来,递给他一瓶橙汁。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接过橙汁,却没有打开,他的语气深沉,眼神肃穆,是有很重要的话要说。

莱戈拉斯收敛了笑容,手掌搁在膝盖上,像听话的小学生一样坐着。

“五天内,我会收到公司的转账。”瑟兰迪尔点点头,“不小的数目。”

“嗯。”

“你有权得到其中一半。”

“哦。”

瑟兰迪尔顿了顿,看一眼莱戈拉斯,发现他一脸的“然后呢?”,于是轻咳一声:“你可以规划一下未来。”

“未来?”莱戈拉斯抬了抬眉毛,“什么未来?”

“你可以……”瑟兰迪尔转开脸,看向幽深的海面,“不必跟着我过逃亡的生活。”

莱戈拉斯看着他:“你要赶我走?”

“不是赶你走……”

“就因为我没把寄居蟹带回来?”

“滚吧!现在!”

莱戈拉斯“嗷”一声扑过去:“不走!”

瑟兰迪尔猝不及防,被莱戈拉斯仰面扑到:“起来啊!侬脑子瓦特啦!”

“我不认识瓦特!”莱戈拉斯压住瑟兰迪尔不让他挣扎,“我不走!”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一把捏住他的下巴,拦住他的吻,“我极度危险!你知道吗?”

“是啊,极度危险,我要是不在你身边,谁来救你呢?”

“你就不想想自己?”

“想啊,我想等一切都安定下来,和你一起找个安全的地方生活。”莱戈拉斯挣扎良久,拗不过瑟兰迪尔,只得翻身挨着他躺下来,“瑟兰迪尔,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麻烦。”

“……”

“实际上行走江湖也挺刺激的~”莱戈拉斯吹了一声口哨,“和海盗斗智斗勇,真是奇遇。”


评论 ( 17 )
热度 ( 53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