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策谎(十九)

唉,书还在路上,等的花匠心急如焚,别的做不了,更个小文吧,希望明天就能见到本子~~


瑟兰迪尔随意搭一件白衬衣,穿着泳裤随随便便站在这艘破船上,看起来像是要去拍杂志封面的模特。

金发在脑后飞舞,浓密的眉紧蹙,唇抿的刀锋那么薄,再不是莱戈拉斯熟知的绅士模样。

“我来找你!”莱戈拉斯喜上眉梢,一面沿着船舷跑向离瑟兰迪尔更近的一侧,一面挥着手臂大吼,“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去犯险!”

瑟兰迪尔的眼眸一瞬,想要开口提醒,最终还是闭紧双唇。

莱戈拉斯猛然矮下身体,躲过脑后带着风声沉闷而来的棍击。

他转过脸去,嘴角下垂,眼神犀利,快活的表情沉下去,顷刻间整个人犀利起来,像一枚架在弦上的箭。

老者一击不中,多少是有点尴尬的,一天时间丢完一辈子的老脸,也是人生难得的经历。

莱戈拉斯的胳膊眼看就要劈头盖脸地抡过来,老头的后背心又要落入魔爪,突然一张渔网从天而降,兜头盖脸地罩在莱戈拉斯身上。

那是捕金枪鱼的网,网眼细密,腥臭且沉重无比,尼龙绳里掺着合金搅成小指粗细,哪怕用刀子都得割上半天,徒手挣脱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莱戈拉斯的优势顿失,很快被捆成粽子绑在船头。

瑟兰迪尔冷眼看着。眼神穿过他们之间的那片海,淡淡地落在莱戈拉斯身上,又很快转到别处。

老者掏出烟袋抽了一口,睨了莱戈拉斯一眼,又转头去看瑟兰迪尔:“投降吧,给你们个痛快。”

瑟兰迪尔笑了。

眉梢微扬,像是在看一出闹剧:“投降?像你刚才那样?”

老者噎住,回头看一眼身后的海盗,海盗们很给面子地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莱戈拉斯突然笑出声来,露出满口白牙,眼神快活而蓬勃,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才会有的放肆笑容。

老者劈手就是一烟斗,鲜血顺着他的额角淌下来,却没有让他的笑容消减分毫。

“你还真是不知道怕死!”老者怒道。

“见惯了生死,就不觉得它有什么可怕。”莱戈拉斯站直身体,身后的海盗呼喝着,使劲压住他的肩膀,想要他保持一个低伏的姿态。

莱戈拉斯咬紧牙关,脊背绷的死紧,无论如何都不低头。

身后的海盗急了眼,抽出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嘴里飞快地吐出一串土语。大致是要他老实一点。

“瑟兰迪尔!这里好像被我搞砸啦,你先走吧。”莱戈拉斯背对着瑟兰迪尔高声喊道。

“我走不走,和你有什么关系?”瑟兰迪尔抬眼瞪他,“憨头憨脑各杠头,让侬呆来格拉东,伊偏伐要,搞七捻三掼头掼脑,各毛米道好伐啦?(傻瓜,让你待在船上,偏要跑出来搞事情,现在爽了吧?)”

“嘿!一句听不懂嘿!亲爱的,你是不是夸我神勇来着?”莱戈拉斯笑容不减,晃晃肩膀,想把胳膊从海盗手里挣脱出来,未果。膝盖窝被海盗猛踹一脚,险些单膝跪下去。他挣扎着站稳,“别怕,我搞的定。”

“侬搞的定啥西啊?要喂鲨鱼了晓得伐?”瑟兰迪尔抱着胳膊,脸色阴沉的吓人。

“哪能啊!这么简单就死了,怎么好意思在捕手面前报出名号啊?”莱戈拉斯不紧不慢地说下去,“老婆,你先走,等会儿我开海盗船来和你汇合啊~”

“做侬个春秋大梦!海盗船!我还香蕉船呢!”

“够了!”老者猛拍船舷,打断二人你来我往的对话,“瑟兰迪尔,给你最后五分钟,把东西交出来!我同意你们自己选一种死法。”

“卧槽,老婆,你连海盗都坑过啊?”莱戈拉斯插嘴,“啧啧啧,这帮家伙连鞋子都没有,你也下得了手!”

“你还要撬走他们的船呢!”

“也是,你骗他们财宝,我撬走他们的船,你说我们是不是天生的一对?”莱戈拉斯笑嘻嘻地转过头去看瑟兰迪尔。

金色的阳光之下,莱戈拉斯白皙面庞上的血迹分外惹眼。

瑟兰迪尔微微抿了抿唇:“东西不在我手上。”

“是吗?那真遗憾,这个小伙子只能留在这里做这艘船上的第357个幽灵。”老者掏出枪抵在莱戈拉斯的脑门上,“你还有一分钟时间和他告别。”

“好走不送。”瑟兰迪尔冷淡道。

老者皱眉,转头看向莱戈拉斯:“他真是你老婆?”

“你羡慕啊?”莱戈拉斯耸肩,“羡慕不来的。”

老者的枪托落在莱戈拉斯的后脑勺上,声响沉闷,砸得莱戈拉斯龇牙咧嘴:“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干嘛!”

“他完全不在意你的死活你看不出来?”老者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特么冤,比他这一船的冤魂加起来都冤,“你为了他跑来做人质,然后挟持这艘船来找他,他一点都不感激你,还巴不得你早点去死!”

“哦,这样。”莱戈拉斯慢慢地皱起眉,突然恍然大悟,“你说的对。”

他转过头,大声问:“老婆,我应该怎么死?”

瑟兰迪尔抱着胳膊,眉眼不动:“听说海盗船四周常年有鲨鱼出没,你怕不怕?”

“嘿!”莱戈拉斯转过脸来对老者说,“我老婆让我跳海,快点,把我扶过去!”

老者:“……”

莱戈拉斯见周围的海盗都懵逼,索性自己朝着船舷走:“亲爱的,你先走吧,我这儿可能有点血腥。”

瑟兰迪尔的手指紧缩,面色却不动分毫。

“嘿!”莱戈拉斯的半个身躯探出船舷,朝着瑟兰迪尔露出温柔的笑容,“你的船,还能跑吗?”

“能啊。”瑟兰迪尔回以一个冷淡的笑容。

莱戈拉斯点点头,笑容越发灿烂:“再见,瑟兰迪尔。”

最后的音节消失在海风之中,莱戈拉斯轻松地跃入水面。

老者叹口气。

他见过无数生死,亲手了结过无数生命,淡然回绝过泣血的乞求,可是这个年轻人太不一般。简直像是被塞壬蛊惑,从容赴死,根本不存在挣扎或者抵抗,他身上捆着沉重的绳索,快快乐乐地跃入海面,像是去赴一场约会,有最美好的情人在海平面之下等他到来。

不过万幸,他还是死了,作为一个海盗被人挟持着追老婆这种事情传出去实在是让人难以挺起胸膛继续坐老大。

“到你了。”老者把这一番感慨压下去,阴冷的目光落在小艇上……次奥!人呢?

他几步走到船舷上张望,深蓝色的大海平静如常,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

“@#%#¥!”一个海盗用土语呼喊。

老者又急急忙忙掉头朝船舷的另一面跑去。

原本一直在原地打转的ZZBQ72238突然停了下来,浑身透湿的莱戈拉斯翻身跃上小艇,愉快地对着老者挥手。

“追!!”老者使劲挥手,“他们跑不远!”

“(*&%¥%@#!”几个海盗吱吱哇哇地从控制室跑出来大呼小叫。

老者的面色变了又变,终于忍不住气的跳起脚来:“还不快去修船!他们一定是用绳索套住了螺旋桨!妈的中计了!”

瑟兰迪尔从海面探出头来,判断方向之后朝着莱戈拉斯所在的小艇游过去,片刻之后握着莱戈拉斯的手翻身上小艇。

“咱们去哪儿?”莱戈拉斯笑嘻嘻地问。

“离婚!”

“别离婚啊,我透支了半辈子好不容易娶的~”莱戈拉斯的手臂围过来,将他搂在怀里。

有冷枪朝这边放过来,爆炸声在空气里传出老远。

“没事,超过射程了。”莱戈拉斯启动游艇,看起来残破不堪的小艇居然开的很稳。

瑟兰迪尔捂着胸口大喘气。

“是不是潜水时间太长了?”莱戈拉斯一面控制船舵,一面给瑟兰迪尔顺气。

“你是白痴吗?”他瞪莱戈拉斯一眼,“我让你跳海你就跳海?”

“我相信你。”莱戈拉斯笑着,整个人都显得十分快活,丝毫不在意刚刚从鬼门关绕了一圈。

“相信我?你疯了?”瑟兰迪尔推开他的胳膊,“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不相信你,我才是疯了。”莱戈拉斯转过脸去,专心掌舵,“他们一时半会儿修不好吧?”

瑟兰迪尔掰过他的胳膊,让他看着自己:“你信我?”

“为什么不?”莱戈拉斯伸手将他面颊上粘着的发丝拿开,声音和手势都温柔的让人沉沦。

“值得吗?”

“瑟兰迪尔,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计较值不值得。”莱戈拉斯眯起眼,看了看太阳的方向,调整一下航行路线,“为了别人,什么都不值得,为了你,我只怕能付出的不够多。”


评论 ( 12 )
热度 ( 63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