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策谎(十八)

呃……花匠的书被快递送到江苏去了……显示派送中……可是花匠在浙江啊我去!你们要把我的书派到哪里去啊喂!!!!

小伙伴们,我对不起你们~~等把书都发完,我自埋谢罪!!!


莱戈拉斯焦虑地按着老者,未来的艰险在眼前拉开层层帷幕,密密麻麻地扑压而来。

而这窒息般的压抑并没有持续很久,他突然而然就松懈了,如果瑟兰迪尔不在他的身边,这些所谓的危险毫无价值可言。

“和您商量点事儿。”莱戈拉斯收紧手臂,把老者的胳膊使劲扭折过去,简直能隔着身体摸到自己的肚脐眼,老头子也顾不上尊严不尊严,兀自跳着脚吱哇乱叫。

“放手放手放手!你他妈想要啥!”

“问问你的情报贩子,瑟兰迪尔现在在哪里。”莱戈拉斯凑近他的耳边,一个字一个字说道。

“这他妈要你说!”老者大骂。

“找到他,拿他的安全,换回你的命。”莱戈拉斯压低嗓音,说的风轻云淡,“我不知道轻重,可能你再犹豫几秒,就能得到一个新烟斗——用你的臂骨做的。”

胳膊上传来的尖锐刺痛提醒着他,这个年轻人所言非虚。

老者用土语咆哮几句。

立刻有人拿出卫星电话叽哩哇啦地说上一堆,回头气急败坏地对老者吼了几句。

“瑟兰迪尔在公海的游艇上,去爱情海的方向。”老者对莱戈拉斯说道。

“游艇编号。”

“ZZBQ72238.”

“把电话拿过来,替我打给一个人。”莱戈拉斯冷静地环视着四周的海盗,低声命令道。

老者只得照做。他一只手接过笨重的卫星电话,另一只手被莱戈拉斯反剪在背后,脊背佝偻,看起来有几分滑稽:“号码。”

莱戈拉斯报了一串号码。

“卧槽,公海还特么有电话打给我?骗子还是傻子?”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喋喋不休的说话声,“喂?放个屁给你爷爷听听。”

“阿拉贡!”莱戈拉斯警惕地保持着和海盗们的视线接触,对着电话大声说:“帮我追踪一艘游艇。”

“次奥莱戈拉斯!”阿拉贡哀嚎一声,“你特么终于舍得出现啦!”

“别废话,游艇编号是ZZBQ72238!”

“不是,一个月之前你还是靠着三份财务兼职过活的社会废柴,今天你给我讲要追踪游艇?”阿拉贡干笑两声,“你有没有睡醒?”

“瘪犊子就你长嘴了是不?一天到晚叭叭叭叭,老子这儿围着一帮海盗呢!你再敢瞎白活浪费老子时间,老子回去就废了你老二你信不?”

“……”

“小样开始查了没有啊!”

“查查查!正在校准卫星定位。”阿拉贡诚惶诚恐,“我说,你真的在和海盗周旋?”

“嗯呐咋地?给你弄个海盗集体签名?”

“你去那地方干啥?怪渗人的,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废话,让你查游艇!”

“怎么,你媳妇跑了?”

莱戈拉斯不得不收回和海盗对视的视线,把卫星电话当做阿拉贡本人,恶狠狠地瞪过去:“你老婆才跑了!你老婆和隔壁老王跑了!”

“那还真对不起了,在下光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拉贡,你好不好奇你的屁股长什么样啊?”

“……”

“我的手老快了,保证你在看清屁股前还能有一口气你信不?”

“不不不不,我们是什么关系,怎么能麻烦你动手,我回家照个镜子就行……我就是想要提醒你一下,我现在身价不比以前了。”

“咋地啊?坐地起价啊?”

“也不是坐地,你看,我现在是CEO了,手下好几十号人呢,你这大呼小叫的,给人听见,我不要面子的啊?”阿拉贡压低嗓音,贼兮兮地说道。

“你想咋地啊!”

“我开免提,你好好说话,我说的价格你要一口答应,态度要端正,嗓音要热情!”

莱戈拉斯气的直翻白眼。

“不然我挂电话,你啥时候摆脱光脚丫子海盗啥时候回来拧死我!我宁死不屈。”

“行行行!听你的呗!”

“咳咳,再说一遍你的要求。”阿拉贡扯开嗓门,态度傲娇。

“阿总,麻烦你帮我追踪一下游艇,编号是ZZBQ72238,麻烦尽快。”莱戈拉斯看着悄悄朝他逼近的海盗,额角有汗,却不得不按照阿拉贡的要求,恭恭敬敬地说道。

“卫星定位成功,你出什么价。”

“我不懂行情,你开价吧。”莱戈拉斯眼看海盗们呈半包围朝他逼近,猛地扯着老者的手臂,迫使老者痛呼出声,海盗们下意识后退一步,减缓了逼近的速度。

“啧啧,我们是公司,按照业务难度定价,你这个不算太麻烦,就算两万美金吧,钱一到账,立刻将坐标发送给你,实时监控再加一万。”

“好说……”莱戈拉斯咬牙切齿。

“我的卡号是……”阿拉贡轻车熟路地报出号码。

“坐标!”

“52.31 26.3持续追踪没五分钟一次。”阿拉贡忽然顿了顿,顾不上装大佬,急匆匆地说道,“莱戈拉斯,有异常。”

“什么异常?”莱戈拉斯一把夺过卫星电话。

“卫星显示有大量游艇出现在目标游艇四周,热量标记异常……”阿拉贡语速飞快,“喂,你老婆不是真的在这艘游艇上吧?”

“什么是热量标记异常?”莱戈拉斯追问。

“就是……”阿拉贡稍加犹豫,说下去,“有人用榴弹炮之类的武器相互攻击。”

莱戈拉斯把卫星电话还给老者:“开船,按照坐标全速前进!”

“你还真的以为我们是你的手下?”老者拿着电话,低着头轻笑一声,猛然扭过身体,拿着电话的手恶狠狠地朝着莱戈拉斯的面颊砸过去。

这是新号,围绕在四周的海盗高呼一声蜂拥而上。

莱戈拉斯一个后仰,避开老者的攻击,矮下身体让过冲在最前面的几个海盗,顺势朝前踹出一脚,薅住两个海盗的衣襟狠狠一撞,不等背后的人下黑手,便按着两个海盗的肩膀腾身而起,越出人群。

幸好海盗顾忌老大的安危,没有人拿枪,几把匕首并不能给莱戈拉斯造成威胁。

莱戈拉斯在半空中瞅准了矮着身躯逃跑的老者,一个起跃踹倒几个干瘦的海盗,再一次揪住老者的衣领。

老者:“……”

莱戈拉斯的手指落在老者的咽喉上,很轻,像是春天里刮过的一阵风:“你来掌舵,或者喂鲨鱼,二选一。”

“哈麻批!这个地方不算太远,我掌舵的话半个小时能行。”

 

海风拂面,货船改造的海盗船全速前行,乘风破浪而来。

每一个海盗的脸上都带着难以言说的悲壮之情,似乎背负着无数的耻辱,却只能默默隐忍。

“你说我们为什么当海盗啊?”

“为了不被人管呗。”

“可不是嘛,要不是为了自由,我干嘛不去做文员呢?”

“那也得你认识字啊白痴!”

“你别管我认不认识字,你就说说哪里的海盗是这样干活的?传出去还怎么在这片海域混?堂堂海盗黑风号居然被一个嘴上没毛的小鬼劫持着去救他老婆!次奥!”

“那怎么办?老大在他手上,等着吧,等找到那个人,两个一块儿做掉就好。”

“你确定我们能做掉他们俩?”海盗伸出拇指比了比船舱,“老大现在在给他倒酒,说不定等会儿还要给他唱小曲……”

“呃……要不然咱们考虑去学学写字,回家当文员吧?”

“……”

“……”

 

海面上出现一艘冒着黑烟的游艇,艇身残缺不全,发动机兀自轰鸣,却只在原地打着转,上面空无一人。

艇身上的编号被熏黑一块,仔细辨认还是能看出原本的编号是:ZZBQ72238

“瑟兰迪尔!”莱戈拉斯站在甲板上向下张望,海面平静,蓝的像一个深远的梦境,他的梦中人是不是在这场长梦中沉睡不醒?

“瑟兰迪尔!!!!”莱戈拉斯的呼喊划破天际,撕裂大海的宁静,要去到梦中人的心底,将他从沉默中唤醒。

“你怎么来了?”

“!!!”

莱戈拉斯跑到船舷的另一侧张望。

一艘同样破败的游艇,勉强在大海的波涛中颤颤巍巍,海浪再大一分,它势必就要颠覆沉默,跃入永恒的寂静中去。

瑟兰迪尔随意搭一件白衬衣,穿着泳裤随随便便站在这艘破船上,看起来像是要去拍杂志封面的模特。


评论 ( 16 )
热度 ( 64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