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策谎(十七)

本子已经印刷完毕,算上物流的三天,花匠准备的三天,基本上能在9月5号到6号之间完成所有的发货,久等的朋友们呐~希望近在眼前啦~~~

呐,等着急的朋友们,先看看更新安慰一下啦~~~


水手疑惑地看着他:“他们是海盗!”

“我知道。”莱戈拉斯看着海盗船越靠越近,近到能看清海盗被海风吹得黝黑的面颊,“这是我能尽快找到他的唯一办法。”

水手飞快地掏出对讲机,和船长沟通片刻,扭头对莱戈拉斯说道:“船长要求您签署免责协议。”

“本人莱戈拉斯,与海盗沟通解决挟持问题,此行为纯属自愿,与游轮没有关系。”莱戈拉斯大声对着对讲机喊道。

“OK。”水手关掉对讲机,“广播会播出您的话。”

广播播出之后,海盗的小船逼近游轮,绳索甩上船舷,呼喝声四起。

莱戈拉斯抬了抬眉毛,顺着绳索一路向下,脚尖尚未踏上小艇,衣襟已然被人揪住,数条狙击步枪顶在他的脑门儿上。

海盗们黝黑干瘦,一个个穿着土布衣衫,赤着脚,黑黄的牙齿龇在口外,高声嚷着土语,不住地推搡着他。

“#¥#@&*&^$@@#(&……”

莱戈拉斯尴尬地摊开双手,表示听不懂。

很快便有另一条快艇靠近,一位年轻的海盗用蹩脚的英语问他:“瑟兰迪尔在哪里?”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也在找他。”莱戈拉斯答道,“你们怎么知道他在这艘船上?”

年轻人挥挥手,海盗们甩出绳索,登上游轮搜索。

莱戈拉斯仰望着游轮,想想昨天这个时候,他们正在甲板上说着情话,相互亲吻彼此的面颊,不过短短的24小时,一切都变了模样,瑟兰迪尔究竟去了哪里?和这些海盗究竟有没有关系?他沉思着,找不到答案。

约莫一个钟头之后,海盗纷纷折回小艇,七嘴八舌地向年轻人汇报情况。

显然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年轻人露出一个十分懊恼的表情,喋喋不休地说了一长段土语,配上捶胸顿足的模样,仿佛错失五百万。

他突然转过脸,表情狰狞地望着莱戈拉斯:“抵命!抵命!”

莱戈拉斯手掌向下,神情放松:“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也许我能帮你们找到他。”

“你是他什么人?”年轻人怒道,“你找他干什么?”

莱戈拉斯苦笑一声:“我被他甩了。”

年轻人疑惑地望着他,见莱戈拉斯眼神坦荡,言谈自如,似乎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于是暂时让他捆住他的手,将他留在小艇上,随即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大海茫茫,莱戈拉斯不知道这一群海盗的下一个目标是哪里,也不知道这一次冒险上海盗的船究竟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他焦虑地望着海平面,向海天相连的一线之间望去,期待着能一眼望见最好的结局。

海平面出现一艘老式货轮,改装过的船身被斑斓的油漆涂抹,船体看不到任何标示,桅杆上也没有标志国家或者地方的旗帜,它庞大而苍老,静静地伫立在海面上。

小艇三三两两地靠近船体,海盗们顺着船上的绳索接二连三地攀爬上大船,接着将小艇收上船舷。

莱戈拉斯也被拉上货轮,反剪着手臂绑在甲板上。

年轻人找到一位胡子头发都花白的老者,嘀嘀咕咕说了几句。老者看向莱戈拉斯的眼神多了一分警惕,随即拿出笨重的卫星电话,不知道和什么人说了一大串的土语。

莱戈拉斯环顾四周,甲板很脏,船舷老旧,桅杆和船帆都经过改造,为了提速,船身吃水不深。这是海盗的一处老巢,方便集体转移或者搬走抢劫来的货物。

讲电话的老者穿着比一般的海盗讲究,甚至还穿了一双鞋。说不定是这帮海盗的头目。

莱戈拉斯眯着眼睛,看着年轻人陪着老者向他走过来。

“瑟兰迪尔是你什么人?”年轻人用生硬的英语问道。

“恋人。”莱戈拉斯答道,“我也在找他。”

年轻人对老者耳语几句。

“你是和他一起登上这艘船的吗?”年轻人又问。

“是。”

年轻人和老者用土语说了几句,老者挥挥手,让年轻离开,他自己则背着手,绕着莱戈拉斯走了一圈。

“你有鞋穿哈?”莱戈拉斯吃准他不会英文,笑嘻嘻地说,“比他们高级多了,是不是这伙人的头啊?唉呀妈呀,来头不小啊~有这么艘船见天儿追客轮,带劲不?能讹着钱不?看把你能滴,一天到晚劲儿劲儿滴,就问你找我老婆干哈?有这能耐找啥不好,找我老婆麻烦,小心我劈了你的破船!”

“我是船长,所以我穿鞋。”老者从口袋里掏出烟斗,不紧不慢地填上烟丝,点火,英文说的十分流利,“我找你老婆有点私人恩怨。”

莱戈拉斯:“……”

“所以……”老者弯下腰,浑浊的眼珠盯着莱戈拉斯,“他现在哪里?”

莱戈拉斯撇撇嘴,露出遗憾的神色来:“不知道……”

话音未落,坚硬的拳头对准他的嘴角轮过来。莱戈拉斯完全没有料到他这么快就翻脸,赶紧向后一仰,没能完全避开,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尖锐的疼痛在面庞炸裂,鼻腔里有暖流缓缓爬下,他低下头,缓缓吐出一口气。

“小伙子,我可没有时间和你做游戏。”老者抽了一口烟,在淡蓝色的烟雾中眯起眼,“既然他是你老婆,找你要债总没错。”

“债这种事,口说无凭,至少要我见过他本人之后才能确定。”莱戈拉斯吐出一口血水,抬起眼望着老者,目光镇定自若,“你说我老婆欠你一个白宫,我也要赔给你吗?证据呢?”

“我是海盗,你问我要证据?”老者嘿嘿嘿地笑出声来,“小朋友,你知道这艘船上有多少冤魂?他们不欠我什么,可是我想让他们死,于是他们就死了。”

“啊~那可真是丧气。”莱戈拉斯摇摇头慢慢地站起来,手腕上的绳索噗噜噜落在地板上,“既然我可能要成为众多冤魂中的一个,那么,我也要挑一个垫背的!”

他咬着牙,挥拳打在老者的面颊上,拳头撞击牙齿,一块皮肉被削走,鲜血顿时翻涌出来,老者毫无防备地吃了这一拳,顿时弯下腰捂住脸,鲜血从指缝里涌出,半截断掉的牙齿跌落在甲板上。

立刻有海盗涌过来,呼喝着举起枪。

莱戈拉斯迅速反扭老者的胳膊,将他挡在身前,背靠船舷站立。

“卧槽,你下手真黑。”莱戈拉斯咧咧淤青严重的嘴角,一面吸着气,一面扯着老者后退,直到背脊触到船舷才停下来。

“嘿,我听说海盗船出没的海域,一定有鲨鱼尾随……”莱戈拉斯瞟一眼海面,“你先帮我探探路?”

老者喘息着,吐出一股血水,对着涌上前的海盗们挥挥手:“好吧,你要证据,我给你证据。”

莱戈拉斯不松手:“我要知道,是谁泄露了我们的行踪。”

“他的仇人多的是。”老者龇着牙,面皮黝黑,看不出淤伤,“不难打探。”

“是吗?”莱戈拉斯看一眼海面,“ 一个情报贩子,值得你为他喂鲨鱼?”

“你知道是情报贩子,还问什么?”老者被他揪着脑后的头发,不得不仰着头,龇牙咧嘴地发脾气,“你别想活着离开这艘船!”

“我知道是什么人要他的命,是商圈的富豪,是集团财阀,他们有专门的组织追踪他的踪迹。我们在游轮的消息他们都没有发觉,为什么光着脚的海盗能找到我们?嗯?”莱戈拉斯追问道。

“有钱人知道个屁!”老者怒骂道,“你以为他们砸下那么多钱,为什么总能让你们先一步逃脱?你以为这是运气吗?”

“当然不是。”

“对!除了你们那见了鬼的网络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他们之间有人贪污,有人出卖情报!”

莱戈拉斯倒抽一口冷气。

本以为捕手的追击已经密集到让人喘息困难,原来还是层层放水的结果。如果捕手内部先一步把瑟兰迪尔的情报高价卖出,那么他们的处境将越加危险。公司的网络能截获捕手动态,却不能管到这一帮赤脚的海盗身上。机器无法预测他身边的哪一个人会突然摸出刀子来找他拼命。

未来的生活将越发艰难。

或许这才是瑟兰迪尔离开的原因?

 

 


评论 ( 9 )
热度 ( 52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