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密林啦~飞驰~

【莱瑟】策谎(十六)

噢哟,终于开始更新啦~~不容易不容易~~前情大概都要被忘光啦,我这里简单归纳一下~

莱戈拉斯把失业的瑟兰迪尔带回家同住,却在二人相爱之后发现瑟兰迪额的身份并不简单,时时刻刻会遇到追杀,二人不得不过上流浪一般的生活,这一次看完音乐剧之后,被迫坐上游轮去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事实证明,女士们的杀伤力的确是比捕手厉害得多,一个晚上,莱戈拉斯都没能近瑟兰迪尔的身……

“你这样是不对的!你是故意的!我亲眼看到那位女士把手伸到你的泳裤里……你都不反抗,还要对着她笑,她是不是把房间号给你了?哼,你是不是也想着趁夜色大好,找她谈谈情说说爱?”莱戈拉斯抱着浴巾跟在瑟兰迪尔身后回套房,一路上表情沉闷,眼神郁结,嘴角委屈地保持着下垂的弧度,跟被抢了玩具的小朋友似的。

瑟兰迪尔停下来,莱戈拉斯猝不及防,撞在他的后背上。

“哎呀~”

“对,我见那位女士分外可人,也许今晚可以深入接触一下!”瑟兰迪尔似笑非笑地弯着唇,居高临下地望着莱戈拉斯,“请不要挡我的道。”

“老婆!”莱戈拉斯伸手抱住瑟兰迪尔的腰,立时三刻声泪俱下,“老婆你不能这样!”

“死开!”瑟兰迪尔推他一把,没推开,“我要吃夜宵,不想带个人形挂件到处走。”

“吃吃吃!”莱戈拉斯抬起头,眼神湿漉漉,“不许背着我约会!”

“行!我当着你的面约会!”瑟兰迪尔白他一眼,“起开!”

“我的心都碎了……”莱戈拉斯把面颊贴在瑟兰迪尔的肩头,“现在前途和人生都一片灰暗,需要肉体的温暖才能走出低谷……”

“喏,那位小姐很希望给你提供温暖,还不上去大力把握她!”瑟兰迪尔把莱戈拉斯从身上撕下来,转身朝餐厅走去。

莱戈拉斯朝瑟兰迪尔指的方向看一眼,哦豁,好大一座肉山,颤颤巍巍朝他走过来,每走一步,甲板都跟着颤抖。肉山上头长着一张温柔的面庞,正朝他抛着媚眼。

“救命啊!老婆!”莱戈拉斯拔腿就跑。

 

月色如暮,海平面宁静如歌。

瑟兰迪尔伫立甲板上,任海风拂起他的长发。

莱戈拉斯拿着薄毯搭在他的肩头:“海风大,容易着凉。”

瑟兰迪尔没有回应莱戈拉斯的话,甚至连眼珠都没有朝他的方向移动一瞬。他深深地看向海平面的一端,似乎那里有他深沉的心事,随着波涛起伏不定。

“怎么了?”莱戈拉斯轻声问道。

“没有。”瑟兰迪尔转过脸,露出一点笑意,伸出手臂架在莱戈拉斯的肩头,神色温柔,语气魅惑,“我听说有人需要肉体的温暖……”

莱戈拉斯抚慰地摩挲着他的腰肢:“你有心事?”

“一醉解千愁……”瑟兰迪尔凑得很近,温热的呼吸拍打在莱戈拉斯的耳畔,“或者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喜欢后者……”

深夜的泳池分外宁静,偶尔有细小的水声,即刻堙没在大海的波涛起伏之中。

水下纠缠的身体放肆地翻转起伏,偶尔没入水中,吻住彼此的唇,在即将窒息的时刻浮出水面,空气深入肺腑,快感侵入五脏,是最放肆的快乐,一而再,再而三。

星空如钻石璀璨,莱戈拉斯仰面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握紧瑟兰迪尔的手:“这里是天堂吗?”

“你很喜欢?”瑟兰迪尔懒洋洋地看他一眼,“可以常来。”

“不,无关游轮,无关大海,也无关星空……”莱戈拉斯吻吻他的手背,“是你……”

“睡吧……”瑟兰迪尔抽回手,替他搭上一条毛毯,“也许醒来刚好赶上日出。”

莱戈拉斯深深地望着他:“如果你有心事,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瑟兰迪尔眨眨眼,弯起嘴角,笑容温柔如月色:“好。”

 

均匀地呼吸声自身侧传来,瑟兰迪尔慢慢垂下眼眸。捏了捏握着他的手不放的温厚掌心,轻手轻脚地起身,拿起一件衬衣套在赤裸的上身,翻身越出船舷,落在船侧的救生艇上,片刻之后救生艇落入大海,消失在游轮之后的茫茫波涛之中。

 

海上的日头一点都不温柔,莱戈拉斯被暴烈的日头晒醒,下意识寻找身边人温暖的手指,纤细的手指落入掌心,随即僵硬,紧接着有女声尖锐地传来:“麻烦你,松一下手。”

瞌睡瞬间清醒,莱戈拉斯奋力起身环顾四周,游人如织,多的是笑容和美好的肉体,可是他的星辰和希望呢?在哪儿呢?

他站起来高声呼喊,从甲板到餐厅,从餐厅到客房一一找过去。

寻人启事一遍一遍地在游轮上播放。

石沉大海。

瑟兰迪尔像一滴水珠,在海面蒸发不见。

莱戈拉斯的魂丢了,他弄丢了他的稀世之宝。无论是忏悔还是乞求都没有一位神祇愿意为此事力挽狂澜。

茫茫大海,谁能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刺耳的警报声忽然响起,游人们惊慌失措地站在甲板上四下张望。

“那是什么!”有人惊恐地指向海平面。

大海的尽头,有几处小黑点,随着波涛的起伏摇摆不定,却坚持朝着游轮疾驶而来,一声轻微的爆炸声自人们的头顶掠过,落在前方的海水里,炸起一片海浪,重重地击打在船身,甲板被海浪怕打地摇晃起来。

“是海盗!”尖叫声四起,游人们惊慌地朝客房涌去,很快甲板便空荡下来。

莱戈拉斯眯起眼,走到船舷边向海盗的方向张望。

寥寥几艘快艇,飞驰着朝这边赶来。

不知为何,莱戈拉斯有种强烈的预感,海盗和瑟兰迪尔的突然失踪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还想再看一眼,却被水手挡住。

“游客请回客房,我们会保护你们的安全,请放心。”水手的声音机械平坦,似乎在这片海域遇到海盗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他们要什么?”莱戈拉斯拉住水手的袖子,追问道。

“无非是货物钱财,我们是客轮,没有货物,给点钱就没事了。”水手耸耸肩,“所以请您回到船舱,我们会处理好的。”

又一枚榴弹破空而来,擦着船舷落在海面,甲板再一次距离晃动起来,莱戈拉斯和水手一起跌倒在甲板,从船舷的这一侧滑到另一侧。

莱戈拉斯死死抓住船舷上的栏杆稳住身体,一面去看水手。

“次奥!”水手抹了一把脸,大约是撞到船舷,鼻子不停地流血,刻板的礼貌,水手的严谨都丢到九霄云外,张口就是一串脏话,“不穿鞋的傻叉,疯了吧!连客船都攻击。”

说话间,小船已经近在咫尺,不停地在游轮四周绕圈,船上的海盗拿出喇叭吱吱哇哇地说了一大串话,没有一句听得懂。

可是莱戈拉斯敏感地捕捉到一个词:“瑟兰督伊。”

“他们说什么?”莱戈拉斯抓住水手问道。

水手露出一个难以形容的表情,看了莱戈拉斯一眼:“他们说不要钱,要我们交出一名乘客。”

“谁?”莱戈拉斯追问道。

“好像是瑟兰督伊,或者瑟兰迪尔,大约叫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熟悉”他沉默片刻,突然转头盯着莱戈拉斯问道,“是不是早上广播寻找的那位失踪的男士?”

莱戈拉斯的脸色顿时变了,他扭头看了一眼远远绕着船身行驶的小快艇,急切地问水手:“你会说他们的语言吗?”

“很少一点点……”

“告诉他们,瑟兰迪尔不在这艘船上。”

“他们不会相信的!”水手龇牙,“他们要找的人在一个小时之前失踪,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没关系,你告诉他们,我在。”莱戈拉斯盯着不远处的小船,眼神坚毅。


评论 ( 32 )
热度 ( 57 )

© 密林_花匠 | Powered by LOFTER